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五十年”之我心中的两本书与四个人

新阳光心理研究所2018-05-28 10:48:18


在将要出版的《自由的联想》的开篇,李克富老师用类似于“年谱”的形式从12个方面总结了他50年的生命历程,把只是在时间意义上的“过去”变成用文字记载的“历史”,让我们先睹为快,共同“偷窥”大咖走过的路,共同学习如何完成这项个人成长所必须完成的作业。


——小编


本文约1600字

可能需要3分钟时间阅读



《性心理学》的作者叫霭理士(Havelock Ellis),是一位和与弗洛伊德(S. Freud)齐名的性学研究先驱。1997年,我完全是出于对书名的好奇而买下这部50多万字的巨著,没想到竟然很快就读完了,以后又认真地反复读了数遍,至今也是我经常翻阅的书籍之一。现在想来,这部书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


首先,它是我与精神分析的引荐人。在此之前,我没读过任何一本弗洛伊德的书,正是借助于霭理士那生动且优美的文字描述,我才第一次知道了力比多(libido)、阉割症结(castration-complex)、俄狄浦斯症结等专业名词,并按图索骥了解弗洛伊德,进而迷上了心理学和精神分析。


其次,在这本书中我深深地感受到了霭理士对弗洛伊德的赞美和敬重。印象深刻的是,他认为弗氏是一位“意志坚强而爱好多辩的人”,有一支“生动灵活的笔”,且很客观而中肯地说弗洛伊德“是精神分析派的开山鼻祖,其见识比较广博,议论比较周密,往往处于一个超脱的地位,而不落一般精神分析的窠臼,不受此门户之争的支配”。作为同时代的人,能够如此评价一位年龄仅仅长自己3岁的同行,实在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以至于使得在“同行是冤家”的文化中熏陶着的我,每当出于嫉妒而想贬损一下同行时,总能够忍住并把已到嘴边的话吞咽回去。


除此之外,这本书对我更为广泛且深远的影响是它的翻译及其翻译者潘光旦先生。译文诚如潘先生所言:“译笔用语文体,于前辈所持的信、达、雅三原则,自力求不相违背。译者素不喜所谓欧化语体,所以也力求避免。译者以为一种译本,应当使读者在阅读的时候,感觉到他是在读一本中国书,和原文的中国书分不出来,越是分不出来,便越见得译笔的高明。”自从读过《性心理学》,我就变得对译著极为挑剔,甚至经常对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翻译者腹诽几句。潘先生的翻译是对霭理士作品的再创造,尤其是“译者浏览与闻见所及斟酌辑录,意在与原文相互发明,或彼此印证”的“中国的文献与习惯中所流传的关于性的见解与事例”,让我十分自豪:我们的“前人对于性的问题也未尝不多方注意,所欠缺的不过是有系统的研究罢了”。


最初我所读的是1997年的商务印书馆版本,附有一篇“重刊潘光旦译著霭理士《性心理学》书后”,作者费孝通是潘光旦的学生。也正是通过这篇学生给老师写的“书后”,我与另外一本对我的专业、生活乃至人生都产生了无法替代影响的小册子结缘,那就是费孝通先生的名著《乡土中国》。


“我并不认为教师的任务是在传授已有的知识,这些学生们自己可以从书本上去学习,而主要是在引导学生敢于向未知的领域进军。作为教师的人就得带个头。至于攻关的结果是否获得了可靠的知识,那是另一个问题。”


“所谓学就是在出生之后以一套人为的行为方式作模型,把本能的那一套方式加以改造的过程。学的方法是‘习’。习是指反复地做,靠时间中的磨练,使一个人惯于一种新的做法。”


“稳定社会的力量,不是感情,而是了解。所谓了解,是指接受着同一的意义体系。同样的刺激会引起同样的反应。”


“在乡土社会中人可以靠欲望去行事,但在现代社会中欲望并不能作为人们行为的指导,于是产生‘需要’,因之有了‘计划’。”


……


在我看来,这本薄薄的、不足十万字的小册子,字字珠玑,哪一句都是可以传世的名言;而一个没有读过这本书的人如果说了解中国,我一定会在心底里偷着笑的。


读《性心理学》,知道了一个词叫“私淑”。潘先生当年“决定译注这本书是出于对霭氏的倾心服膺,自称具有一种‘私淑’心理。私淑是指未能亲自受业但敬仰其学术并尊之为师之意”。其实,在内心里我也早已把自己当成了潘先生和费先生的私淑弟子,只是因怕别人说我不自量力而不敢说出口而已。


“我这五十年”之出生时代及原生家庭

“我这五十年”之求学生涯

“我这五十年”之工作经历

“我这五十年”之媒体为成长助力

“我这五十年”之家的组建与家庭生活

“我这五十年”之研究所的诞生与变迁

“我这五十年”之专业背景及理论取向

“我这五十年”之咨询理念

“我这五十年”之个性简析

“我这五十年”之关于读书


-未完待续-




原创文章   欢迎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