被掠夺的文化

我爱写作2018-06-10 16:47:05

 

    女儿最近在看一本有关古城古墓探秘的书,看到尼雅古城的部分,问道,妈妈,为什么在古墓遗址中挖掘出来的那么多珍贵文物,都被外国人带走了?新疆不是我们中国的领土吗?

我不解,拿过书来一看,书中写道:20世纪初,英国人斯坦因在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缘的尼雅河畔发现了一座古城遗址,并从这里挖掘出封存了千年的各种珍贵文物12箱之多。当这些文物被带回英国时,西方学者大为震惊,这就是被称为“东方庞贝城”的尼雅古城。

合上书页,内心有些茫然,不知道该如何向小孩子解释,脑海中却跳出几个相似的故事。

学过世界历史的人大概都还记得,我们今天所说的伊朗、伊拉克这些地方,一直被称为美索不达米亚。在这里发展出人类最早的文明,它比起埃及、中国和印度都要早。这个地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两河流域”。这两条河,指的就是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这里土地肥沃,古代曾有一个“巴比伦文明”,可是我们知道这个地方更多的是因为战争,无论“两伊战争”还是“海湾战争”,新闻媒体上炮火连天、惨遭蹂躏的土地,很不忍心让人联想到,它曾经有过那样璀璨的文明。

巴比伦在时光的流转中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它究竟去了哪里?很多人相信,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巴比伦“空中花园”,还掩埋在某个未曾发现的角落。

十八世纪左右,很多欧洲学者开始对这里的古文明产生兴趣,他们千里迢迢来到西亚,居住下来,进行考古挖掘工作。他们相信,如今黄沙漫漫的土地下面,一定埋藏着古巴比伦的遗迹。

当时的英国、法国都是最先进行工业革命的国家,他们一跃成为世界强国,有足够的能力进行考古投资。这些住在幼发拉底河一带的考古学者,带领当地民众做了很多勘察工作,发现了将近一万年前的古文明。很多文物被发掘出来,然后一批一批运回了他们的国家。

无论是18世纪的两河流域,还是20世纪初的中国,这些地区在当时都很落后,人们没有什么文化保存和民族意识的概念。清朝末年,甘肃敦煌的文物被英、法考古学者发现。那个在新疆发现尼雅古城的英国学者斯坦因,到敦煌的洞窟,找到了很多中国古代的文化,包括佛经的抄本、画卷等。自诩为天朝上国的大清,眼睁睁看着他们一车一车拉走,甚至当他们在这些地方掠夺文物的时候,随便找一个当地人,给他几块钱,他就会帮忙把这些东西捆绑好送上车。这些文物漂洋过海,如今都变成伦敦大英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一个弱势国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可能有高度的文化认知?

两年前,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里,我第一次看到伊拉克精美的浮雕,大片大片的石壁整整齐齐被切割下来,展现在世人面前。硕大的展厅里静得出奇,我却好像听到石壁悲伤的哭泣?它们怎么会来到美国?如果没有战争,没有美国出兵伊拉克,它们还安安静静地待在故乡。萨达姆保护不了他的国家和人民,更庇佑不了他们的古代文明。

可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有时候会觉得有些矛盾,甚至是一种两难。欧洲列强本身历史很短,没有丰富的文物,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的收藏,大部分都是从其他国家掠夺而来的。可是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掠夺”,展现了他们对古文明的热忱,也因此才开始探究,发展考古学。在这些落后国家并不具备考古科学技术的时候,两河流域文明的发现,将人类的历史向前推进了几千年。

学者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中写过一个叫王圆箓的道士,说他将大量珍贵经书、画卷低价倒卖给英国人斯坦因,对敦煌莫高窟文物的破坏是毁灭性的,并就此感到伤痛。

这件事引起很大争议,有一种说法是,真实的王道士是佛教圣地莫高窟的保护神,他把文物卖给斯坦因等人,所得钱财全部用于保护洞窟。胡适曾在演讲中提到王道士时说,他一开始并不知道经卷的价值,最初以经卷能够治病为由向附近居民售卖,把经卷烧成灰烬和水让人吞服,对文物价值一无所知。

其实王道士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已经没那么重要,把历史的责任推到个人身上,恐怕也有失公允。敦煌的经书画卷也好、美索不达米亚出土的文物也罢,都已流失海外,珍藏于其他国家的博物馆中。假如这些强势的国家不曾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掠夺”,它们会在哪里?值得思考的是,如今我们想要看到这些古代文明,至少还有大英博物馆和卢浮宫可以去,假如它们不曾有过这样伤怀的往昔,经历文革疯狂破坏的华夏大地和战争不断洗劫的两河流域,它们又该去何处安身立命?

我对女儿简单解释了一下,女儿忧国忧民地说,这可怎么办?那些被外国人带走的文物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

我想,也不一定吧,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对与错、行或不行,很多事除却人为的努力,只能静待上天的安排。失去固然令人痛心,但也是一种提醒。如今的中国渐渐走向富强,科学技术进一步发展,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的文明。中国那么大,五千年历史那么悠久,辽阔土地下还埋藏着更多的故事等待我们发现,这是比“失去”更值得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