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笔:一念

蓝色枫叶2018-05-31 10:17:30



  静夜独处,他不禁浮思漫延:与她共度十年了,日子过得还算融洽。

  可他似乎已经模糊了——当初为何与她走到了一起。他是个唯物主义者,不想把一切都归咎于缘份。

  是因为她姣美?似不尽然。是因为她贤惠?亦不是全部。因为她的学识?当然不是。哦,也许是觉得她纯粹,没那么多计较。

  应该是这个原因,因为他不喜欢复杂的女人。




  出差在外,她总是喜欢在闲暇之余、华灯初上之际,独自在宿住宾馆周边漫步。

  她特别喜欢每到一处,悄然聆听当地居民用方言闲聊的语气,那是一种别样的味道。

  是夜,因为住在大学附近,街巷中成双捉对的青年学生显得特别多。

  目睹着那些稚气未脱却陷入热恋的人,她不由联想到了自己:与他结伴已有十年,她还清晰的记得自己为何中意他——直白而不唐突,有教养而不拘谨,处事不狭隘不在乎,总体上是个简单的人。她不愿靠近复杂的男人,他们让她觉得奸猾、阴险、不好琢磨。

  老母亲当时没看上他,觉得他家里清贫,没有财大气粗的渊源。可她就是认准了他,觉得他值得信赖。


  明月当空,他放下了思绪,翻开了一本刚买的新书——睡前读书已是老习惯,不看书似乎就睡不踏实。

  一阵秋风袭来,凉意沁沁,她抱着双臂转身归回,

  望着路边牵手相欢的那一对对情侣,她莫名其妙的笑了——希望他们经得起秋天。


  爱情没有诗词歌赋里写的那么虚无,总是会因为一点什么入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