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 力:春色

府谷文学2018-05-05 06:28:39



妇女节专号


春色

陕北高原的春来的比较晚,清明过后,天气才慢慢回暖,小草、树木也逐渐从沉睡中醒来,开始她新一次的生命轮回。天气晴好,两个闺蜜相继打电话:

“春天来了,我们去踏青!”

“杏花开了,一起去拍照吧。”

经不住诱惑,找了个借口逃了出来,梅开着她新买的奥迪拉着我和萍直奔杏花滩公园,去一览春的颜色……

车上,萍兴致勃勃地朗诵朱自清的《春》:

“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儿,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

梅一边驾车一边笑说: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要出墙了。”

我则拿起老大的腔调: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萍不干了,嚷道:

“还没游呢,就杏花吹满头了?”

“那看都没看见,就红的、粉的、白的开出一片了?”我回击到。

笑闹中,车子已经停在停车场,远远望去,杏花已是开成一片,我们边走向杏林边哼:

“桃花花你就红来杏花花你就白……”。    

其实,只是杏花白了,桃花要比杏花开的迟点,桃树上桃蕾含苞欲放,更是惹人喜爱。

杏林的另一边,湖水荡漾,岸边柳眼初开,刚刚吐出鹅黄色的柳芽,像初生婴儿般让人怜爱,我顺手拿出手机,把这满园的春色小心翼翼地留在了手机、留在了心底。我的两个朋友则把她们美丽的倩影和桃蕾、杏花、柳芽、春水不厌其烦地定格在相机上,准备送到照相馆冲洗、扩放。梅怪我只照景不照人,说应该留下照片的,到老了可以拿出来回忆。我说:“即使照片上没有我,回忆的时候能少了我?”三人相视大笑,彼此都心照不宣,因为我们已是二十年的朋友,每一个人的回忆里,都不会少了另外两个。



足足大半天,我们徜徉在公园不愿离开,那种风柔日薄的舒缓,那种夹衫乍著的轻巧,使整个人都春意盎然起来。    

这个让人联想的季节,是一种向上,是一种开始,是一种多情,是一种活力,它让人年轻,让人蓬勃,让人诗意!我们倚在桃树上玩古诗接龙,必须每句诗都带“桃花”两个字,规定谁接不上下午谁请客: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癫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

“人间四月芳菲尽, 山寺桃花始盛开。”

“桃花浅深处,似匀深浅妆。”

……

最后是梅既充当车夫又请了客,送我回家的路上,我郑重其事地说:

以后此类活动要经常地、定期地搞,一可养眼,二可养心,三可养胃。”

梅开着车只能报以哈哈,萍用拳头在我脊背上擂了半天算是作答,并罚我模仿倪萍在《美丽的大脚》里的一段话:“虾涝死舌潜力条条纠思潜力条条,虾涝死舍滴抖思堆滴(夏老师说千里迢迢就是千里迢迢,夏老师说的都是对的)。

 





本书作者:赵力,女,职业医生,出生于府谷麻镇,现居神木。    




往期精彩推荐




打造一流的地方文化圈

我们一起携手挖掘府谷文学

原创

文学

平台

府谷文学




平台编辑

王磊  白耀文  闫敏  白清芸


投稿邮箱

405196535@qq.com(诗歌)

258183558@qq.com(散文)

505526466@qq.com(小说)

471475071@qq.com(古体诗)


期待下一个有志之士加入我们的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