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说你童心未泯,请将之视作最大的褒奖

焱公子的梦想涅槃2018-03-14 15:51:59


人到了某个年纪,往往会不怎么喜欢过生日,毕竟这会提醒他们一个事实,就像《Leon》里那句经典台词,你在长大,而我,只是在变老。

 

今天是我34岁的生日,还好我没有这种感觉。

 

我觉得我还在成长,我很高兴自己又长大了一岁。


 

01.

 

从曾经的圈子跨出来已经有些时日,生活和之前有很多不同,我自己感觉最大的不同在于,以前我活得基本像个大人,严谨、专业、按规矩办事,而现在,我则在努力尝试重新活成一个孩子。

 

孩子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呢?

 

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不习惯等待。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不喜欢谁,就是不喜欢谁。

 

想要的东西,现在就要,一刻都等不了。

 

而长大的标志又是什么呢?

 

面对同样的事情,作为一个基本理智的人,你更多的会考虑得失、代价、性价比,从而做出最适宜的判断和反应。

 

这包包很漂亮,就是太贵了,虽然很喜欢,但我可以不买,毕竟相比之下还是面包更重要。

 

这部连续剧剧情太赞了,真想连夜一口气刷完,可是明天要上班,还是算了吧。

 

上司简直是个傻逼,纯粹不懂瞎指挥,外行指导内行,可又能说什么呢,还得指着人打考核发绩效呢!……

 

生活和职场教会我们尺度和规则,让我们懂得收敛,知道分寸。谁拿捏得越好,谁就活得越游刃有余,大方得体。


我们也可以称之为成长或成熟。

 

只是,似乎少了一点痛快。

 

我就是想活得痛快一点而已。


毕竟,有的话现在不说,有的事现在不做,有的东西现在不要,将来可能也不会说,不会做,不会要了吧。


其实我自己很清楚,三五年后的我如果回过头来看现在的自己,只怕也会觉得我现在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错的,这的确难说得很。


但唯一可以预计的是,倘若我真的就此活成了别人的样子,战战兢兢,循规蹈矩,毫无个性,人云亦云,只怕未来的我会觉得更可笑可悲吧。

即便事后真的证明是在犯错,可这体验的价值依旧无可估量。


所以我其实特别烦那些总以过来者自居的人,在你尝试之前就语重心长的对你说,你这样是错的。


对不起,或许你是好意,但我并没走过你的路。你不让我先去试试,我又怎么会甘心和信服呢?



     

02.

 

我有两个挚友,我们三个人组了一个群,我们每天在里面畅所欲言,无所不说,各种吐槽,而且经常针尖对麦芒,火星撞地球,往往争得面红耳赤也互不相让。

 

但是我也从来不担心,因为我们都清楚,永远不会因为任何意见的不同而影响彼此的关系。

 

有一天又争执一个话题,具体什么忘了,显然也不重要,只记得其中一个说我,你还真是童心未泯啊。

 

我去,我当时就笑了,说得就跟你们不是一样。想想看,哪个成熟的成年人会为了这点小屁事争执不休呢?


当然,我又觉得很欣慰,我认为这是一种褒奖。他们都是我小说的忠实读者,某种程度也是共同的创作者,一直在鼓励鞭策着我前行。他们其实都很清楚,我正是因为这点童心未泯,才可能写得出生动可爱的作品来啊。

 

谢谢你们,毕竟其他的场合,我们仨都不大可能展露这样不合时宜的一面。


所谓知己,莫过如此,我在《妖孽必须死》里书写黄有为和青龙的知己之情,一个为一句承诺终生守望,甚至死了都不愿违背誓言,一个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犯险救人,不惜背负恶名。如果他们是两个绝对成熟冷静的人,他们一定做不出这样疯狂的不计后果的事。


但在我看来,人性的光辉正是在这里得以体现,我想,创造这样的角色和故事,还是需要一点点童心吧。


Anyway,谢谢你们喜欢我的童心,还有我所编织的,成人的童话。



       

  03.

 

上周末去参加一个育儿讲座,虽然实质上是为了推销早教课,但讲课的那个老师水平很高,尤其说到有关想象力时,她做的实验让我深有感触。

 

她当时在黑板上画了个圆圈,然后回头问台下的家长,第一时间想到什么,五秒内作答。

 

鸡蛋、大饼、篮球、足球、排球、乒乓球……

 

这是家长们七嘴八舌给出的答案,尤其说到篮球的时候,后面顺理成章的跟出来一堆球类。

 

这答案没什么问题,的确都是圆的,但是不是连我们自己都觉得相当没意思?

 

老师以一种意料之中的语气说,在数个城市的成年人实验中,以上全是高频词汇,尤其是鸡蛋和大饼,鸡蛋在南方人的回应中位列第一,北方人则是大饼,答案平均数量小于5个。

 

然后她接着说,但是画个圈问一群三岁小孩,同样的时间内他们可以给出17种答案,而且上述都不在内。

 

后来回家,我画了个圈问我三岁半的儿子这是什么,我儿子相当坚定的说,爸爸的光头!

 

我再问,还有呢?

 

阴井盖!

 

还有呢?

 

蛋糕!

 

……好吧。

 

这就是孩子的世界。

 

这个时候如果我非常严肃的告诉我儿子,这就是一个圆圈,哪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联想,这会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如果我真的这样做,我一定不是个称职的父亲,甚至我可能还是个凶手:我扼杀了儿子身上可能是最宝贵的东西。


答案有那么重要么?再说作为成年人的我们,又知道多少自认为正确的答案呢?

 

他们还有一生的时间,早晚都会明白月亮为什么是圆的,星星为什么摘不下来,太阳为什么从东边升起,而我们到底该做什么事情?


我们日渐匮乏的想象力早已无法和他们相提并论,也无法为他们凭空创造出更多的奇思妙想,唯一能做的,或许只是保护好他们对于未知事物的神秘感和好奇心,不将他们如此宝贵又难以挽回的财富扼杀在摇篮中吧。

 

你问我此刻想干什么,我只想和我的孩子一起成长。向他学习,向他靠拢,和他一起变得充满想象,无所禁忌。


毕竟还有很多未知的世界,在等着我们一起去探索呐!




以此,祝我自己34岁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