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有此理】特朗普当选后的三个有意思的问题

胡有此理2018-06-16 16:05:48

下为原创文章,欢迎大家分享到朋友圈。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人其实是很愿意参政议政的,只是在国内机会不多,便把矛头指向了国外。比如美国的总统大选,便是大家一直津津乐道的关注点。当那个被许多人不看好的“疯子”特朗普当选为第45届美国总统之后,圈子里就热闹非凡。热闹到即使是我们每年的“两会”也似乎黯然许多。其中的原因,我并不清楚。但我知道,人们对选举过程的不确定性的迷恋,或许也是一种罢。其余的原因,我就不懂了。当然,你也许懂。

  

说实在的,我对谁当美国总统没有丝毫兴趣。这就像我不认识的某个女孩子最后嫁给谁,我根本不关心。我之所以偶尔看看类似的新闻,实在是因为竞选的结果,有时候会让我浮想出一些东西来。

  

比如关于骗子问题。希拉里看起来更像一个政治家,她的言论似乎更加符合官方语调,她的立场仿佛更容易让人有安全感。但是,她却因为“电邮门“事件被指为”骗子“。而特朗普,因为口无遮拦,甚至有时候类似”小丑“的表演而被称为”疯子“。美国人最后抛弃了”骗子“而选择了一个”疯子“,或许是因为在他们看来,疯子再疯,还有国家机制在制约,而骗子,却是在价值观上的势不两立。但其实,特朗普也是一个”骗子“。他用动漫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从而赢得了一大堆屌丝的推崇。当我看到他在赢得大选之后的电视讲话,感觉他甚至比希拉里还正经八百,更有一副政客的嘴脸。问题出在哪里?在于特朗普的骗,是在阳光之下,而希拉里的骗,却在背地里。用中国话说,特朗普充其量就是”狡猾“,而希拉里却是”阴险“了。狡猾有时候是可爱的,但阴险,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了。你看,同样是骗,结果却大不相同。这就说明,”欺骗“也是一门艺术。

  

比如关于”经验“问题。据说特朗普是美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没有从政经验的总统。一位没有任何从政经验的人,能够当选总统,我估计这一点给中国人的刺激最大。因为即使在我们的官员队伍里,资历也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而那些没有在体制内干过的人,几乎永远没有当官的可能了。说到底,所谓有从政经验才能当官,只是那些当官的一种岗位垄断罢了。这种”经验“论,既让那些在体制内的人没有太多的危机感,又让社会上一大批没机会进入体制内却有能力的人被排斥在政坛之外。这是一种职业不公平,也是一种人才资源的浪费。不过,说到这里,国内那些富豪们也别蠢蠢欲动。尽管你们也被称为”企业家“,就像特朗普那样,甚至财富比他还多。但是,真的有一天让你们也来竞选,要是按照美国的标准,估计你们没有人能够不被揪出许许多多的不可告人的丑陋来。到那个时候,身败名裂也未可知。从这个意义上说,强调从政经验,排斥体制外的精英进入政坛,客观上使得一些企业家或者其他社会精英,在积攒财富的时候却放弃了个人私德的修炼,从而纵容了他们的无道无德。这种体制外的私德放任,对整个社会是一种榜样型的破坏示范。

  

比如关于逆转问题。在特朗普当选之前,据说只是充当了追赶者的角色。但是,当他气喘吁吁追上的时候,却是一锤定音了。这个结果几乎成了这次大选的最大看点。这就像一场本来实力悬殊的足球赛,弱队拼命抵挡,最后却以”秒杀“的奇迹取得了胜利。我们当然可以从中领悟到人生的无常之类,但我更想说,这次大选的”逆转“,让我们看到了规则的魅力。赛场的变幻莫测和政坛的不确定,其真正的魅力不在于它的结果,而是在于过程的戏剧性。而戏剧性的前提,却是规则的不容置疑。政治无疑需要计谋,但人们对政治的恶评,不是它的计谋的运用,而是由于它的没有规则的黑暗。就像我们的一些官员,他的晋升不是在公平的规则之下取得,而是通过许多底下的无原则的交易取得。美国人选择了特朗普将来证明或许是错的,但这种错,也是在规则之下的公平抉择。如果特朗普并不称职,他们还可以重来。而我们就不一定了。规则之下的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规则的正确。

  

过不了几天,即使是被称为”世界上最有权势的人“的美国新总统,也将会被其他的新闻事件所掩埋。我们之所以在他当选时候说上几句,其实跟新总统是谁没有太大关系。反倒是,它之所让我们联想到的一些问题,却有可能还会纠缠着我们。但愿,这些纠缠不会太久。


-- END --


关于作者




胡富

Fu Hu

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

曾任北京青年报青年部主任、经济部主任;

北京工人报总编辑、北京娱乐信报常务副总编辑;

华夏时报执行总编辑等;

2007年弃文从商,先后任万达商管区域总经理;

恒大商业集团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