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这部片子很黄暴,但它绝不该被禁!

三体社区2018-05-15 16:57:51


思想钢印真的存在吗?
对邪恶的人洗脑在道德上是说得通的吗?
面壁者西恩斯在同常伟思提及思想钢印时,曾有过这样一段话:
 【伟思认真起来,“在现实中,希恩斯博士,你造出了一个最麻烦的东西,真的,有史以来最麻烦的东西。” 
    ……
“这就够了,技术已经做到了能像修改计算机程序那样修改思想,这样被修改后的人,是算人呢,还是自动机器?”
“您一定看过《发条橙》。”】
                ——节选自《三体·黑暗森林》
《发条橙》
这可能是电影史上最奇特的影片之一,
也是最著名的禁片之一。
小编看完的感觉是!真的好!刺!激!
“WTF”的感觉,贯穿了整部电影。
因为它全片充斥着这样的…
说不清道不明的场景
或者以下这样的老司机开车场景…
呵呵,
你在期待什么,
像我们这样高逼格的微信号怎么会如此粗鄙?
发行初期,这些黄暴场面被许多青少年争相模仿,因为这个原因,在英国,它甚至遭遇了近30年的禁演。

更深层次的,是这部电影也与“洗脑”有关——在西方世界,“洗脑”好像是最为恐怖的话题,甚至比变态杀手还要让人谈虎色变。
 
影片故事从一个诡异的奶吧说起,男主与他的三个好基友们喝完了掺杂毒品的人奶以后,决定搞一波事!

 他们先是把一根拐杖插进了一个年迈体弱的流浪汉的身体里,并殴打他。
(记住这个流浪汉)
后来,猥琐四人组并不尽兴,来到一户豪宅前,装做车祸受伤需要借电话报警
机警的女主人不打算开门…
但地中海男主人觉得应该放这些可怜的孩子进来(你确定??)
然后老头就被猥琐四人组干翻了,女主人也被不可描述了…
而这时候的男主,甚至欢快地跳起了舞,嘴里哼着“Singing in the rain”
(嗯,记住这首歌和这个地中海老头…)
如果全片都是这样直白的方式去表达社会的暴力与犯罪倾向,那这部片子就不会如此神作了。
全片偏偏充斥着舞台剧般的优雅台词和高雅的人物设定,达到了很奇妙的讽刺效果。

比如男主,他喜欢…贝多芬的音乐。
他的家里挂着贝多芬的画像,但却养着一条象征“原罪的”宠物蛇。
他在聆听贝多芬的音乐时,脑海里却将自己想象成一个恶魔般的上帝,出现了如新婚的新娘吊死、世界爆炸等场面,享受着折磨终生的快感。
 导演库布里克曾说过:对于男主喜欢贝多芬,说明文化教育的失败对于社会有道德上的责任,很多纳粹高层也喜欢高雅音乐,但道德对他们并没有任何作用。
总之,男主在故事前半段全程装逼,当然,这过程中还是发生了一些事,比如父母对于男主生活的毫不关心,男老师对他的轻度猥亵,以及猥琐四人帮的内讧事件…

终于有一天,男主,被抓了
男主这次杀人了,并且,被和他起内讧的兄弟出卖了。

男主开始他的服刑生涯以后,依然会读着圣经幻想着杀人场面,监狱对他的本性没有丝毫影响。
有一天,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了新的“鲁道维科技术”,它可以让人马上出狱,而且再也不用回来。这项技术号称能让人变得善良,除去犯罪的本能。

同时,一位新任部长为了政绩,正积极推进该项技术的应用,男主因为邪恶的本性,如愿地被选为了实验对象。
 
试验正式开始。
男主被打了一针奇怪的东西,医生骗他说是维他命营养素。他天真地相信了。

同时告诉他,只需要他配合看电影就能成功完成治疗。但在看电影之前,男主被穿上了束缚衣服,头上插满了电线,眼睑被锁住。不能眨眼也动弹不得。虽然男主对这样的强迫性极其不满,但想到马上就要自由了,只能任人摆布。


疗程中让男主看的内容,都与血腥暴力性侵有关,这些全是男主曾做过的事。背景音乐还是男主最爱的贝多芬交响曲。
一开始的男主还很享受这种暴力快感,逐渐产生想呕吐的感觉,挣扎着不愿意看。最后,他开始拼命认错,承认自己一切的暴力行为,都是反社会的。
原来打的针中的药物,会让实验者产生快要死亡的痛苦与麻痹,仿佛溺水一般。这些痛苦的感觉和电影中的暴力场景将会被实验者联系起来,当实验者做出暴力行为时,就会联想到这种死亡的感觉,也就达到了去除罪恶本性的目的。

到了实验结果验收的时候,男主被殴打时却选择求饶,用美女色诱男主,男主到了美女身边就觉得特别的恶心与抗拒。实验成功了,男主被释放了。
这套类似思想钢印的技术,是不是听起来很正义,它甚至可以让全世界的恶人向善。

可男主的故事并没有结束。
出狱后的男主,先是被父母找的新房客欺负
然后是撞见了之前的流浪汉老头,被狠狠地收拾了一顿.
然后又很衰地撞见了之前的猥琐四人帮小伙伴,又被狠狠地收拾了一顿
然而此时的男主已经没有暴力基因了,面对其它人的暴力却根本无法还手,一动手就跟死了一样难受。心疼男主一秒钟。

男主后来很幸运地被一个老头救了,看这迷人的公主抱。
但男主好死不死得非要唱“singing in the rain”,结果被耳力惊人的老头认出来了。
没错,就是故事开始时,那个地中海老头,当年不给开门的女主人已经死掉了。地中海老头心里很苦,但他就是不说。
 男主还傻乎乎地继续呆在家里,有天醒来发现楼下放着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男主痛哭地抱头,治疗也一同剥夺了男主的音乐喜好。
地中海老头很享受这种报复感
受尽死亡感受折磨的男主,最终选择了真正的死亡——跳楼自杀
本片的导演库布里克,也是《2001太空漫游》的导演,《三体》这本书中多次致敬库布里克的作品,想必刘慈欣对其应该是抱着敬仰的态度。

在库布里克这部关于未来社会思考的电影中提出了一个疑问:人在未来的社会体制中,在科技高度发展的过程中,能否依旧按照自己的意志选择自己的行为?择恶是否就比被迫择善更不具道德?我们是否有权利剥夺他人“做出选择的能力”?
电影史上有很多经典作品都表现了这一话题的恐怖,最著名的例如《飞跃疯人院》。疯人院中的男主被切除脑蛋白,变成了一个痴呆的不会反抗的“乖乖羊”。
而这部《发条橙》更是将这一问题放到一种极端的形势下对于“自由意志”和善恶选择的悖论进行拷问:即使对象是无耻堕落的小流氓,是不是也应该维护他的自由选择权利? 

导演在最后安排男主活了下来,并通过手术,摆脱了实验的影响,他又能作恶了。

男主说:我已经康复了。而这一次,他作为一个自由的人,真正地康复了
《发条橙》的情节, 不禁让人想起最近再次被网友炒得沸沸扬扬的杨永信电击治疗网瘾少年事件。他用“电击”的方式来强制驯服所谓的“不良少年”。
当柴静直面杨永信时,杨永信微笑着说。
“一边电他一边问他为什么要来这啊,还敢不敢啦。如果他回答错了就继续电。一直到他承认自己的错误为止。”
……
杨永信在两个太阳穴上同时点了一下,少女受不了了,叫起来:“我难受,我难受,医生,你用的什么东西,我的脑袋为什么这么难受?”
  “不是仪器的问题,是你有网瘾,有网瘾就难受。”杨永信开始心理引导,“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以上段落摘自《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
  同样含义的话,在《发条橙》中几乎如出一辙。
杨永信事件几乎是现实版《发条橙》,恐怖地更让人匪夷所思。

发条橙这个词,老伦敦人用它作比喻,它标志着把机械论道德观应用到甘甜多汁的活的机体上去。

自由地择恶,与被迫地择善,人性的悖论该如何解决?

找不到答案的问题,才是对这个复杂世界清醒的理解。

扫描下面↓↓↓二维码,了解更多科幻电影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