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我们不寒而栗?

小炮儿2018-06-10 10:11:36

对于恐怖片来说,“恐惧感”的营造是首要大事。如果一部以“吓人”为任务的片子,在大家走出电影院时,一片欢声笑语,无疑是参演者的失败。但是,如果刻意将各种“吓人”做到极致,估计也就没人愿意来观看,或者说,这样做的结果是,吓不了任何人。

深究何为恐怖、何为恐惧感,似乎有点哲学思辨的意思。通常来说,当论及什么东西让人害怕时,我们会带着一点迟疑、一点不确定地说:“嗯……可能是那个声音吧?等等,应该是那种环境吧?”

然而,我给出的答案是——失常

当人们看到日常生活的场景逐渐被另一种样貌所代替时,一种由衷的“恐惧感“就会从心底生出。

恐怖漫画家伊藤润二的系列漫画作品《旋涡》

在这一点上,恐怖漫画家伊藤润二无疑是把握到了恐怖的精髓。无论从系列漫画作品《漩涡》,还是从其所创造的经典恐怖形象“富江”,都体现了日常之物的“变形”。在种种的失常之中,恐怖感被营造了出来。

 《漩涡》中,一个正常的小镇在神秘力量的支配下,逐渐变成了“漩涡之镇”,并最终走向了毁灭;富江,一个可以不断增殖,并富集着女性所有丑陋面的个体,在一次次被杀中,既享受了被众星捧月的快感,又戏弄似的死而复生。

 两者改编成电影后,仍不失其诡异的风格,可以说,正是原著本身的特性使然。

去年的另一部恐怖片则更好地诠释了“失常即恐怖”的论断。《无名女尸》中,一具外表“完美无暇”的女尸,让验尸者父子俩在大惑不解的过程中双双殒命。

可以说,该片在勾起人们内心的恐惧方面,确实动了点小脑筋,毕竟在种种套路下,人们对恐怖片所抱有的那种“警惕心”大大松懈了,当“失常”变为另一种“日常”时,恐怖本身也就会缺位。

在《无名女尸》中,尸体——这一反常之物本身就勾起我们内心中某种“恐怖”的预想,而在这样的情景下,验尸官作为一种权威的象征,其专业性不断受到挑战,也就展示了一种“失常”的展开。

于是,当我们看到“复活”的尸体,看到惊慌失色的验尸官,看到被神秘力量支配的完美女尸,一切都指向了最终失控的结局。

事实上,这部影片也提示了一种有关恐怖的思想:完美的背后一定隐藏着某种不完美。或者,更准确地说,“完美”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女尸的“完美”恰恰是依赖于某种仪式的作用。

当验尸官父子俩终于了解到那具“完美”女尸的真实身份时,谜题的答案指向了某种力图消灭邪恶的“善”举。

《瑞士军刀男》中的万能尸体竟是曾经的“哈利波特”

古希腊哲人说过,无人刻意为恶,恶人所行亦是其眼中之“善”。是的,除“恶”的“善”举却造就了自身的对立面:邪恶。

某种被认定为是“好”的事物也许仅仅对于某一部分的人而言是“好”,仅此而已。我们将自身所见到的“善”投射于被认定为是罪人的无辜者上,最后得到的却是“恶”。

联想到此前另一部与尸体有关的电影:《瑞士军刀男》。“哈利波特”化身为一具“屎尿屁”俱全的尸体,当年的小鲜肉顿时叫人大跌眼镜。虽然一是恐怖片,一是黑色幽默,但是,同样都涉及到了对于人的物化的主题。

“物化”本身就是一种失常。不管是无名女尸,还是瑞士军刀男,两具尸体都试图去主导、控制那些“生者”。虽然并不完全与恐怖相关,但确实让人心生“不爽”。

由“失常”导致的恐怖,最终会引发连锁反应,所以,消解恐怖的最好方式是将其回归到“日常”之中。不过,要真如此,爱好恐怖片和恐怖故事的人们就会少了许多乐趣了。

解锁更多小炮儿精彩内容

 

小炮儿公众号

微信号 : littlepao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