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加管理:教育管理的精髓

盏盏灯2018-06-19 13:07:44

请点击上面的蓝色字体关注盏盏灯!






工作室的好友立誓坚持健身,并自我调侃不抱太大希望,管不住嘴。潘老师留言:必须怀抱希望,必须宽加管理。看到“宽加管理”四个字,我不禁莞尔,好一个神来之笔。我私下揣度,这是不是潘老师的管理理念?窃以为,这真是抓住了管理的精髓。

 

联想起两年前和好友L的一次聊天。当时她的儿子刚刚考入复旦大学新闻专业,在省中读书时在潘老师的班上。她和我聊起孩子和潘老师交往的一件小事:孩子在高考前赶到上海参加复旦大学的自主招生考试,面临着集训等事情,于是就发消息给潘老师表达时间紧迫来不及完成潘老师布置的语文作业这一层意思,希望潘老师允许。潘老师给他回信,“远虑必忧眼前远哲必弃锱铢。”巧妙的将这孩子的名字嵌在话中,勉励孩子既然心有雄鹰何必在意眼前的小节。时间已然过去两年多,当时交流的细节我也不再记得,但这件事情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我感动于潘老师在引导学生时的智慧和宽容,既激励了学生又告诉学生如何处理事情的轻重缓急。

 

帕尔默在《教学勇气》中说: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倾听人们说话”。我的学生在恐惧、沉默的背后,是想去发现他们自己的声音,想去发出他们的声音,想让人们听见他们的声音。一个好老师能够倾听学生甚至尚未发出之声音——这样有一天学生才会能够真实而又自信地说话

 

后来在一次工作室的活动中(潘老师的学生赞助了那次活动),两个事业有成风度翩翩的公司副总都放下手中的事情,耐心地陪伴潘老师,言谈举止中,甚至像孩子在成年后无限怜爱自己的母亲。我感动于潘老师的风度人格影响之深,必然有其宽容大度起到了关键作用。



 

好友M和我一样在教师的岗位上十五年,所教学生无不爱戴她。有一次聊到学生的作业之多,不堪重负,她那种怜爱的口吻,迥异于那些动辄说学生太懒太笨的老师。而她每次都尽量少布置作业。我非常赞同。

 

语文作业就是这样:布置的少,批起来难度却是很大的,随笔作文默写,无不要耗费很多的精力。我心疼她高度近视,建议她将默写交给学生们自己批阅。她说,我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想过,但看到很多学生牺牲了游戏玩耍的课间帮英语老师批默写,我就再不忍心了。于是不上课的上午,她就埋头在作业中了(她又是一个特别有生活情趣的人,我会记录)。

 

作为一个语文老师,虽然不做班主任,但她从不忘记对学生的引导。每年的元旦,她总是带着学生制定接下来一年的计划,她自己会首先示范,如何在一张A4纸上制作精美的计划表,然后小心的呵护自己一年来的每一个小小心愿。去年我带的一个学生初中就在她班上,和我聊起M,感慨道,我们M老师真是又美又有才情。关键是,这样的老师从来不是严厉的,而是极尽宽厚的,她从来不用逼迫学生,一样可以取得优异的成绩

 

作为近二十年的好友,她总给我最多关怀和帮助。我在2015年带班最困难的阶段,往往夜不能寐,心理压力很大。就是在一次次和她不经意间的交流间,放松下来,并借鉴了她的很多方法带领学生从低谷走出来的。

 

刚刚退休的省中张校长说过这样一句话:个人的事情再小都是大事,学校的事情再大都是小事。当时我就记住了这句话,因为感动。这样的管理理念,也同样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借着晚上时光,我重温苏霍姆林斯基的温情故事:苏霍姆林斯基曾在乌克兰一所乡村中学任校长,在他任校长期间,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校园的花房里开出了一朵很大的玫瑰花,全校的同学从没见过这样大玫瑰花,就都赶来看,纷纷称赞不已。有一天早晨,苏霍姆林斯基正在花园里散步,看到幼儿园的一个小朋友跑过来把那朵玫瑰花摘下来,拿在手里,往外走。苏霍姆林斯基很想知道这个小女孩为什么摘那朵玫瑰花,就弯下腰,亲切地问:“小朋友,你为什么要摘那朵玫瑰花呢?”小女孩很认真地回答:“我奶奶病了,病得很重,我告诉她学校里开了这么大的玫瑰花,她不相信,我摘下来拿回去让她看看,看完就送回来。”听了孩子天真的回答,苏霍姆林斯基的心震憾了,就牵着小女孩到花房里又摘了两朵大玫瑰花,对小女孩说:“这两朵玫瑰花一朵是奖励你的,因为你是一个有爱心的孩子,另一朵是送给你妈妈的,她养育了一个你这样好的孩子。”那种宽厚仁心,永驻心底



 

十一年前,我带第一届毕业班。所带班级经过几次拆拆分分。到高三时班上有个男生,一直在早读课上迟到。这个孩子成绩不错,但在高三关键阶段还三天两头的迟到,于是我经常教育批评他,提醒他怎么就不能提早几分钟起床,从容一点到学校。有一天,我和隔壁班的班主任老王抱怨,说整个班级就他一个人迟到。老王说,你不能容忍他,让他到我班上来好了。终于在又一次的迟到之后,我气愤的说,你如果再这样下去,到隔壁班去吧,王老师欢迎你去的。后一句倒是实话,这个孩子化学成绩特别优秀,老王作为一个化学老师是真的惜才。这孩子大概也是受不了我天天逼他不要迟到,就果真搬着书桌坐到隔壁教室里去了。

 

后来,老王跟我聊起这个孩子。老王问我,你知道这孩子迟到的原因吗?我还真不知道。老王说,他父母都在一个工厂里,常年夜里12点下班,这孩子特别懂事,每天都要帮父母烧好早饭再骑车十几分钟赶到学校上课。我一方面感动,另一面又不愿意承认自己处理问题简单粗暴,就说,那他怎么就不能更早一点起来。

 

事情一晃过去十多年,当我一次次在早晨像打仗一样分秒必争时,我就常常想起这个孩子来,想起自己当初处理问题的简单粗暴,内心总有一种追悔。那时的我,初出茅庐,带班特别想出成绩,特别想证明自己,于是就忽略了学生的感受。每次想到这一层,我后背就会冒冷汗,因为我的出发点如此之自私,以至于都没能跟学生好好聊一聊他迟到的原因。更可怕的是,我借着爱生的名义,却不曾想恰恰伤害了这个孩子。

 

五六年前,我带过一个体育生,高高大大的,经常会因为体育训练耽误语文的学习。有时候他在课上走神,我就用手中的试卷轻轻地敲打这个尚未进入状态的孩子。但我从来不苛刻对他,因为上一次的教训。结果,他懂了我的心意,居然训练间歇发愤学语文,高考考了一个很高的分数给我惊喜。

 

随着年龄的增长,更是随着教育阅历和见识的增多,我更是看到身边那么多优秀的老师,他们身上的宽厚品格总让我如沐春风,更让我感受到宽松对于班级管理的重要促进意义。我也开始明白,尽可能的宽容和一定意义上的宽恕,是管理的精髓。也必须足够宽容,才能够在管理的过程中,让人性的光芒闪耀



 

我再一次加入潘老师的工作室,今天去参加新成员招聘活动,潘老师的几段话再一次震撼了我,尤其是她讲的故事。潘老师不断的学习,让我们始终仰望。她鼓励我们说,要走出去,向外看,心宽了,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而如果内视,她发现自己会经常着迷于工作,忘记回家,为喜欢而做。我内心是期待写一篇关于潘老师文章的,但是越来越觉得难以下笔了。


陈平原说,任何一次年轻人的聚会都隐含了学术的层面。我认为,学术的层面是需要的,但还远远不够,任何一次聚会如果缺少了潘老师所代表的这个人格层面,都是让人感到苍白的。教育的力量,首先的,和本质的,都是人格的魅力。

 

让我们都继续修炼,宽加管理,对孩子,对众生,对一切。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