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幻想是怎么来的?

女王C-cup2018-06-19 15:34:38

在谷歌上搜索rape(强奸),会得到287,000,000条结果。强奸是指不顾受害者意愿、包括受害者无能力或无法给出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发生性行为。美国联邦调查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仅2012年强奸受害者有67354名女性,12000名男性,被定罪的强奸犯有78500名男性和4394名女性。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于2014年公布了一份全国范围内的调查报告,显示27%的女性和12%的男性遭遇过包括强奸在内的性暴力,17%的异性恋女性经历过强奸,有75%的女性受害者于25岁前遭遇强奸,28%的男性受害者于10岁前被强奸。

想象一下,这些数字意味着什么,想象一下案情的细节,你有什么感觉?

当我们读到数量多、信息足够详细的关于强奸案件的内容时,我们很容易感觉厌恶、烦躁、愤怒、不安,甚至想要制止暴行、伸张正义。

强奸是可怕的罪行,我们能想象受害者的恐惧、愤怒、屈辱,能想象幸存者将在这样的暴行阴影下,如何苦苦自救。我们对强奸的厌恶、愤怒、不安是真实的,除了对受害者的同情之外,我们也能意识到自己或在意的人们,有可能也会遭遇这样的暴行。


图片来源:indianexpress.com

在谷歌上继续搜索Rape Fantasies(强奸幻想),会得到430,000条结果。强奸幻想是指人们的性幻想内容是自己被迫发生性行为。强奸幻想的搜索可能还不足以说明任何问题。2008年《性学研究期刊》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强奸幻想的综述性论文,在综合分析了过去30年间的20项研究之后,发现大约有31%~57%的女性有过强奸幻想,其中大约有9%~17%的女性表明自己非常频繁地幻想被强奸。考虑到这些调查发起的时间都较早,且人们也许会不愿承认自己有强奸幻想(因为这会令人不安地联想到强奸犯将会以这个理由为自己开释),这些比例也许低于真实的发生率。

这是为什么?

明明是厌恶的、可怕的、创伤的罪行,为什么会进入自己的性幻想,成为愉悦的、带来性感体验的情节?


图片来源:goodreads.com

目前关于强奸幻想的主要理论有以下几个,这些理论并不一定完全正确,其中一些理论有证据支撑,一些理论仅仅是假说,有些理论之间甚至互相冲突,很难说唯一正确的理论是哪一个,但知道这些理论,或许能让你多一个理解自己的视角:如果你有强奸幻想,你认为你可能符合哪一种理论?


1.受虐理论

这个理论与BDSM有关,BDSM这个词的含义是各个缩写字母背后的单词意义的集合:绑缚与性调教(Bondage & Discipline,B/D),支配与臣服(Dominance & Submission,D/S),施虐与受虐(Sadism & Masochism,S/M)。如今BDSM已经可以用来笼统的形容一些人群、某种亚文化和一些与性有关的行为。

受虐理论认为,怀有强奸幻想是因为想要寻求痛苦、凌辱,这会带来性兴奋和愉悦感。但这个理论可能需要回答一个问题,如果女性有强奸幻想是想要寻求痛苦、凌辱,那是否会因此扩大BDSM的定义?有强奸幻想但并不认为自己属于BDSM的女性,也许会难以认同这个理论。


2.性自抑理论

性自抑理论认为女性有强奸幻想是为了避免承认自己有性欲、想要发生性行为,以免被认为是放荡的,而强奸幻想是违背了自己意愿的,是符合自己“没有表示同意发生性行为”这个前提的。这个理论也面临局限,首先长期性压抑的女性总体而言性幻想更少,各种类型的性幻想都相对较少,而且强奸幻想也并不仅仅发生在性自抑的女性身上,性活跃女性身上也有,适用这套理论的女性会比较少。


3.性开放理论

性开放理论几乎就是站在性自抑理论的对面,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是互为补充。性开放理论认为,对性怀有较为开放的态度,或者拥有较为活跃的性活动,结果就是会有更多种类的性幻想,性幻想种类多,自然也就包括强奸幻想。这项理论认为,强奸幻想就像其他的性幻想一样,是安全的、无道德负担的、不受限制的存在在大脑中的,是人为的关注令强奸幻想区别于其他类型的幻想,引人注目起来。


4.性吸引理论

性吸引理论认为,人们幻想强奸,是在大脑中幻想自己对某个人有极大的吸引力,以至于对方无法抗拒这种诱惑,无法用理性克制性欲,从而强迫自己发生性行为。这个理论当然也缺乏证据,但却在女性之中拥有很高的人气,这可能是因为在各种浪漫主义意识的影响下,女性被教育要成为有吸引力的存在,要用自己的吸引力“征服男性”,要通过“征服男性”证明自己,实现自己的愿望,这项性吸引理论正好吻合了许多女性一直被教育的内容,因而看起来十分熟悉。


5.强奸文化理论

强奸文化理论认为强奸与男女被分配的性别角色有关,女性被分配了更服从、更弱小、更被动的角色,而男性被分配了更统治、更强大、更主动的角色,在两性关系中,女性在交往和性上往往表现被动,男性则更主动,这样的文化下,女性会更适应男性处于掌控者、自己处于被掌控者的地位,性幻想时也会基于熟悉的文化去幻想,因为幻想的自由与安全,所以可能会出现更为对立的强奸幻想。


6.进化心理学假说

进化心理学的假说难以得到实证,因而提及的时候往往是用假说一词。这个假说认为,许多哺乳动物中都会有强奸行为,雄性为了获得交配机会,会追求或强奸雌性,在这个过程中,雌性有强奸幻想是基于对常见情况的排演,强奸幻想也帮助雌性臣服那个最终成功交配的雄性。这个假说的问题是完全不适用于男性的强奸幻想、同性之间的强奸幻想。


7.交感神经理论

交感神经的功能可被概括为“Fight or Flight”(战或逃)。交感神经主要作用于平滑肌和腺细胞。交感神经兴奋会引起腹腔内脏及皮肤末梢血管收缩、心率加快,心脏收缩能力增强、瞳孔散大和新陈代谢率上升等。这个理论认为在性幻想的情境下,少量的害怕和兴奋并存的状态会让性唤起更充分,人会获得更丰富的性感受,但幻想又是安全的,强奸幻想是人们在安全范围内的冒险,所以人们会去做这样的幻想冒险,就像人们会在性爱中有一些其他的探索和冒险一样。


8.改造强奸犯理论

这个理论与浪漫主义小说有关,在非常多的浪漫主义小说中,男主角会不顾女性的意愿发生性行为,而且男主角往往会在最后爱上女主角,愿意为她付出,尊重她,为她的意愿而放弃自己的。这个理论认为,浪漫主义小说影响了女性对强奸,尤其是发生在浪漫关系中的强奸的认知,很多关系内的强奸因而不能被意识到。且对女性的性幻想也产生了影响,女性会将强奸幻想纳入常规的幻想。这个理论的问题同样也是适用人群比较少。



以上这些理论都十分专注于女性的强奸幻想,甚至一些理论仅仅适用于女性,这既反映了某种既定的性别认知偏见,也是源于现实中强奸案受害者绝大多数为女性而女性居然仍然有不少人有强奸幻想这种强烈反差,而引发的研究课题。但事实上,男性同样也有强奸幻想。

2015年《性医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关于各类性幻想的普遍程度,样本覆盖1516人,799名女性和717名男性。细看“幻想被强迫发生性行为”这一栏,男女比例相当,都在30%左右。


幻想强奸不意味着想被强奸,幻想强奸是安全的,就像做梦一样,梦境中出现的一切,你也许会害怕,也许会兴奋,也许会不安,但你知道你会是安全的,比梦境更好的地方在于,你不需要醒过来才知道自己安全,你幻想的每一刻都知道自己是安全的。也因此,受害者有强奸幻想不能用于为强奸辩护,因为后者恰恰击碎了受害者的安全感。


作者说

有强奸幻想没什么值得担心的,不用怕。

如果总幻想强奸别人,那就看看心理咨询师,了解一下自己是什么情况,需不需要进一步的帮助。

女王C-cup

科学而诗意地
谈谈性与爱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标题

在离别的车站,她上了车,我没有像以往那样的目送那班车到消失,而是头也不回的走向家的方向。


标题

在离别的车站,她上了车,我没有像以往那样的目送那班车到消失,而是头也不回的走向家的方向。


标题

在离别的车站,她上了车,我没有像以往那样的目送那班车到消失,而是头也不回的走向家的方向。


标题

在离别的车站,她上了车,我没有像以往那样的目送那班车到消失,而是头也不回的走向家的方向。


标题

年轻时就释怀与淡泊,是没有希望的。

保护创意的最好方法,就是将其最好地执行




参考文献:

1.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2012). Victims sex by offense category. 

2.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 (2012). Offenders sex by offense category.

3.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2014). National Intimate Partner and Sexual Violence Survey, Violence Prevention. 

4.Critelli, J. W., & Bivona, J. M. (2008). Women's erotic rape fantasies: An evaluation of theory and research.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45(1), 57-70.

5.Joyal, CC, Cossette, A., & Lapierre, V. (2015). What exactly is an unusual sexual fantasy?.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 12 (2), 328-340.

6.Joyal, CC (2015).Defining “normophilic” and “paraphilic” sexual fantasies in a population‐based sample: On the importance of considering subgroups. Sexual medicine , 3 (4), 321-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