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地方一定来过,这个人一定爱过

诗歌是一束光2018-05-02 22:12:00


顿悟


诗/ [英]罗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

译/ 亢霖

品 / 亢霖

我到过这里,
什么时候、为什么不知道了:
我记得门外芳草依依
浓甜的香
那环绕着海岸的光亮和叹息

我拥有过你,——
多久以前不知道了
但恰在那只燕子飞旋
你转过脸
幕布落下,——我明白了所有的往昔。

从前真地有过这一幕吗?
时光可不可以再倒转一次
可不可以重现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爱
越过死亡,
日日夜夜再给我们一次欢欣。


Sudden light

I have been here before,
But when or how I cannot tell:
I know the grass beyond the door,
The sweet keen smell,
The sighing sound,the lights around the shore.

You have been mine before,

How long ago I may not know:
But just when at that swallow’s soar
Your neck turned so,
Some veil did fall,—I knew it all of yore.

Has this been thus before?
And shall not thus time’s eddying flight
Still with our lives our loves restore
In death's despite,
And day and night yield one delight once more?

↓↓↓



因为这首诗是我自己翻译的,所以不用做过多品评。

可以说说罗塞蒂这个人,他的全名叫但丁·迦百列·罗塞蒂,没错,但丁,不是写《神曲》那个,但是是意大利裔。他的诗人老爸因为反抗奥地利统治,从意大利流亡到英国了,流亡的命运倒是跟那个伟大但丁一致。罗塞蒂在十九世纪的英国既是重要的诗人,也是重要的画家。当他写题画诗时,有画面上看不到的事情在流淌;当他写纯粹的抒情诗时,却是有画面感的。


可以说说为什么选择并翻译这首诗。是因为有多少次,抵达一个从未到过的地方会似曾相识,会觉得“这地方我一定来过”,是前生还是来世无从辩别。是因为多少次,像是跟另一个人发生过从未发生的故事,像是在瞬间的眼光交换里,就历尽一世的痛和爱。这算是幻想还是轮回,不知道,只知道你也一定有过,不是吗。


可以说说联想。会联想到《大话西游》,五百年,或是一万年,你不知道你是谁,不知道哪一个你是真的你,你不知道你对着说出“一万年”的那个人,究竟是真实还是幻影。会联想到《花样年华》,其实年华总是花样的,花和年华都最残酷的事情,残酷到无法诉说无法倾听,只有对着一个冰冷的树洞。

我希望我能是你的一个树洞。


↓↓↓



点击下面音频,请连续收听爻爻的英语朗读以及罗小姐的汉语朗读。


↓↓↓



布光者




朗读-爻爻、罗小姐

配乐-Hoping She Would Be There

题图-MaggieLou

责任编辑-Spring


诗歌是一束光

ID:shigeshiyishugu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