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于莺将创办“全科医生集团”,实现她的“理想医疗”

动脉网2018-04-20 13:06:48

作为一个接受正规的传统医学教育的学生来说,于莺始终认为医疗是技术行业,它有一部分可以用互联网技术进行一些优化,进行一些改革,进行一些模式创新。但是真正的医疗离不开医生、离不开平台,这是一个踏踏实实做事的行业。


于莺的“理想医疗”


于莺回忆在协和医院当医生的时候曾说到:“原来在协和医院的时候,从来没有觉得看病有多困难,因为不存在体制里的医生认为看病是很难的事情。庞大的后勤部门会事无巨细安排妥贴。医生既像温室里的花朵,也像脆弱的惊弓之鸟,由于对市场也知之甚少,普遍不知道维护自己的病友圈和个人品牌,缺乏市场竞争力。因为体制内的医生按照一套既定规则一步步发展下去,就可以在体制内顺风顺水的生存下来。”


但是一旦脱离这个医生身份后,于莺才发现,任何一个行业的工作都是不容易的。原来在体制内总认为医生苦,医生累,工资还很低。但是出来后才知道,即使是人人称羡的白领,想要得到丰厚的报酬,也需要付出非常多的努力。


于莺从协和医院辞职的时候,很多人问她,你这么大一个网红,为什么不到互联网行业创业呢?你随便忽悠一下,弄几千个医生,这个公司的市场估值就会特别多,一下子财务自由了,想干吗就干吗了。


在她看来,作为一个接受正规的传统医学教育的学生,始终认为医疗是技术行业,它有一部分可以用互联网技术进行一些优化,进行一些改革,进行一些模式创新。但是真正的医疗离不开医生、离不开平台,这是一个踏踏实实做事的行业。所以当时历尽千辛万苦,2014年,于莺第一家诊所终于在北京落地了。


在此前动脉网群访谈中,于莺曾提到自己对理想中的医疗服务的看法:“我理想中的医疗服务是这样的:我们的基础医疗问题,包括健康预防,慢病管理,养老服务等都是通过家庭医生处理的,他充分了解我们的身体 状况和过往病史,知道我们的疾病风险在哪里,可以提醒我们在什么时间注意什么事情,平常的饮食,运动都可以给出合适的意见。一旦疾病发展成一个专科问题, 家庭医生会负责将我们转接到合适的专业医生那里。手术后再由家庭医生负责术后康复,直至健康。家庭医生的价值在于会同患者充分沟通,将健康问题揉碎在客户的实际生活中。”


目前,国家对家庭医生实行签约制,争取在2017年达到30%的签约率,2020年达到100%的签约率,从而让最基础的社区医疗应该更有活性。伴随医改的不断深入,医生纷纷“出走”进行各种自由的探索。即使政策上完全放开医生自由执业,医生已在体制内太久,能否适应自由执业,哪种“自由执业”方式更具有可操作性,没有先验的模式可供照搬,摸索过程必不可少。


但于莺很清楚,整个中国的医疗界,最穷最辛苦的就是全科医生,全科医生收入非常低,也没有那么多灰色收入。所以,在政策的指引下,于莺觉得机会来了。


很多人觉得,于莺在北京是做诊所的,将来肯定会做连锁诊所。做连锁诊所的路这么漫长,未来怎么走?既然有这么多人做专科医生的平台,于莺更愿意做一个全科医生、家庭医生,愿意做一个开诊所的扶持计划、辅助计划。同时,于莺认为,现在出现的医生集团,大多数都是属于专科服务,相对来说,基础医疗服务的医生团队就太少了。


因此,2016年7月9日,联想之星大会上,于莺正式宣布与联想达成合作,不仅获得联想之星的投资,而且将成立全科医生集团——于莺医疗。在会上于莺表示:“我要在北京开始新的创业路程,做全科医生的辅助平台,让医生尽快从迷茫当中找到一条路,尽快实现自己的价值”。


如何汇聚人的力量?


如果一个国家的医疗要做到绝对的社会公益属性或者政府福利属性的话,它的效率可能会受影响。在这个效率会受影响的情况下,市场属性就是作为必要的补充部分,不是一定要鼓吹市场化,医疗这两个属性是缺一不可的。任何只强调公益性或者只强调市场化的人,其实都是把医生、医改还有患者带入了歧途。


在于莺看来,要在市场化的机制下,搭建一个公益性与市场化并存的全科医生平台,需要做到这三点:


1.要落地在真正的基础医疗教育上。现在信息化提取这么方便,类似于传统的教科书式的科普已经没有市场了,我们的医生恰恰欠缺从患者的角度做科普。以一个患者的角度,很平白的语言,把患者关心的问题讲清楚,而不是从疾病的发生发展,和它的临床表现,这样讲的话,患者听不懂。


2.标准化的家庭医生培训。目前,所有全科医生都经过三年的规培,在规培的过程当中,什么科都转过,当他到社区执业的时候,儿科、妇科统统不能看,又变成了一个最基本的内科医生,所有的基本功都慢慢荒废掉了。但是,我们借助互联网的方式,在网络平台上提供相关的咨询服务,背后再通过专科医生进行支持,这是一个可行的方案。


3.建立科学的转诊体系。我希望越来越多的医生建立专科医生集团,因为他会成为我们背后的转诊体系,尤其是对全科诊所和全科医生平台,乃至于对于全科医生个人来说都是很有利的。另外,要建立灵活的工作站形式。中国政府看上去管得很严,其实给医疗服务提供了充分的可能性。


写在最后


在参加上一次动脉网群访谈的时候,于莺曾说过这么一段话:“医生集团的出现,触及到医改的核心,即医疗人力资源的配置,是目前公认表现较好的模式。”那时,于莺并未向动脉网透露自己创立医生集团的想法。现在看来,她早已将答案公之于众。有了联想之星这阵清风相助,于莺能够飞的多高多远?且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