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黛玉之才华,甩史湘云十条街?

珍爱红楼梦2018-05-06 12:45:09

或许是因为英豪阔大宽宏量,首先来说,史湘云的记性就不好,是个大老粗,或曰女汉子。

中秋之夜,黛玉湘云因要联诗,走下凸碧山庄,来到凹晶馆,一路被大观园里美丽的景色所陶醉,史湘云更是被这两处美丽的地名所征服。

山之高处,叫凸碧;山之低洼近水处,叫凹晶。正是应了这两处一上一下,一明一暗,一山一水,一高一矮,相互映衬的特点。看着皎洁的月色,又联想到这是轩馆之名,而轩馆正是赏月吟诗的好所在,史湘云也就更觉这二处的命名新鲜别致,不落窠臼。

史湘云或许是真的被美美的陶醉了,她也就开始批评那些自己不懂欣赏而批评别人不善用字的人来,只见史湘云说:

只是这两个字,俗念作‘洼’‘拱’二音,便说俗了,不大见用,只陆放翁用了一个‘凹’字,说‘古砚微凹聚墨多’,还有人批他俗,岂不可笑?

这就是史湘云的原话了,我想只要对黛玉教香菱学诗这一情节稍微有点印象的朋友都知道,批陆放翁这二句诗不好的正是林黛玉。如今,史湘云这么说,林黛玉就在她面前,这也就真的是红楼梦的一场冷幽默了。所以说史湘云不是记性不好,就是不知道这一往事!

史湘云对一个人文学造诣上的同一点,又是欣赏,又是批评,如此矛盾反复,可见其所达到的文学境界,确实浅得很,她只算泛泛之辈。只有林黛玉才能像苏东坡一样,能够达到大俗又大雅的境界。二字读音虽俗,黛玉用了却十分雅致!曾经有妙玉骂黛玉俗,如今史湘云等于也是骂,只是她不知道她这是自取其辱了。

林黛玉确实批评陆放翁的诗过于浅近,没有什么境界,怕香菱一入了这浅近的格局就出不来了。知名国学大师钱穆先生也对黛玉的话作了生动的诠释,他说陆放翁的这二句诗,只算是辞藻的堆积,无意境,无情趣,诗的背后没有人。可见林黛玉的批评并非歪理。

同样,林黛玉认为陆游的那句诗不好,也并不等于就否认这“凹、凸”二字不好,或曰不好用,不能用,不适合用于诗词或某些舞榭歌台等的命名。

其实什么字都是好的,只要合乎情境,有意境就行。林黛玉用上这两个,拟出了这两处地名,可见其练字造诣之高,洞察力之强,内心诗意之醇厚了。史湘云的理解。相对来说,就片面了许多。

史湘云的境界也就跟香菱差不多吧,只是香菱不怎么经常表现,且也是初学诗,暂时比不上史湘云罢了。你看,香菱对王维诗词的赏析是多么高妙,也就知道她如果能钻研下去,她在诗词上的造诣也就必定不会逊色于史湘云了。话又说回头,这也叫做名师出高徒。

史湘云后面的话说完,林黛玉还纠正她的一个硬伤。林黛玉道:

也不只陆放翁才用,古人中用者太多,如江淹的《青苔赋》,东方朔的《神异经》,以致《历代名画记》上张僧繇画一乘寺的故事,不可胜举。

林黛玉的话真是引经据典,对一个字都了解得如此透彻,也就再次证明了,她的博学与史湘云的学识浅陋了。

接下来林黛玉又亲自对史湘云说这两处地名是她的杰作,史湘云听了应当颇觉汗颜吧。

后来的吟诗中,林黛玉的联句,也可算更胜一筹。她自己优秀,却从不自吹,是经常夸赞史湘云吟得好,说着自己是如何的不能。这就是一个真正有学问的人了,越深厚,越谦虚。

林黛玉在其它的日常生活中表现出的才华也是不胜枚举,今日的讨论到此为止,他日来了兴致,再作分享。喜欢此文,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珍爱红楼梦。喜欢此文,欢迎多多评论点赞分享,让更多的人看到。

觉得文章不错,欢迎多多点赞、分享、评论


喜欢此文,请长按二维码

识别关注:珍爱红楼梦


更多好文,敬请期待小编微信:hutashi1983

投稿邮箱:49288980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