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伊切赫·塞德累 Wojciech Sadley:痴迷于人类与织物之间的关系 | 2016第二届杭州纤维艺术家三年展 参展艺术家

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2018-04-15 14:04:08

我们开始介绍

第二届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

参展艺术家


沃伊切赫·塞德累

Wojciech Sadley 

 

“我不断寻找着可以表现人类古老理想和渴望的视觉表达方式,即那些从我们无法追溯的远古时期就开始陪伴人类的视觉表达方式”




沃伊切赫·塞德累,《奥林匹克挂毯》,羊毛,1100*250cm,1975-1976年


了解自己是表达自己的开始。这意味着在表达自己时,我们不仅要问“什么?”,而且也要问“怎么做?”和“为什么?”这说明我们要学习了解自己。之后要尝试去理解世界或融入世界。成长过程中要积累大量经验,证明我们行为的“最低限度”很可能就是“最高限度”。所有这些内在挣扎——我们每个人几乎都要经历的挣扎——使我们内心变得成熟。因此,这种挣扎也是我们进行创作的最基本要素。我这么说主要基于两点原因:第一,对于那些人生已经过半的人来说,这几个问题至关重要;第二,我个人一直都感兴趣于关注人和其周围可测量范围内的环境之间出现的问题和形式。我不断寻找着可以表现人类古老理想和渴望的视觉表达方式,即那些从我们无法追溯的远古时期就开始陪伴人类的视觉表达方式。通过一种不完美且碎片化的方式,我试图象征性的表达“人类范围”,即人周围的环境,人的领悟以及人的发展轨迹。我努力寻找一种标志来体现人类的想法。虽然我没有把我对该领域的兴趣刻意归类到不同学科和流派,但我知道我的兴趣是非常浓厚和广泛的。我承认人类的不可分割性,这也塑造了我对于人类的态度。


沃伊切赫·塞德累,《奥林匹克挂毯》(局部),羊毛,1100*250cm,1975-1976


我作品的出发点永远都是自然和自然结构;自然结构灵活却无法改变的逻辑和简单性激发并控制了我的想象力。这些结构的构造及其样式和颜色促使我对一切自然或人造事物产生兴趣。


我感兴趣或者甚至说是痴迷于人类与他们日常生活或节日盛典时需要穿着和触摸的织物之间的紧密关系。织物是人类的另一个皮肤,从出生到去世都需要穿着织物;织物蕴含着穿着者所犯的罪恶和所拥有的美德。


我的作品中刻画了许多有名字的人物。我赋予每个人物的名字也暗示了这个名字的灵感来源;换言之,这些名字是我内心中对于让我联想到该名字的事物或路径的简称。因此,这些名字并不仅仅是冷漠地被摆在那里,而是作为线索出现的。我独自创作了这些作品。在传递织物本身的无形信息外,我还尝试——以有形的方式——理解并理性地解释织物的有形含义。






2016 第二届 

杭州纤维艺术三年展

2016.08.25 — 10.25

浙江美术馆

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

中国丝绸博物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