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仪:竹  窗  小  聊(四  则)

百年梦圆2018-05-06 15:48:03

新朋友点击上面蓝字“百年梦圆”可以关注,并可查看已发文章。


编号:DFY2016-03




竹  窗  小  聊

四  则


文/南宫仪


(一)


一日苏学士唤书僮至,令其顶草帽,踏木屐往法印处取物,书僮问取何物,苏曰:只管去。书僮茫然而往,至,法印见书僮状,即取一物与之,书僮至归,亦不明所以。


雅人交往,并不全是调书包,只是苦了好刨根者,每入苦究之中,多有如书僮者。


世之交往,大多在直来直去层面,忙碌一生,也脱不出架囊之宿命,实有愧于万物之灵之称谓。



(二)


同学发谜语十余条,有小童作答,竟对八成,其祖大乐而群发,诸友赞叹之余,某乙顺指两误,并言其余皆善。实则另有一错,某甲不欲其将差就错,又不好直言,便以一偈暗示其祖:惊闻少年已有成,心仪君家好德行,动手写就七言偈,魄聚三花向天门,未几即得回复:谢老弟夸奖。某甲一头雾水,至今尚不知所谋是否如愿。



(三)


有佛友,虔心学佛多年。近聚三两同志,将自家旧宅改造为道场,规模虽不大,却也各样俱全,尽可开展基本活动。内辟一室,悬掛唐卡,供养佛象,并置书案及文房四宝,茶几及茶具,沙发坐具等。


此室具佛堂,茶室,书斋,客厅等多种功能,有闲人曾书一联云:

竖一点,横中间,连体对头,当断尘沙。

居草堂,卧木床,一品茗家,兼容聊斋。


一日打坐,忽有所悟,原来上下联各含一字谜。


(四)


某日,信步苏堤,時虽已近三秋,风景依然如画。但见行人络绎,遊車如梭,看着这南北往来盛况,不觉联想起乾隆当年所出当铺对,如纪晓岚辈逢此光景,当不至被一衙役因一通州句而夺去头彩,落的老大沒趣。可念头又来,当時各部不都有副部长吗,很长時间,他们是被称为左右侍郎的。更有每年飞来飞去的大雁,均可信手拈来而从容应对。可见这即景之下,谁也有不凑手之窘啊。正自暇思连连,猛见学士雕象庄严,在那外西湖西南隅,昂首凝神,专注南屏玉皇诸山,象是在筹画改造群山的篮图,却把一个不长的影孑投向北方,这倒更象是市长大人以自己的方式向世间展示一支妙联,抑或是征求其下联啊。


聪颖如君的读者,自会轻易地读出这一无字之联,进而给出其下联。就让你我以此向这个浮燥的時下注入一丝亳斯文清雅氣象,也算是我等所能作的一点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