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温琴佐·桑福:张鲜明摄影的意义

十月杂志2018-04-18 09:58:57

 幻像·混(张鲜明 摄)

电影天才斯坦利·库布里克导演了《2001,宇宙的奥德赛》(《奥德赛》为古希腊诗人荷马所写的史诗)。通过影片结尾的几组镜头,我们看到了有关主角的美妙影像:心智上的倒退,将他带到回追宇宙与时光的旅途中,致使他重温世界的产生、宇宙的原始状态以及人类出现的最初阶段。

 

库布里克这些色彩绝妙的影像之所以突然闪现于我的脑际,是因为第一次看到了张鲜明先生令人称奇的摄影作品。可以说,他是一位娴熟地捕获宇宙空间一切恢宏的摄影师;从广义上讲,他对漫漫星系的描述手法,与库布里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幻像·集(张鲜明   摄)

实际上,张鲜明先生的作品并非简单意义上的摄影,而是一个多彩和影像的世界,它们触及到世界、宇宙空间星辰般的遥远感觉,使人们的心神旅行到引起奇异联想的地方。

 

从摄影术的角度而言,我们比较少见地发现这样一位摄影师:他敢于摒弃现成的描写手段,打破了连接这一手段和复制机理的 ——或者从更高的层面上讲,是对一个场面、一个地点或一个人的再命题的脐带关系。总之,我们是发现了一位放弃代表着摄影技术——其主要特点是确切地捕捉生活的瞬间,并因此而成为某个时代、某个地点、某个事件或某个人记录的文献资料的摄影家。

 

张鲜明先生放弃摄影的文献性——实际上成为摄影的基本要点和对其本身的传播与肯定的特性——成功地创作了时间以外的影像,我在此甚至敢说是超越空间的影像。在他的创作中没有任何描写的参照模式,因而通过这一现实而成为宇宙般的无时间性。张鲜明先生作品所蕴含的神秘的美感,并非仅仅体现在空间和时间的遥远上,而是确切地表现在两者的自然发生源上。张鲜明先生的影像,是在神奇世界长时间个人探索的成果,他是光线以及光线无穷无尽的反射效果的导演。


幻像·寂(张鲜明   摄)

事实上,如果人们认真分析他的作品,便会惊奇地发现,摄影师在光的反射中探寻着表达的路径,向我们展示着难以置信的美妙。人们的眼睛经常对固有环境的形式和色彩视而不见,这种固有的环境是人类源远流长的、为最为熟悉的无意识部分,它出现在我们任何人的身上,而摄影家却能利用它使我们赏心悦目。

 

这些带有启发性的影像使我们对未知世界、尚未探究的星系以及令人神往的奇幻地界产生了视觉上的感知;使人回味起人造卫星和天文望远镜传回的、作为无限远的空间证明的图像。通过他的作品,我们感知到了星系、星球的形成和人类过去从未看到过的太阳系;我们被带向穿越宇宙的、梦幻般的旅途。借助于光线,我们得到了被认为是消失了的宇宙画面,因此去观察那遥远时代演变的、以光年计算的瞬间时刻。

 

摄影师正是通过这种探索,踏上了即兴寻觅未知世界并揭开其面纱的奇妙的旅途,向我们讲述对于我们来讲是一个自相矛盾的宇宙:它并非为我们所不知,但却是看不到和遥远的。


幻像·净(张鲜明   摄)

张鲜明先生“卡拉瓦乔”(著名意大利中世纪画家)式的捕捉光线并从中提取影像的能力,不仅使他能够与历史上的摄影大师相比美——比如法国的物理学家和发明家尼埃普斯(他用朱迪亚沥青作感光材料,第一个拍出永久性的照片),他从最初的影像实验开始,继而迈出了摄影巨人的步伐——而且还与电影名人的创作有相似之处。除了我上面提到的大师级导演库布里克,还有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和黑明泽两位电影巨擘。他们都因为对光线和色彩的运用而成为无可争辩的创作先锋,我因此可以认为,人们可将他们的创作与张鲜明先生的作品相比照。

 

然而,这位摄影艺术家的作品尤其展示了与绘画名家创作手法的贴近:我们只需提及卡拉瓦乔或荷兰17世纪绘画大师维梅尔。在他们的作品中,光线的运用极具联想性和个人特色,从而造成了视觉上令人不习惯的效果,也因此揭示了被隐藏的元素。

 

而且,在莫奈的佳作《睡莲》中,他寻求新的、能够解脱人们视觉和真实世界理念的色彩,以便达到光线和色彩逐渐消失的功效。探究莫奈的光与色,我们便可以找到解读张鲜明先生不懈探索的钥匙。


幻像·聚(张鲜明   摄)

对于莫奈而言,他的晚年是在执着地探寻“不可见”和揭示事物的隐藏面中度过的。他所揭示的事物往往又是我们最常见的:花卉的颜色或它们在水中的倒影,其无穷的变化只能通过光线、颜色和水形成的协同作用生成并且彰显出来。

 

他们两者之间的相似性在我看来如此之明显和强烈,以至于我本人不揣冒昧地认为,如果莫奈出生在当今的年代,他无疑会从事与张鲜明先生同样的探索。

 

不仅仅是莫奈,如果看看美国表现主义巨匠杰克逊·波拉克描绘的星球大爆炸的彩色画作,或者山姆·弗朗西斯画作中表现出的高度集中的色彩,再或者加拿大现代艺术家里约佩尔的艺术构图,最后是意大利一些艺术家关于宇宙太空的艺术探寻……我们在现代艺术领域能够列举的、在同一个层面与张鲜明的作品对比例子如此之多,如此之典雅,面对着他本人具有创新色彩的探索的成果,我可以做出这样的结论:我们看到的,不仅仅是大艺术家、大摄影师的作品,而且是当今年代一个摄影奇才的成就。

 
幻像·空(张鲜明 摄)


(阎东 译)

 

(1)作者系意大利文化艺术中心主席、2011年威尼斯双年展梵蒂冈罗马教廷艺术馆协调人、北京当代艺术双年展国际策展人。

(2)译者系中国对外文化集团、中国对外艺术展览中心副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