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糕为粉 白萝卜酱爆茄子韩年糕

经济通2018-05-21 12:34:45

新朋友点上方蓝字“经济通”快速关注


   “这个河粉很特别啊,为什么吃来跟一般的河粉不一样,你在哪里买的呢?”朋友玲一边吃一边好奇地问道。“你再看清楚一点吧,这怎么可能是河粉呢?”心里暗自欢喜地答道。“怎么了?这不是河粉?难道是乌冬?不过……还是有点怪怪的,告诉我啦,怎么了?”“这是茄子条。”答毕看着玲的面容霎时扭曲起来,我不禁大笑起来,“这不好吗?不告诉你,你根本不知道。这个煮法是特意为你而创作的,希望让你舒服地享受茄子的营养与美味。”玲边拧头,边忍不住一再品尝她甚少触碰的茄子。


     玲一向怕吃茄子。吃下茄子的玲,总会嚷着不舒服,不知哪来的东西,让她舌头发麻,感觉一点都不好受。可是,这一回简单的炒茄子条,却让她按捺不住地一再品尝。后来,茄子条的照片上载我的脸书照相集,亦是食谱书中的“姜䓤粗材茄子”。引来朋友们的热烈讨论,联想诱发不断,有的说是面条、有的认为是乌冬、有的以为是河粉、谁也不想相信那不过是茄子条。


      秦始皇死后,二世登基。丞相赵高野心勃勃,日夜盘算要篡夺皇位。为了辨识对自己真心效忠的朝臣,赵高在早朝上叫来了一只鹿,向秦二世推介说:“臣为陛下带来了一匹骏马。”秦二世擦一擦眼道:“这不是马。”赵高复说:“请陛下看清楚,千真万确是一匹马。”秦二世开始有点动摇,半信半疑:“这是马?怎么我看到是鹿?”赵高顺水推舟地向在朝上的臣子问道:“你们看到是鹿还是马?”臣子看了赵高阴险的笑容,有的不敢出声,有的奉承地向秦二世说那是一匹马。后来,赵高就以此作指标,对他不信任不奉承的臣子大开杀戒,而这个故事亦发展成比喻人刻意颠倒是非的成语。


   “你就好啦,一早起来就吃到美味的肠粉。看来很好吃的啊。”今天起床起得早,心情大好的我冲入厨房,煮来了“白萝卜酱爆茄子韩年糕”,并拍照给友人菁看。“什么?”“你啊,不如我们上班族的营营役役。早上起来时间多的是,可以连肠粉都能好好地煮一番来作早餐,慢慢地品尝,真的羡慕你啊!”友人菁努力地阐述想法,我在另一边哭笑不得地,拼命地对着手机显示屏打字道(毕竟打中文字要花上点力气)。“怎么了?那看起来很像肠粉吗?”“嗨,难道不是吗?不然,那是什么东西来?”


      洒了点白芝麻,白滑长条型的韩国年糕,令菁想起了同样是白滑的肠粉。这是一个什么的联想和巧合?早餐的白粥和猪肠粉,竟然屹立不倒地潜藏在大家的脑海中。而猪肠粉上那点点的白芝麻,就成了肠粉的良朋,联想的钥匙。凡类似的东西呈现,就是肠粉无异了。一份韩国年糕,浓厚而实在的口感,却轻松地揭示大脑的单纯,认知与想当然的匹配。


     立冬后温柔的阳光正从窗边趴进来。微风吹拂下,餐桌上放着一碟简单的炒年糕,口里咀嚼的是(可能是)一条条的茄子……刚好并合出一个“指糕为粉”的思量。


白萝卜酱爆茄子韩年糕

(2个人 时间:25分钟)



材料:


   茄子1条/韩国年糕条2饭碗/白萝卜1/2个/黄色灯笼椒1/2个



调味:


素沙茶酱1汤匙/豉油1汤匙/日本芝麻酱1汤匙/日本芥末少许/镇江浙醋1茶匙/咖喱粉1汤匙/白芝麻适量


工具:


切菜板/切菜刀/汤匙/茶匙/饭碗/平底易洁锅/锅铲/碟/刮皮刀/吸油纸


做法:


1. 茄子洗净后,切去头尾,分成四段,逐一把皮片起。起皮后的茄子肉,就将它切成约1厘米厚的茄子条。



而起出的茄子皮,别弃掉并切成丝。




 2. 白萝卜则去头去皮,清洗干净再切成蓉。



3. 黄色灯笼椒就在去头去核后,洗净并切成粒粒。


4. 以中火预热平底易洁锅,放进3汤匙的食油。待油煮沸后,放进茄子皮丝,半煎炸的煮约2分钟。然后熄火,捞起煎好的茄子皮丝,放在吸油纸上把多余的油份吸走。


5. 不用洗锅,保留剩下的油。再以中火预热平底易洁锅,放入白萝卜蓉,炒一炒后,倒进茄子肉条。炒约1分钟后,加入韩国年糕条,再多炒一下,倒进半碗的清水,捞匀后盖上盖子,焗约3分钟。打开盖,检查茄子和年糕是否已变软,如还没有,可以多加点清水,再盖上盖子多煮3分钟。


6. 当茄子和年糕都煮软了,可以倒入调匀了的调味料。炒匀收干水后,捞入黄灯笼椒粒,炒一炒,便可以上碟。喜欢的,可以在上再洒上点点白芝麻,就更见香口了。


笔记


1.  这样煮的茄子,口感味道变得不明显了,连不爱吃的朋友也会动心。


2.  白萝卜来到秋冬时份会变得特别清甜,可以充当糖来用,调味就不用放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