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 景芬解词(50)老婆

三一学苑2018-06-12 09:22:01

景芬解词(50)老婆


文/张景芬


例句:我以为是个小闺女呢,原来是个老婆。


人有多重社会角色,比如某女,在企业是经理,在某一政治党派是党员,在教堂是信徒,在影剧院是观众,在车、船、飞机上是乘客,对于父母是女儿,对于子女是母亲,对于丈夫则是妻子。如此等等,还能举出好多。

中国的称谓非常复杂,不光同一个社会身份可用许多词汇来表达,这诸多词汇还有亲疏、长幼、等次、俗雅、庄谐等不同。比如“妻子”一语,古代称妻妾为“内人”,《礼·檀弓》:“内人皆行哭失声”。后来专门化了,对人称己妻为“内人”。由“内”字人们可以联想到古代男女分工及社会地位的差异。古人为了表现自己的“谦虚”,对外称己妻为“贱内”,称己子为“犬子”,己女为“小女”。现代的中国人虽已不用“贱”、“犬”、“小”这样的谦词,但“谦虚”仍然保留着,比如别人夸他的妻子和善或漂亮,他会立刻说“不不不”或“哪里哪里”,而如果你夸赞西方人的妻子nice(友善)或pretty(漂亮)时,他们会立刻说Thank you(谢谢),这一是替妻子道谢,二是表达自己的谢意,因为妻子被夸赞也是夸他,说明他有眼力,会择配偶。古人的谦“内”还有更邪乎的,对人称己妻为“拙荆”,《水浒》第七回写林冲与鲁智深在大相国寺菜园内结义:


智深道:“教头今日缘何到此?”林冲答道:“恰才与拙荆一同来间壁岳庙里还香愿。林冲听得使棒,看得入眼,着女使锦儿自和荆妇去庙里烧香,林冲就只此间相等,不想得遇师兄。”


荆,《说文》:“楚木也。”系一种灌木,枝条可用于编筐篓、作篱笆等;拙荆,如果用胶东话来翻译,就是破树枝子。当然这只是对外的谦词,对内林冲称其妻为“娘子”,《水浒》中的杨雄和武大郎称其妻为“大嫂”。古代对人称己妻为“内人”在今天通俗化了,尤其在农村,演变成了“屋里的”、“家里的”等等;城市妇女走出了“家”门,不再局促于“屋”里做家务,老的称谓也就淡出了人们的日常用语。新中国建立后,军队经常换防,干部家属也随之迁徙,家属包括妻子儿女等,但后来大家习惯上专指妻子,此风也从部队传播到地方,说某人的家属即指他的妻子,就像《红楼梦》中的管家周瑞之妻被叫做“周瑞家的”,林之孝之妻被叫做“林之孝家的”。

在民间,对妻子的更通俗的叫法是“老婆”,此称谓很普通,胶东半岛也这么用。但是,除了这个用法,胶东对“老婆”一语还有特殊的生理用意,指那些已婚的特别是生过孩子的妇女。胶东人称未婚女子为闺女或闺娘,如果她三、四十岁还没出嫁,则被称做“老闺女”,因为她仍在“闺”中,尚未出“阁”,她的身份仍是闺女,只不过“老”点罢了。相反,一个20岁出头出嫁的姑娘,经过一个非常短暂的“媳妇”阶段,一生了孩子,形体也有了些许变化,胶东人便称之为“老婆”了,这个“老婆”不是指妻子,而是“非闺女”。“老婆”能延续到50岁左右,一旦年过半百,胶东人便把“老婆”儿化为“老婆儿”,意思也升华了,为老年妇女之意,连那些适龄的“老闺女”也不能幸免,统统划入到这个行列。事情还不止于此。在风气未开之前,媳妇一旦生了孩子,成了“老婆”,她的心思就一门子在丈夫和孩子身上,其活动范围也多在家庭,最多及于邻舍,因之眼界也变得狭窄,张口必是重复丈夫、孩子等老套。这种状态即俗语所谓的“婆婆妈妈的”。如果男人也重复这一套,胶东人则谓之“老老婆婆的”。

今天社会风气大开,胶东也从大城市、南方和国外引进一些时髦及“文雅”的词汇表示称谓,比如中年妇女称“女士”,妻子称“爱人”、“太太”,过去像“夫人”这类称谓只能用于达官贵人的配偶,现在完全流行于民间,老社会那套谦词已荡然无存,直云“这是我夫人”,真有些“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意味了。幼时读过一篇课文,开篇第一句是“老汉今年我四十八”,当今男子四十八正值壮年,何以言“老”?同理,女子半百,风韵犹存,“徐娘”岂能以“老婆儿”称之?



了解更多精彩资讯,请关注【名牌信息网】(官网)

http://www.mpxx.net


原创投稿:ytqywhxh@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