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那么透明 难道是水变的?

博物2018-04-15 12:15:15

水母这种生物,即便是对于一个现代人也是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就更不要提古代人看到它会有多么的惊讶,会引发多少胡思乱想了。你真的知道水母究竟是什么,和海蜇有什么关系吗?

水母是水沫变的?
“䖳(念 炸)鱼,即水母,又名海蜇,它不属于任何一类动物,是绿色的水沫凝结而成的,形如羊胃,浮在水中,没有内脏。”这是古籍中对水母的记载。《海错图》的作者聂璜看着这些文字,心生疑惑。当时他正住在浙江永嘉,离海港不远,见过不少刚捞上来的水母,亲手剖开,看到里面有“肠胃血膜”,这是动物的特点。而且当地的渔汛都是从南而来,唯有水母群是从东北而来,还有大小年之分。这些特点,用“水沫凝成”是很难解释的。所以他认为,古籍的记载有误。
图片来自:123rf.com.cn

聂璜的推测是对的。水母并非水沫结成,而是实实在在的动物。人们常把身体轻薄透明、有些须子的海生物都冠以“水母”之名,如水螅水母类、管水母类、钵水母类、立方水母类以及栉水母类。其实分类学上严格意义的水母,也就是我们脑海中最经典的水母,指的是钵水母纲。而餐桌上的海蜇,则属于钵水母纲下的根口水母目。所以,闹不清海蜇和水母是啥关系的你,现在该明白了:海蜇是水母家族的一员。
图片来自:123rf.com.cn

然而,“水沫凝成”的说法,也并非空穴来风:水母身体95%以上都是水,死后几个小时,就“自溶”成一滩清水,只剩一丁点固体部分,难免让人产生“水母由水凝结而成”的联想。

如此透明肯定没眼睛?
“水母没有眼睛,但人要捞水母时,水母就迅速沉入水下,这是因为水母身下常聚集着数十只虾,以水母表面的粘液为食。它们充当了水母的眼睛。”这样的传说在古代典籍中处处可见,《海错图》中的这幅画,就生动地展现了这一情景。至今,浙江宁波的老人在自嘲视力不佳时,还会说“我这是‘海蜇皮子虾当眼’!”甚至还有“水母目虾”这么个成语,比喻人没有主见,人云亦云。
《海错图》中所描绘的水母

这传说看似离奇,事实上竟是出奇地靠谱。中国海域,确实有一种“海蜇虾”与海蜇共生。小虾平时在海蜇身体上自由活动,一有危险,它们就藏进海蜇的口腕里面,海蜇感受到虾的刺激,便知危险将近,于是迅速下沉。而虾也不是白白担任海蜇的眼睛:在海蜇有毒的触手保护下,它们相当安全,还可以吃到海蜇吃剩的食物。
低鳍鲳可以躲在水母的触手间,而不被触手蛰到。

其实,水母的朋友不仅是虾,还有平线若鲹、低鳍鲳的幼鱼。常能看到水母在前面游,一大群小鱼在后面追,求水母“罩着”它们。捕食者一来,它们就瞬间冲进水母的“伞下”,并且有办法不让水母蛰到自己。

不过,水母也并不是没有眼睛。在它“伞”的边缘有一些缺口,每个缺口中都有眼点,虽然只能感受光线强弱,但好歹也是有啊!
图片来自:123rf.com.cn

不过最厉害的还要数眼点旁边的平衡石、感受器和纤毛,它们能感知远处风暴传来的次声波,从而使水母早早地下沉,避开风浪。有经验的渔民会根据水母的行为预测风暴。所以,虽然小虾小鱼可以帮助水母感知危险,但没有它们,水母也不瞎不聋,过得不错。

水母还能变身海鸥?
《海错图》中插图

要说脑洞大,谁能赢得了古人呢!现在大家无非说水母像塑料袋,但是古人居然能说出水母可以变海鸥这样的话!聂璜更是画了上面这样的图来记载。

可到底怎么一回事呢?接下来就需要各位翻开9月刊《博物》一探究竟了。除了海错图栏目,更有水母豪门和养水母的相关文章。
9月刊《博物》特别策划-水母豪门


我就是来推销杂志的,毫无疑问。
但就算是杂志广告
也要

随堂考

淘宝店铺:中国国家地理旗舰店
或者 离你最近的报刊亭

撰文/ 嘉楠
微信编辑/ 小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