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一生悲喜中漫游经过【二】

HITColors知彩社2018-05-22 16:31:05





尝生,是我刚来到这个圈子时使用的昵称。


那时大家更喜欢叫我动物世界,据说是因为我的声音会让他们联想到一个名为赵忠祥的男人。

其实,那种弥漫着防备气息的腔调,我面对不熟的人时才会换上。


很有趣,高中的时候,每逢过生日,都是月考前夕,没得浪。

记得第一次知彩的日租房,单玩了会儿桌游、连晚饭都没能和大家吃上就要赶着回学校去做实验,路痴的自己在外面转了好几圈才找到那个来时的地铁站,在冬夜的哈尔滨奔跑至内衣全湿。

后来和男票开房也是,一次是要早起回去上课,在桌子上给他留下半个面包便匆匆走了。

还有一次是要早起回去做实验,东西装得乱七八糟,残局交给他来收拾。

败兴的命运。


再后来和大家混熟了,似乎叫我昵称的人就渐渐少了。


时间随便跳了跳,大概就跳到了那个下着雨还有点冷的下午,西门外的一间网吧,我从学长手里把公众号接过来代为管理了一周左右,交还回去,再到正式接管这个孩子,中间因失恋翘过班,因迷茫罢过工,一点一点,沉淀到了今天这种莫名的状态,找个词来概括的话,半死不活也许比较合适。


讲道理,我始终在努力把我的内在和呈现出来的表象融合到一起,我并不觉得先扮演个圣人再偶尔吐吐黑水吓吓那些被圣光吸引过来的人是种有意思的行为。

所以,你们在刚刚接触我的时候,可能会觉得“这个人好刻薄好无趣好blablabla”,但请你们放心,基本上不会更糟糕了。


……


至于我今天为什么莫名bb了这么一通,一方面呢,蔡康永有这样一条微博,很精确地概括了一种神奇的现象:




另一方面,人在一些特定的时候总会胡思乱想些东西,比如,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要过生日了什么的,嘿嘿。


千万别发赞赏,反正又进不到我的钱包里。

如果你恰好有我的好友,发个大点儿的红包意思意思就好,千万别讲什么“生日快乐”这种虚无缥缈的话,have an egg use .


我现在好像能理解很多

也好像能体谅很多

就算我那么好心地去理解去体谅了

谁又来好心地理解、体谅我呢

我好像在为我的麻木不仁找借口

Huh, whatever, who c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