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蒸汽制造者:重庆最会抽烟的人

重庆旅游CQ2018-05-15 14:47:00

  

酷炫的香烟替代品


2011年的夏天,因为肺癌,还是大三学生的Karen,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父亲。此前,Karen一直是一位资深烟民,用她的话说:“学设计的,10个人里有9个都会抽烟。”这年父亲的离世,第一次为她的健康敲响了警钟。


在父亲离开后,Karen独居在父母的房子里,并且饲养了一只折耳猫,用以抚慰那段日子的孤独。但很快,她发现每当自己拿起烟盒的时候,小猫便会很快跑开。她认为,区别于犬类的亲人、乐于讨好,猫更加愿意表达自己真实的感受,当它们面对自己厌恶的东西时,会更加直接地表现出来。猫咪的反应,再一次催化了Kraen戒烟的决心。


2005年到2008年间,Karen在美国完成了自己的高中学业,彼时曾有朋友向她展示过一张照片:“就是一个大超跑,一个很man的男人,后备箱打开里面全是密密麻麻好多工具,当时觉得好酷,好高大上,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朋友告诉她,图片里的工具和设备都来自一种叫做Vape的东西,也就是电子烟。此时戒烟心切的Karen很快便联想到了当初看到的那张“高大上”的照片,于是便立刻上网搜索。“结果很失望,在国外这其实已经是一个非常成体系,并且有衍生文化的东西了,但是在国内它还只是作为一种香烟的替代品存在,所以外观上看非常丑,一点都不‘高大上’。”


彼时,国内电子烟的受众定位仍旧停留在最早期的“希望戒烟的商务人士”,不仅价格偏高,外形也非常土气。在中医医师发明了电子烟之后,国内对于烟油、设备便再无探索,国外所谓的烟油口味、DIY设备等方面在国内都尚属空白,提起“雾化器”“绕丝”“调压”都几乎无人知晓,彼时在重庆想要接触Vape,无疑是天方夜谭。



一纸禁烟令


在Karen的大学时代,结识了男友AB,两人相守相伴,直至今日。“当时我是舞蹈团的,他是数学院篮球队的,学校有个活动要求每个学院出节目,他们院都是一群理科男,就把他们几个给推出来了,看他们笨手笨脚得,我就说这怎么行呢,我得来拯救他们。”


距离Karen第一次尝试Vape两年后,天津、唐山等地有了几位最早的“Vaper”(蒸汽烟玩家),国内的Vape市场也终于出现了转机,一些外形靓丽的设备终于进入到人们的视野之中。此时的Karen觉得,或许是时候钻研一下这个东西了。几乎是同时,她也几乎是“强拉硬拽”般地把AB带进了Vape的领域。


“我那个时候其实是并不看好这个东西的,因为那个时候可以接触到的烟油种类非常少,价格偏高,国内厂商制作的一些设备也不太好用,通过国外渠道去买的话太麻烦了。而且如果我身边的人有60%的人都认可这个东西,我可能会觉得它是比较好的,但如果只有20%的人认可,那不管我个人觉得它多好,我对它的未来都是不看好的,当时恰恰就是这种情况,所以我对她当时要开店的想法也是并不支持的。”AB告诉记者。


不过,在不久之后,AB的顾虑便完全被打消了。正如长岛冰茶生于美国的禁酒令,随着2015年《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的公布,全国的Vape热潮也逐渐拉开了序幕。不同于《志明与春娇》中围转着垃圾桶的“煲烟仔”们,许多国内的烟民,很快便把目光落到了Vape上,短短两年时间,Vape爱好者的数量几乎都在呈几何级增长,重庆的诸多商圈中,也都先后有Vape实体店开门营业。已经酝酿了一整年的Karen和AB,也终于在一年之后,将自己的实体店店门打开。


 

讽刺的舶来品


“哎哟……我的手指太粗了,绕不进去呀,太麻烦了……”这个声音源自Karen和AB店中的一张长桌,而声音主人则是一位体态“巨大”的白人,虽说嘴上在不停地念叨着,可他的手下却未有丝毫的停滞,反倒是颇为专注。这样的画面几乎每天都会在店里出现,大家早已习以为常,作为重庆目前为止最大的一家Vape实体店,这里几乎可以说是重庆Vape圈的聚集地,重庆也终于有了像样的Vape氛围。


在这里,许多客人都和Karen和AB成为了朋友,每当大家对于Vape的理解加深一份,他们都由衷地感到快乐。对于Karen来说,开店的初衷本就是希望可以在重庆推广Vape文化,所以眼看重庆的氛围越来越好,自然也是颇为欣喜。但AB则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其实在国外已经有非常多的机构对Vape做了测评,英国卫生局甚至一直都在大力宣传,因为它毕竟对人体的健康危害是较小的,而且有烟瘾的人很多是心瘾,Vape在很大程度上的确可以成为香烟的替代品,而就我的经验,重庆这些年的经济几乎是呈跳跃式的发展,人们有一定的购买能力,虽然现在重庆也有了Vape的圈子,但还没有到我认为的理想状态,我一直都觉得它可以更好。”


相对于AB谨慎、理性的理科男思维,Karen需要的或许是先有想法和观点。和许多事物一样,Vape本生于中国,却逐渐演变成为了一种舶来品。很多国外的客人在店中尝到某个口味的烟油时,都更容易去接受。“有些烟油的口味非常接近国外的一些食物,所以它(烟油)很容易唤起他们的一些味觉记忆,接受度自然也就高了,但是中国人就很困难,你去说这是什么什么的味道,大家根本没办法理解,因为它的根已经不在这儿了。”在Karen看来,这样的情况颇有些讽刺的味道。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打算慢慢推出自己的烟油、设备品牌,玩出中式文化的Vape。可以预见,到了那个时候,从天南海北远赴重庆的Vaper将会更多。

   


 



 




   


往期精彩内容:



每一个理性而文艺的人

都选择了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