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认吧,我们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的人。

青年良社2018-05-03 11:03:57


   一个属于青年人的原创社区   

我们都带着一副眼镜


这一篇推送主题是我一天正在楼道里联想到的。当时刚出门便看到我的鞋子被踢得乱七八糟。


然而,我没有多想就认定了是隔壁屋的所作所为。我的结论归根于隔壁屋是一大群终日无所事事的青年,然而正当想敲门理论的时候,却发现原来是楼上赡养的狗狗在搞破坏,而我也差点错怪好人。


却因此让我联想的是,似乎我已经认为隔壁青年的游手好闲,定义了他们为不良青年,也正因为此,我发觉,我们似乎都是带着有色眼镜的人。


那还是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全班同学们都在每日每夜的为了小升初的考试而奋斗。


每天傍晚家长们都在校门口等待儿女放学,绝对是超过一小时的。并且,那是一段非凡的时期,家长从来都不会抱怨老师的作业多,也不会抱怨孩子留堂时间长。


也因为此,在班上很多同学们,都陆陆续续有了一台小手机。小手机的作用,也就是方便家长可以先回家做饭忙活,在接到儿女放学的电话才第一时间去接送儿女,省了家长们在校门口等待的时间。


然而就在六年级的时候,班上有不少同学反映,文具或者其他小财务总是不约而同的消失了。


令我们没想到的是,某一天的留堂,班主任没有选择像往日一样做卷子,而是说出了有某位同学丢了手机的事情。


然后班主任为了揪出到底谁是小偷,班主任要求每个人用纸张写出你觉得可疑的人。



说起小偷,我们全部同学可是有着一致目标。这是一名来自四川的同学,他是插班生,一开始他的热情还招人欢喜的。


但过后他的陋习也逐渐曝光出来了。先是行为肮脏不讲卫生,其次对人不善、或者经常说三道四、大话连篇,最后这位同学也成了我们班上的公敌了。


然而,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全班班上60号人,却有着30多号人写着这名公敌的名字。


毫无疑问的是,班主任也因为公敌往日的“好事多为”,对他起了疑心,也就是我们全体都在班主任的带动下,带着肯定的目光一致性地投向了公敌。


当时的我们,没有想太多什么是冤枉,也不知道我们写下的名字竟然可以引起这么多的共鸣。


班主任让公敌站起来,并呵斥着他,命令他把书包的东西都翻出来。公敌一开始还以为班主任在说笑,保持着一脸懵逼的样子,直到班主任走下讲台要亲自打开公敌的书包,并在在桌子上翻来翻去。


公敌大概感觉到自己被歧视了,并且是全班六十多人加上班主任活生生的质疑。


他开始大喊他是被我们冤枉的,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一个六年级学生该有的愤怒;但我能感觉到他认为他的尊严人格正在丢失,不只是愤怒,他还在力争维护自己的尊严。像是一场在保卫自己人格的战争。


无奈的是,在这种情景下,你越是反抗不让人检查,他人就越觉得你有问题。


最后还是在班主任的蛮力下,公敌的书包里、柜桶里的一切东西,都被班主任翻得一清二楚。他哭泣着说,我们都在欺负他,说我们不公道。声音也从一开始的洪亮到最后的沙哑,他一直都在大声哭闹着说,冤枉。然而,班主任也没有理会,而到时的我们也觉得只是他在做戏。


结果班主任没在他身上搜出任何的东西,但班主任自然也没有平息她愤怒的心,她命令着每一位班长都要求搜各小组同学的书包,直到搜出手机为止。



最后的事情,发生得怎样我也忘了。我只记得,隔天后没人再提起这件事了。不是不提了,而是不敢提起来了。


也因为这件事后,我们班不再是六十人的课室,公敌他选择休学了,没人知道他转学到哪所学校了,毕竟在班里一直都没人跟他有过联系。


班主任也没再提起这一件事了,直到小升初考试那天,我们才再见到公敌,他还是那个老样子,但我相信他内心已经对我们这群同学死心了。


每当我想起这件事,我都会去猜想,如果被怀疑的人不是公敌,而是威严的班长、或者是成绩优异的学霸,也许这件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结果。


即使现在的我,偶尔因为看那个小学群聊在闪烁,我都会认真查看群里人员,在里面看看公敌会不会正在里面。


我想看看他的近况,我想知道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影响了公敌他往后的生活。


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我们怀疑他,而是我们从来都没有相信他。


这件事后,每当我看到隔壁屋的青年出门了,我没再像过往的一脸嫌弃,而是始终面带微笑的走过。因为我不想再被我的有色眼镜引导我去判断他们的人生,我们得相信,在眼镜下的他们其实是如何让自己过得更充实,是如何让自己活得更好。


也正因为此,我们又有着什么理由去嫌弃别人、蔑视别人呢。


晚安


如果有机会,我会向公敌道歉的。


音乐 | 記憶 - 三輪學

配图 |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



编辑 / 作者

口 口

 我本来就是一个想和你分享的人



“扫一扫,我们一起摘下眼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