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窦初开时 第一章

宋恺之文学2018-06-12 13:52:48

1)最后一课

“今天,将要迎来大学里的最后一堂课。疯了那么久,终于还是到了这一天。正儿八经再回首大学的一片灿烂与喧哗,情感与波折,忽然感触而心动,却又追忆也惘然。想想之后工作、结婚和生子的日子,我们将永远的远离青春年少,远离自由与疯狂,还真有点不适应。但是,我们终究是得长大了,不是吗?

关于我们的最后一课,叶睿的一席话使大家联想到小学课文都德的《最后一课》。怀念感慨之余,舍长俞嘉皓提议大家不要窝着了,赶紧地去上课啊。

一咋呼群起而士气满满,就像是刚踏入大学校门第一次张眼看见这个大学的天空时的满是憧憬,以及那第一堂课上的干劲十足,一群人哗啦啦地找裤子、穿鞋子,翻出书嘻嘻哈哈到教室了。整整一个系的同学,就连那最不爱上课的也都被感化而来,确切地说是正好宿舍断电了,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凑凑热闹。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着老师的到来,一会儿会是个什么场景呢?老师会不会感动到,女生是不是又该哭一通了。
    连上课铃都响了两遍了,以前早下课一分钟都不行的老师太竟然破天荒的迟到了,这实在是令同学们匪夷所思。最后班长谈凯不得不督促仔仔给师太打个电话。

团支书兼学委仔仔战战兢兢问老师“老师,今天是最后一节线代课啊,同学们都在等您呢。”

师太听到就咆哮了起来:“不是说了吗,为了你们好好实习提前一周结课了,之前不是让来的同学回去传达给各个班了嘛?”
    仔仔忙不迭和师太说完,挂了电话无奈朝着班长和一群满含对知识渴望的同学们吐了吐舌头。然后大家一声长叹,抱怨着都结课了还让来,真是……怨声载道中,班长谈凯站起来问上次谁来的,咋没通知到啊。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知道的。一个大系百十个学生竟然都不知道已经结课了也不知道着最后一节课是啥时候结的。有怀疑主义者猜测是不是老师有事来不了又好面子只好拿着这个搪塞大家,或者是今天并不是最后一节或者是最后一节课根本就不是线代……怀疑论者还继续着他们的试想,只是,只是我们的最后一节课究竟去哪里了呢?
    大家兴冲冲地来,又只好徒徒地铩羽而归了,好不尴尬的一遭啊,就像是我们的大学。故事就从这一天往回流转,追溯过往的一天一天。

诗人恺之在《树之眼》中写道:

这是什么声,

这是风儿动。

我把最后一片留下,

让你夹在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