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口声声说世界太冷漠,其实冷漠的人是你

我就是来卖橘子的2018-05-22 14:16:16

回复「晚安」

送你一页缱绻的温柔



我知道今天这篇推文,又要被人骂了~


01

若心在朋友圈看到了一条老同学X的信息,她的母亲检查出得了白血病,希望大家能众筹帮母亲度过难关。让若心不舒服的是,X最后一句,“求捐款,求扩散,求转发”。


若心思索了几秒,跳过了那条信息,接着看朋友圈里的各种新闻。此时,同学群却炸开了锅。几个热心的同学不仅捐了钱,还拉帮结派地说要转发扩散找更多的人来帮助X的妈妈。


X在群里对大家说明了情况,感谢了大家的关心,希望大家转发到朋友圈,为妈妈筹更多的善款。若心看着大家的反应,突然觉得好笑。“她家算不上富有,但也算是工薪阶级,不先去卖房卖车,倒在朋友圈里先筹起了大家的爱心。”若心这样想着,正要关闭群消息。这时,老同学Y在群里喊了,“若心,你现在做自媒体,在你的号里宣传下呗,帮帮X,就当做点好事!”


若心明知道会躺枪,还是选择默不作声地消失了。


不想,Y又私聊了若心,执意要求她帮忙扩散。若心回了句“深表同情,无能为力。”


听了这句话,Y不说话,默默就把若心拉黑了。若心呢,也觉得无所谓,反正我不缺你这么个熟人。


这个事情,让若心想起了读书的时候,铁路副局长的孙女患了癌症,全校发动集体学生捐款。那几天,一下课几乎就能听到《爱的奉献》。捐款,变成了强制,变成了爱的绑架。


若心班上的女生因为家里穷,不好意思地拿出省吃俭用的1块钱,就被一些调皮的男生嘲笑了一个学期。


正因为若心看过这样的龌龊,才让她联想到了X的家境也还算殷实,为什么知道病情,第一时间想着募捐,而不是卖车买车去筹款。所以,她坚决不捐,也不会帮这个忙。




02

我不知道大家看到若心的想法第一感觉是什么,老实说,这是我在某篇10万+爆文里看到的这个故事。作者向我们陈述了观点,表明X的行为是不要脸,不该帮。要帮就帮真正有需要的人。


那我想问,究竟怎么样的人,才是真正有需要的人?


是在路边乞讨的流浪者?是大马路上摔倒的老人?还是穷的叮当响的家庭?


不知道为什么,心被撕裂了一下。是的,我们如今的三观停留在了先猜忌别人求助的初衷是不是真的,然后再考虑伸不伸出援手。社会的冷漠,已经把我们僵化地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人。就算这个人,是你认识的熟人。


路边乞讨的流浪者,你会猜忌他是不是真的贫穷;路上倒头在地的老人,你会猜忌他是不是真的受伤;穷得只够吃饭的家庭,你猜忌他是不是为了骗保。就算是真的绝症病人,你都会猜忌他为什么不散尽家财而是先装可怜募捐。


就在一次次社会新闻的报道与舆论的翻天覆地中,我们变得越来越冷漠。即使随便掏出十块、二十块、一百去帮助一个求助的人,都变得先猜忌一番,然后默默地走开。


骗子,让这个世界变得肮脏;猜忌,让这个世界变得冷漠。




03

我知道写这篇文章应该会被很多人喷,但我还是想说明一点。搏同情心的骗,都是建立在无数弱势群体客观写实的基础上。你可以拒接帮助,但请不要拿这样的论点作为博眼球的精神传播!如果人人都拒绝那些自己判断不出是真是假的求助,那这个世界究竟会变得何等冷漠不堪!


真的有乞讨的流浪者,精神有问题地躺在天桥下,没人接济活活饿死。真的有摔倒的老人受伤昏迷在路上,错过了救治时间默默地离世。也真的有穷得不行的母亲,抱着家里3个嗷嗷待哺的孩子走投无路。


正因为有真实的惨剧,这些弱势群体才会真的获得一份援助。骗子只是看到了甜头,用碰瓷、装穷、骗捐等等各种快速来钱又龌龊的手段,把社会搞得乌烟瘴气,人人自危。


但,真正需要帮助的那批人,却蒙蔽在了一帮骗子中。在大家的声讨中,冰冷的目光中,唾弃的鄙夷中,变得无路可走。


我不想说现在有的地方仍是极其贫穷,我们要伸出援手去帮助他们。我想说,这些发生在我们身边也许给十块、二十块就能让他们吃饱一顿饭的帮助,我们都要去猜测一番,又怎么可能真的伸手去帮助那些远在看不见的贫困!


就算你看见了电视上的孩子是如何窝在狭小的寝室,面对着脱落的墙壁,拿着开水烫的玻璃瓶,借着阴暗的光线看着书,眼中满是对知识的渴望,你还是会猜忌,你要是捐钱了,机构会不会拿着捐款去花天酒地。




04

我真的很害怕,关于若心故事的那篇爆文竟然出现在了像HUGO这样的大号上,我不知道这让还在树立三观的学生们看见会产生多深的影响。


回到上文若心的这个故事,首先,作者以患者女儿为什么不先卖房卖车筹款,而是发起众筹的理由拒绝帮忙。这个拒绝,本身就建立在个人的猜测上。


换个角度来看,正因为患者还是前期治疗,家人对患者仍抱着一线希望,包括患者本人。如果家属急匆匆为了筹款卖了房,第一,患者作为一个母亲,首先不会同意卖房为自己治病。第二,家人希望患者今早康复,出院后还能有个安身之所。实在山穷水尽了,那房子就是最后的经济担保。


稍后作者举了学校强行捐款的例子后抛出了一句“我觉得这些人需要众筹的不是钱,而是一张脸”。


作者把两件事联系在了一起,觉得有钱人治病筹款是强制捐款,是一种道德绑架。但我觉得两件事根本就不是一回事。第一,妈妈患白血病的那位同学没有强制;第二,那位同学的家庭仅是普通家庭。


所以,作者完全是在主观的情况下写了文章,个人观点偏执。通篇文章都是在努力说服自己为何不帮是有理有据的,是为了给那些不要脸的人一记耳光。其实就是为了给自己不想捐款来个热乎乎的毒鸡汤灌顶,麻痹自己。而最后的论据,转到了她会帮的两种人,巧妙地把自己装成了一个圣母。


我看到了一个满是冷漠的人,拿着一堆弱势群体的例子在打自己的脸,拼命告诉自己不是偏激,她也会帮助人。


但面对一个熟人,并知道对方确实需要帮助还拒绝并为自己找一堆借口的人,她怎么可能去帮助一个素未谋面的弱者?!


而最要命的是,因为她用了反式鸡汤厚黑学,成功摇身一变,就让一篇偏激性极强的文章成了一篇10万+爆文。




05

我曾经走在寒冷的冬夜,与同寝室的小静哈着热气不停地搓着手艰难地行走在冷风中。途中,我们碰到了两个衣着单薄,拿着行李的两夫妻。


他们面露难色地叫住我们,希望我们给十块钱让他们买饭吃。我还在犹豫着要不要掏钱,小静想也不想就掏出50块,很爽快地给他们让他们赶紧去吃饭。


我问小静难道就不怕这两个是专门骗我们这种小女生搏同情吗?


小静想了想说,“我平时有钱,也不缺这50块。万一他们真的没吃过饭呢!而且衣服穿得这么少,要是真骗,那也挺敬业的。无所谓啦~”


很多人都觉得小静是人傻钱多,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人,骗子才会如此猖獗。当我们又一次站在自以为是的道德制高点上去批判一个因为同情心而上当的善人时,我们又冷漠了一次。




06

人性的贪婪的确滋长了很多歪风邪气。这些毒瘤,让我们不得不去怀疑,不去妄自揣测,不管你是拒绝,还是热心,都是你个人的事情。但请不要披着循循善诱的外衣,把自己的偏激通过文字的形式宣泄给世人。这是对读者最起码的尊重。


我个人认为,路边风吹雨淋,饱受冷眼的乞讨者,不管他们是不是真的饱受贫困之苦,至少他们衣不蔽体,用尊严换取我们的施舍仅是为了几块钱。不偷不抢,全凭愿者上钩的回赠。如果冷漠走开也无可厚非,愿意施舍也是表示心善。两者皆有理,但我更倾向于后者。


我还是愿意去做个傻瓜一样的心善人,即使知道对方是骗,也愿意给上点零钱,更何况是身边真的有需要帮助的人呢!


无关求助者的背景、身份,无关任何的经济因素,你捐出的这点钱仅是你收入中的九牛一毛而已。


施恩者尚求不留姓名从容助人,那也请我们融化一点冷漠的私心去厚待一下自己麻木的神经。就算不帮也没别可着劲儿地去妄自揣度他人之心。




07

其实对于今天的推文,想引用的例子很多,想引用的话也很多。但还是任性地不想把这篇自己喜欢的文字变成了公众大号一样的套路文。每个字,其实都是一种控诉,控诉着世上行骗之人太多,控诉这世上冷漠之人太多,但又对于这两者的相互影响表示无能为力。


我还是相信这世上有付出就会有回报,也仍然执着地相信善人必有善报。最起码,我不会因为拒绝帮助别人,而感到惶惶不安,需要写一篇推文去发泄为何不帮的情绪。


希望每个心善之人还能继续保持一颗不被世俗冷漠玷污的心。


晚安,这个臆想里冰冷又偶尔有温暖的夜晚......


— END —


↓↓↓

用文字来暖心,才是高品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