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山(三)

心绪下午茶2018-04-15 14:38:13

5
我做实习老师时,还延续大学的生活习惯,睡的晚、醒的也晚,在没有需要我上的语文早自习,我就常难早起。

一次,一个女学生好心慌着急地就闯进了我们的屋子,而我还睡眼惺忪未起床,好是尴尬。可小女生顾不上管这些,因为她出了一件对她来说很大的事。从她用紧张的语气气喘吁吁的讲述中,我听明白是她这周放在寝室里的手表丢了。那是她在北京打工的哥哥给她买的莹光表盘的电子表,她说如果表丢了找不到的话,她爸爸妈妈会打死她的。我只好对她说你先回教室,老师之后帮你找。这才起床一边收拾,一边想这个事情怎么办。

下了课后,那个女生又来找我处理这件事,我一时也没想到好办法。高年级的班主任老师白云给我出了个主意,说让全班同学投票。我心说靠谱吗。也没有办法,只好真的让学生投票。

投票的结果出来四五个学生。我只好试试看了,把这几个学生挨个叫到办公室苦口婆心劝说。忘了我当时怎么劝了,应该是以对他们的关注关心为主,讲各种诚实的故事,讲各种拿了别人的东西怎样怎样,但是悄悄放回去谁也不知道,只当他是开了玩笑。说了整整一天。第二天,那个女生说她的手表被放回原处了。天呐,投票真的管用。
    
 这一周的周记,一个学生说起,他的同学们都说是他拿的手表,他好委屈。他确实是全班投票出的四五个孩子里面的,我只好给他批语,老师相信你一定是个好孩子,老师也要想办法让同学们相信你是好孩子。打算给孩子们讲“知错能改是好孩子”的故事,“诚实是好孩子”的故事。我至今不知道是谁拿的,孩子的心是纯真的,只要多给些关注,他的确是好孩子的。我也宁愿一直相信那个拿了女孩手表的孩子虽然一念之间有稀罕东西的贪念,另一念之间却并不真想偷别人的东西,只渴望大人稍关注他一些。

我看到那表真如我预料的不是特别贵重的东西,只是让孩子用来看时间的、类似学生玩具的电子表,当年是“书生”的我理解不到:环境不同,人对物的态度也不同。因为生活环境的不同,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比如,在大城市物质丰富见多识广的人们觉得物质东西不比人命重要;在闭塞山区物质匮乏的地方,却会觉得东西比人珍贵,因物而伤人伤人命也时时存在,人命有时真会贱到有任何事都可以拿命去扛。我做好实在找不到东西的心理准备,那时只能找家长去讲人比物珍贵得多的道理,尽我自己最大的力不要让小女孩在受到丢了东西的心理伤害的基础上再受伤害。

孩子们家离学校近的,下学后就走读回家了,离的远的只好住校,住校的学生要上晚自习。上晚自习的时候,我也在教室里和他们一起学习,并时不时走动看看他们。

有一次,走到一个留分头的小男孩座位旁边,想起那天白天上课时,他在桌洞里悄悄拿梳子和小镜子梳头发,尽管梳过的头发仍旧乱的跟鸟窝一样。他上课时发现我看了,眼神脸色立刻充满了慌乱,就差全身发抖了。我联想到,他的颤抖也许和有些老师不容分说,上来就骂伸手就打有一定关系。于是不忍心再吓着他,并没有批评他,继续正常上课。晚自习的时候,想起这件事,让他拿出小镜子和小梳子,他以为我会批评他,战战兢兢、慢慢悠悠、小心翼翼地拿出梳子和镜子来,看到他圆嘟嘟的小脸,感觉他在我面前比个小幼儿大不了多少,我拿起他的梳子,对他说:“注意仪容仪表是很好的事,可是白天上课你自己又不能大大方方地梳,不仅梳不整齐,还影响了你上课。”开始给他梳好头发,就像给自己的孩子梳头发似的。梳好了之后,把镜子给他:“看,梳好了,非常可爱。”然后继续和孩子们一起学习。

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想起来,他们以前小学升学前的老师给我说过,这个学生是从来不写作业的,怎么打怎么骂都不写,也不会写,所以好多老师从不要求他。我也才发现,我的语文作业,他每次都写,尽管会错好多的字,语文的基础底子非常单薄,仍然能看出来他很费力很认真地在写。这于他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后来那个用书打架的小孩跑掉,也是他马上来告诉我情况,让我有第一时间及时处理的可能,想起他本来是个冷漠的孩子,却全心全意维护老师,回想起来非常温暖。
6
我代的课还有音乐课。

第一节音乐课,我认为自己不会上,于是为了彰显我从以前自己的老师那学来的:“学习比娱乐重要”的理念,糊上了一层该死的“仁义道德”,根本不考虑这一理念的不合理。于是音乐课也被我拿来上语文课了。只是隐约感觉到他们不开心。

第二节,被我拿来做班会了,班会上理清了班级好多事情。快下课时,突然想起是音乐课,就随口问起,以前的音乐老师是怎么上音乐课的。学生们马上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气氛一下活跃了,我也听明白了,原来以前的老师有时让他们自己唱他们会唱的歌,有时老师自己教他们歌。我说好,下次音乐课好好上。

 第三节,才是他们真正的音乐课。不过,我还是不知道怎么上,就说,你们自己唱吧。他们有个文娱委员,一个叫“素荣”的女孩。记这么清,是因为屈原的《橘颂》里的“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那时只要让这个女孩站起来,起个头,孩子们就一起唱了,一整节课不停地唱,也没把他们会的歌都唱完。我心想,以前的老师得教多少歌啊。下次的课,继续唱。连唱了三次的课才唱的差不多,开始出现重复的歌了。

记得他们唱的《千纸鹤》,当时还比较流行,我心想学生的课堂还能唱这么流行的歌吗,可是合唱真的很好听。“爱太深,容易看见伤痕。情太真,所以难舍难分。折一千对纸鹤,结一千颗心情,传说中心与心能相逢······我的心不后悔,折折叠叠都是为了你。我的泪流不尽,纠缠在梦里夜里的负累。我的心不后悔,反反复复都是为了你。千纸鹤千颗心在风里飞。”

我自己也开始教他们唱《女驸马》《梁祝》等等,我自己最喜欢听的是当时刚演过的一个电视剧《九九归一》的主题歌《人间四季天》。每节课都会让他们唱。

返回大学后,有一次见到了下一届的实习老师来找我,告诉我说学生们好想念我。我当时心里因为别的事乱得焦头烂额,加上本身也反应慢,没给他们回应,不知怎么回应。我不能说,让他们在新老师带他们的时候,多关注新老师更重要,不要总是等某个老师离开了,才想念离开的老师,忽视了现在的老师,陷入这样的循环。但没有及时回应,似乎总欠在心里是件事情,让我在若干年后,总是时常反过来想念他们。

音乐,精益求精可以,但不一定非要有多专业,多苛求。能在枯燥的生活中抚慰心灵,就已经是起了很好的作用了。我听歌从来都只听歌词不听曲子。但曲子不可避免地给歌词增添了太多色彩。

虽然教了学生们很多我喜欢歌词的歌曲,但我也得承认我所有的歌总有那么几句不在调上。

音乐能让人开心,本就很好了。对音乐要自信,如果不自信,我就连这些歌都是不太可能教给他们的,他们也不可能在这个课堂上一起合唱,并且非常喜欢听这些合唱的歌曲了。那样总是少了点色彩。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