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知》第二部|第十八章 福祸三句叹(上)

贰十三2018-06-13 11:10:39

这人生在世,甭管你是什么身份地位,都免不了会有遗憾或是后悔的事。

俗话说有钱难买早知道。

而这次的事件,说起来就跟后悔有那么一些联系。

上次事件结束后。

没多久守岁就又出了远门,说是要去打探杜康的线索。

饺子馆里一下子就感觉冷清了不少。

之后的日子,我和初一陆陆续续的又解决了很多委托。

其中一个委托对我而言非常特别,倒不是因此赚了多少钱。而是这事就出在我饺子馆的一个伙计身上。

这个伙计很小就在饺子馆里做工。

跟我关系不错,平日里都是以兄弟相称。

后来我接手了饺子馆后,很多时候干脆都是直接交给他来打理。

伙计为人踏实,做事也非常麻利。

算是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好人。

可是这世道,好人难有好报。有次夜里关了店回家,这伙计竟然出了车祸。

人虽然捡回了一条命,可一直躺在icu里昏迷不醒。

按说碰到这种事,也只能痛心。

毕竟天灾人祸是无法避免的。

可我这个伙计的车祸,出的总让人觉得很蹊跷。

倒不是事故本身有什么奇怪之处,而是这个伙计在出事的几天前就跟我无意念叨过,说他感觉自己要出车祸。

当时我也是当做玩笑话没放在心上。

如今想起来,就越发的觉得不对劲。

之前也说了,这个伙计人品很好。

吃喝嫖赌样样都不沾,平日里下了班都是直接回家。也没跟任何人结仇。

按说也招惹不到仇家来报复。

为此我还简单的调查了一下,这车祸完全就是个意外。

也不像是有什么阴谋或是报复。

所以也只能劝说自己接受现实,尽全力出资医治那个伙计。

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心里一直无法放下这事。

那几天我夜里经常会做梦,梦见这个伙计是被妖怪所害。

醒来后都是一头冷汗,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这行落下了职业病。

为此我还专门和初一沟通了一下。

其实说白了就是想让他开导我一下。

可是没想到的是。

初一对饺子馆里的其他人一直漠不关心。等到我讲了这事,初一竟然脸色有些奇怪。

告诉我,说不定还真被我这个乌鸦嘴说中了,这事真的跟妖怪有关系。

初一要我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下当初伙计跟我说的话。

这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记忆早就模糊了。我想了半天,也只能零星记起个大概。

伙计有天跟我聊天,说最近在街上好几次都碰见陌生人无缘无故的跟他答话。而且说的话都是莫名其妙的。

都是类似于别往路中间走,或是经常要回头看之类的。

起初伙计也以为是对方认错人了,可是一连出现了几次这样的情况,加上每天在店里看着我和初一跟事主谈话,耳濡目染。他就不自觉的心里有些嘀咕。觉得有些奇怪。

甚至后来,等到再有人跟他说类似的话时。

他还追问那人到底什么意思。可是对方却完全像是不记得自己说过这些话一样。反倒被问的莫名其妙。

我记得当时我还劝伙计,不要草木皆兵。这妖怪能化成人形想必道行很深,没必要跟他这个平头老百姓过不去。

伙计想想也只是对我笑笑。

现在回忆起来,这种笑让我有些内疚。

我把所有能想起来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初一汇报了一遍。

初一就低头想了一下,不放心的又叫来店里其他的伙计。

挨个问了一遍,这一问之下我们发现。

出事的伙计从很早前就跟其他人讲起过这事了。想必当时也没放在心上,后来碰见的实在越来越多,他这才忍不住倒苦水。

等到跟我说的时候,他本意可能是想让我帮帮他,无奈又怕打扰我的生意不好意思直接开口。最后被我敷衍过去,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我是越想越觉得心里难受。

就问初一,这如果真的是妖怪在作祟。那我能不能替伙计报仇。

初一这才告诉我,在行内,有一种妖怪非常有名。名曰,福祸三句叹,也称之为警示妖。

这名字听着很奇怪,不像是妖怪的名字,反倒是像一出戏名或是曲名。

事实上这名字就是根据这妖怪的所作所为得来的。

传说,这种妖怪乃是人们的悔意集合到一起所化。本无实体模样,但能附着到人身上,驱使人替他发声。顾名思义,每当某个人即将遭遇大的福报或是飞来横祸之前。 一旦碰到这种妖怪,这妖怪就会提醒你,即将发生事端。而提醒的方式又非常隐晦,就如同伙计所说的,这妖怪会附着在陌生人身上跟自己说莫名其妙的话,所以很多人即便碰上了也不会在意。那伙计之所以上了心,主要原因还是因为长期看到我们捉妖怪,自己本上朝着邪乎方面联想了。

这妖怪提醒的次数最多不过三次,所以这才因此而得名。

三句叹,也就是三句提醒。

可这世间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一旦发生了总是会让人唏嘘。

这才称之为叹,而不是三句提醒。

历史上对这种妖怪有过很多次的记载。

古时很多君王要手下的人开坛问国运,其实并不是问天或是占卜,说白了就是在民间寻找这种妖怪,想要未卜先知。

而民间很多所谓的出马或是入了道的散人,也就是那些莫名其妙就会算命或是语言的算命先生。

其实无非就是一开始,偶然这福祸三句叹借用了他的口说了一些话。

之后被细心的人回忆起来,发现竟然是一种预言。

这之后人们把他当做神明来看待,他借此生财罢了。

初一大致讲了一下。

我越听越觉得那伙计真的是碰上了这种妖怪。

可说到底,这妖怪只是来提醒你,并不是主动加害于你。算是一种客观存在。我们也没有除掉它的道理。

要怪就只能怪自己疏忽大意,这么一想,我心就越来越沉重。

只能不停的抽烟。

烟不知不觉的抽了好几根,我和初一谁也没再说话。

气氛让我感觉越来越沉重。

可是奇怪的是,初一自打讲完了妖怪,眼睛一直落在我身上,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我正想问他,忽然脑子里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

福祸三句叹,只提醒三次。不对啊!

虽然伙计是出事前几天跟我提起的这事,可是他跟其他的伙计很早前就讲过这事了。碰见的显然不止三次啊!

难道是我那伙计有什么特别之处,那福祸三句叹为了他专程破例了?

还是说这中间有什么别的原因?

我连忙问初一,把我想到的跟他一说。

没成想初一竟然一笑,说没白教我,这事显然是有蹊跷。要我自己想出来,才算是真的在为伙计报仇。

说完初一就跟我解释,福祸三句叹,只提醒三次,这是那妖怪的铁律。

现在既然打破了规律,肯定是中间有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我们只能去亲眼看看那伙计,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说实话,如今这样我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俩人也没多耽搁,直接去了医院。

icu病房本身不让家属探望,我跟大夫好说歹说了半天,又拖了些关系,才好不容易进去了十几分钟。

病房里的那个伙计满身都插着管子,唯一露出的脑袋肿的非常厉害。

已经快辨认不出来他本来的模样了。

时间有限,我生怕打扰初一,看了两眼,我就只好退到一边。

见初一围着床转了一圈,最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冲我摆摆手,示意我先出去。

我刚走出icu病房的门。迎面就走过来一个穿白大褂的大夫。

我本以为他是来催我们从icu出来的 ,刚想说几句好话再帮初一争取点时间。

谁知道话刚到嘴边,我忽然就愣住了。

因为那大夫突然莫名其妙的跟我说道,天上不仅会下雨,还会下别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