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宗伟:面向对象,从实际出发训练学生思维

宗伟在线2018-06-19 14:43:26

十多年前的一篇旧文


多年来,语文教学改革可谓“百花齐放”。你主张“精讲多练”,他主张“精讲精练”;你强调“以训练为主线”,他强调“以课堂教学为主阵地”。究其实质,似乎都在传统语文教学经验的不同侧面转圈,改来改去不外乎这样两个字,一曰“讲”,一曰“练”。但讲什么,练什么,公说“公道”,婆说“婆道”,但在教会学生“如何学”,“如何思维”,“如何进行思维训练”上的研究还不够深入。这也许正是我们的语文教学改革未能很好地收到预期效果的症结所在吧。当然,我在这里无意诋毁多年来在语文教学中辛勤探索的老师们。只是因为在中小学教育中,人们好像有这样一种思维定势:中小学教育中思维训练的任务主要是理科的,更偏狭地说是数学教学的;文科,尤其是语文教学似乎与此无缘。尽管不少有识之士已越来越认识到语文教学与思维训练的关系甚大,但在具体的语文教学实践中究竟应采取哪些策略,运用哪些方法,目前似乎尚无系统全面的研究。“面向对象”的教学思想要求我们的教学活动要适应我们的教育对象——学生,要根据他们学习和未来生活的需要来组织教学。那么我们的学生学好语文需要的是什么呢?无疑是学习语文的方法,尤其是适应语文学习的思维方法。认知心理学家诺曼在批判传统教学思想时指出:“真奇怪,我们期望学生学习,然而却很少教他们解决问题的思维策略,类似地,我们有时要求学生记忆大量材料,然而却很少教他们记忆术,现在是弥补这一缺陷的时候了……”我们需要总结出怎样学习、怎样记忆、怎样解决问题的一般原则,要从根本上解决语文教学效率不高的问题,首先在于全体语文教师尤其是学校领导都必须确立“面向对象”的教育思想,做到学生需要什么就教什么,要花时间去研究学生的学习需要,研究语文教学的特点,进而确定语文教学的思维训练策略。就语文教学而言,我觉得学生的学习至少需要经过感知、认同、领悟这样三个阶段,现就这三个阶段的思维训练策略做如下阐述。


一、   感知阶段的策略

感知阶段是学生对教材初步接触的过程,这一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初步熟悉课文,了解课文主要内容。

策略1:引导学生在整体感知语段和全文的基础上,初步判断课文的类型与主要内容一篇课文拿到手,首先的任务是熟悉它,了解它写的主要内容是什么,属于什么文体,主要运用了什么方法。例如,阅读鲁迅先生的《药》就要让学生在初步阅读中大致了解课文反映的是什么,作者写本文的意图是什么,调动了哪些写作手段等。整体感知实际上是一种从上向下的思维方式,它要求我们摒弃过去那种语文教学从字词句再到篇章结构的分析模式,一开始就引导学生“抓大放小”,抓住问题的关键所在,明确学习的主要目标,以避免在细小的枝节上兜圈子,费时间。

策略2:引导学生积极地展开联想与想象学生对课文的初步感知必须借助于联想和想象来进行。例如,要解决《药》所反映的时代背景,学生由课文对几个兵的服饰的描写、茶馆中茶客的议论展开联想与想象,由几个兵衣服前后暗红色镶边的“一个大白圆圈”联想到清代士兵的号衣,结合课本对“古某亭□”的注释,进而明确课文反映的是清朝末年的事;由茶客对夏瑜的议论想象出夏瑜的英勇不屈与分不清敌友的性格。由此可见,联想和想象离不开语言。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与语言学问题》中指出:“语言是直接与思维联系的,它把人的思维活动的结果、认识活动的成果,用词及词组成的句子记载下来,巩固起来,这样就使人类社会中思想交流成为可能的了。”教师的任务,就是要让学生在熟悉教材的过程中通过对教材语言文字的感知,与文本及其作者展开思想交流,初步领会作者的写作意图,而这种交流只有在学生的阅读过程中才能得以实现。由此可见,感知阶段要舍得花时间让学生去阅读课文熟悉课文,而不能急不可耐地去“讲”——无论是“倾盆大雨式”的,还是“精挑细选式”的,因为离开学生感知的任何说教都是违背学生思维规律的。

二、   认同阶段的策略


认同阶段的任务是在学生感知教材的基础上,走近作者与作者在心灵上产生共鸣,进而领会认同作者的思想,研究和学习作者的写作技巧的过程。这一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准确把握作者所要反映的思想以及作者表达思想的技巧。

策略3:引导学生迅速捕捉关键字眼与语句一篇课文无论长短,作者所要表达的思想必须是清晰的、明白的,同时又是精确的、简洁的。这种思想,在具体的课文中往往是通过一些关键性的字眼和语句表达出来的。因此,在学生充分感知教材的基础上,教师的任务就是引导学生迅速地捕捉反映作者思想的关键字眼和语句,这就需要教者教给学生捕捉关键字眼和语句的方法。一般说来,记叙文中这些字眼和语句往往在议论与抒情之中,如《雨中登泰山》一文就是紧扣结尾议论中的“雨趣”二字来写的;说明文中这些字眼和语句则往往是那些提示语和总结语,如《眼睛与仿生学》一文结尾的文字和每一部分开头的文字;议论文往往在文章的中心论点与号召之中。

策略4:引导学生准确理解字词句马克思早就指出:“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思维是语言存在的内在基础,语言是思维的外在表现,作者的思想离开了语言就无法表达出来,学生要领会作者的思想就要准确理解课文的语言表述。当然,要想通过几节课,甚至一节课就让学生准确理解课文的每个句子、每个字眼是不可能的,但我们的任务是要通过对课文中关键字眼和语句的分析,引导学生去准确领会作者的思想。例如,《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一文的开头这样写道:3月14日下午两点三刻,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了。让他一个人留在房里还不到两分钟,等我们再进去的时候,便发现他在安乐椅上安静地睡着了——但已经是永远地睡着了。这两句中不用“逝世”,而用“停止思想”,“安静地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再加上句首精确的时间表述,准确地表达了恩格斯对马克思逝世的悲痛而又不忍、不愿接受这一事实的复杂心情。我们如果经常结合课文引导学生分析这些语言实例,无疑对帮助学生确切领会写作意图,学会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是有深远意义的。

策略5:引导学生自觉进行双向推理,由已知推断未知,由未知证实已知“文无定法”并非说作文无法。同一类文体总有其自身大致的写作方法,说明文必须抓住说明对象的特征,按照一定的顺序说明;议论文必须围绕中心论点,从不同的侧面摆事实,讲道理;记叙文则须根据写人叙事中不同的侧重点再现人物言行心理或事件发展过程;至于文学作品,如小说则必须紧扣主题,通过人物事件和环境来再现社会生活……总之,各类文体总有其自己的一套写作规律和要求。我们一方面要在具体作品的教学中引导学生归纳梳理出同一类文体的写作要求和大致的写作规律,另一方面又要引导学生运用这类文体的写作要求去分析具体的课文,来证实这类文体写作的规律,以帮助学生认同这些规律,认同作者的劳动成果。因此,我们在教学中应尽可能和学生共同探讨作文之法,印证作文之法,努力克服不着边际的说教与灌输。

三、   领悟阶段的策略

文科学习尤其是语文学习,往往不如理科学习那样有颠扑不破的定义、公理可以告诉学生,不同的人对同一篇课文的理解往往意见不一,即使是同一个人对同一作品的理解也往往因知识积累的多寡不同、自己所处的境遇不同而有所差别,因而对作品理解往往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语文教学区别于理科的教学特点也正在于此。在教学中我们既不能强求统一,另一方面又要有一个趋于统一的说法。领悟阶段的任务是帮助学生从大量的文字信息中筛选提炼出准确的信息,确切地领会作者的意图,掌握作品的艺术技巧。
策略6:引导学生学会概括提炼学生每学完一篇课文总应该有所得。一篇课文学下来得到些什么,没有概括提炼的功夫,便难以将其编码贮存起来。每教一篇课文,我们都有责任引导学生去概括提炼作品的主题思想、艺术特色等。概括提炼的前提是对信息的大量占有,只有在充分认同作品并大量积累与课文有关的背景资料的基础上的概括提炼才可能是真实的。因此,教学中必须有意识地引导学生深入剖析课文的背景资料,帮助学生提炼概括的思维方向,这样,我们确定的教学目标才可能转化为学生的学习目标。另一方面,概括提炼要求人们在较短的时间内对外界信息作出迅速的反映,长期坚持这种训练对提高学生思维的敏捷性无疑是有帮助的。

策略7:引导学生尝试多角度思考提炼概括能力的训练实际上是定向思维的训练,然而如果一味地进行定向思维训练,学生难免去钻牛角尖,最终将学生引进死胡同。为弥补定向思维训练的不足,我们在阅读教学中还应相机引导学生多角度思考问题,培养学生发散性思维的能力。例如,有老师在教完《我的叔叔于勒》后让学生设想有一天于勒叔叔真的回来了的情形,在教完《项链》后让学生设想玛蒂尔德当初如果知道了借的是条假项链,故事会朝什么方向发展……这些训练对学生拓展思维是有帮助的,因为学生“读到好文章,听到好的演讲,假如能细细揣摩就会知道,那广阔的思路、活泼的思想、恰如其分的旁征博引、丰富多彩的词语句式,与作者和演讲者思维的宽广有关”,如果思路狭窄,联想板滞,不善比较,缺乏选择,只会就事论事地思考问题,学生的思维便会枯竭,就没有可能去创新。在上述三个阶段中,还始终离不开反思的策略。

策略8:引导学生适时反思前面说过,文科教学不同于理科教学,它对问题的理解往往弹性较大,因而反思显得尤为重要。阅读教学中可以引导学生从以下几方面进行反思。1. 从自身的角度反思,看看自己的分析思考与作者的写作意图、教材的教学目标是否一致。2. 站在作者的立场上反思,为什么这样写,换一种方法行不行。3. 站在教师的立场上反思,教师为什么这么教,能不能换成另一种教法。4. 站在教材编排者的立场上反思,为什么将这篇文章放在这一册这一单元,换成其他课文行不行,将它放到另一册另一单元妥不妥。语文知识的积累和语文能力的培养正是在不断反思的过程中得以实现的。

语文教学过程,实际上也是训练学生思维的过程,这方面大有文章可作。如阅读过程中学生思维流程问题、实际教学中思维训练的具体操作问题等,都是值得我们去探讨研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