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 英丨一只等待宰杀的羊

行走文学2018-06-18 23:27:15


或许看惯了成品的牛羊猪肉,有些麻木不仁的感觉,见多不怪吧。感觉肉就是肉,一般不会联想起那些肉本是有血有肉的生灵,如同你我。

可是刚才途径菜市场,亲自目睹到羊肉摊的摊主宰杀绵羊的一幕。其实,每年冬天都会目睹。

我看到一只已经被杀死的羊躺在桌子上,屠夫用刀正在割着羊的脖子,羊的整个头都快要被割断了。起初,我真分辨不清是羊还是牛。因为那只羊体型肥硕,且又长着弯弯的角,看着像牛。总共有两只羊,桌子上一只,地上躺着一只。桌子上的那只,已经一命归西。可是最为悲惨的是躺在地上的那只。地上躺着的那只体型更加肥硕,弯弯的羊角向内并拢。一身的毛卷曲着。乍看之下特像牛,也可能是因为我没怎么见过牛羊之故,所以站在那里判断了许久,后来还是通过羊的脸型做出准确断定。

话说,这只羊安静的躺着,四只脚用绳子紧紧束缚在一起。悲悲戚戚的样子,眼神里充满了绝望无助和哀伤。生无可恋了。它甚至没有一点挣扎的迹象,因为它深深的懂得,挣扎不过意味着徒劳。看着桌子上被宰杀的同伴,它早已心知肚明自己的下场将会和它的同伴一样。所以,此刻的它心如死灰,万念俱灰。一心只待等死。

而我却想,这只暂时还活着的羊,它的余下不多的时间里,在这以小时为计算单位的余生里,将会是它的生命中最为黑暗惊悚的时刻。眼看着死亡即将到来,却没有反抗的能力,这是多么煎熬与绝望啊!

没有什么比万念俱灰,一心等死更加折磨人。自知生命行将结束,却更知道毫无生还的能力,或许还不如糊里糊涂的不知悉来的好。

具有悲悯之心的我不忍目睹这样残忍血腥的场面,看了会儿,便悻悻然走开。若是我有能为力,定会把羊买下来放生,又想:即便我可以买下一只两只乃至于十只一百只,可是,我哪里有能力阻止一切的杀生行为。我肯定做不到。(即便被我买下放生,仍会有可能被再次捕获)

我只是在想,如若让我选择职业,我不惧怕做辛苦的清道夫,亦不惧做居无定所的拾荒人……什么都可以做,唯独不做残忍的屠夫。

话说到这里,我在反思自己。虽然说我不会杀生。可是我却吃肉,有吃肉,才会有杀生。以后,肉食性动物的我,要尽力克制自己的吃肉欲望。

虽然做不到遏制宰杀行为,至少尽一点自己微薄之力。让动物与我们在同一世界里欢愉的生存,是我莫大的寄望。

作 者 简 介

梁英,女,热衷于文学创作,诗歌作品多次被本地及外地诗刊刊发。





根据《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3.6.1文章滥用原创声明》的规定,有八大项不能进行原创声明,一旦违规将永久收回原创声明功能使用权限,导致严重影响的还将对违规公众帐号予以一定期限内封号处理。为此,中国(香港)著名行走散文作家联盟旗下四大新媒体《行参菩提》、《行走文学》、《行诗天下》、《行苇春秋》对来稿做如下约定:

一、请遵守“禁止一稿多投”的作家道德规范,在其他公众号平台(纸质媒体除外)已经发表过的作品,禁止投稿

二、包括并不限于简书、博客、酷文、格图等网络平台发表过的作品应在投稿时说明,并给予原创声明的独家授权

三、违反以上两款规定投稿的,编辑一经发现将对投稿邮箱进行屏蔽拒收处理;造成重大损失的,将依法要求赔偿

《行参菩提》投稿邮箱:

《行走文学》投稿邮箱:

《行诗天下》投稿邮箱:

《行苇春秋》投稿邮箱:

74707989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