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要么不开始,要么一辈子

别致的柔情2018-06-19 15:32:13

很多时候,我不是真的要坚强,我是被迫在坚强。


  谁不知道,再坚强的人心里总有块伤?不痛不代表没有被伤过。


  如果你懂,请不要只看到他的笑,你要看到他心底的泪。


  透支了眼泪,做回没肝没肺的自己。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冷漠了,请记得,我曾经要人陪的时候你都说忙。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目中无人了,请记得,曾经也没人把我放在心里。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在乎你了,请记得,你曾经也没听过我的心事。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对你笑了,请记得,你曾经也没问过我快不快乐。


  我想每个人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都是单纯而善良的。


  
  不是我们不能坚守最初的纯净和美好,


只是更多时候没有任何掩饰和防护的我们,被伤害了,知道痛了,


才发现原来不是所有的微笑都能够换得尊重和拥抱。


  于是我们学着去适应,或者说学着改变,


变的不再单纯,变的学会伪装,变得不再是最初的自己。



  因为一首歌喜欢上一个人,因为一个人喜欢一个城市,


因为一个城市喜欢上一种生活,然后成为一首歌。

  
  如果有一天,让你心动的再也感动不了你,


让你愤怒的再也激怒不了你,让你悲伤的再也不能让你流泪,


你便知道这时光,这生活给了你什么,你为了成长,付出了什么。


  
  慢慢才知道,长大的过程是件坏事情。


  慢慢才知道,太在乎别人了往往会伤害自己。


  慢慢才知道,对自己好的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少。


  慢慢才知道,很多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很多东西只能拥有一次。


  慢慢才知道,真心对一个人好不一定有回报,


而你忽略的人往往可能是最重视你的。


  慢慢才知道,原来现实如此的无奈;慢慢才知道,自己真的长大了。



  人生中没有假设、没有如果、没有可能,


人生中充满了机会,也充满了平平常常的小事情。


  假如你没有惊天动地的大事情可以做,


那么就做一个小人物,给一个可爱的小孩作父母,


给一对老人做孝顺的子女,给你的另一半一个简单而幸福的人生。


  有时候突然就心情很低落,不想说话也不想动。


  别人问起,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也许是因为突然看见的一句话,也许是看见某个物体联想到了什么,


也许是从朋友那听来的一件小事,也许什么都不是,


很多事情不需要理由,也没有理由。


  这样的情绪有人可以理解吗?



有一些人活在记忆里,刻骨铭心;有一些人活在身边,却很遥远。


  当一个人静坐,默默的感受心里那份惆怅的时候,想念就像清风如影随行。


  想一个人会多么寂寞,念一个人会多么心痛,想念一个人的夜会多么寒冷。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找到更好的,既然选择了离开,


便只顾寻觅前途绚丽的彩虹;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黎明的地平线,留给你的只能是渐行渐远的背影。


  很多时候,跟自己过不去的,是我们自己。


  

高兴就又跑又跳,悲伤就又哭又喊,那是上野动物园猴子干的事。


  笑在脸上,哭在心里,说出心里相反的言语,


做出心里相反的脸色,这就是人,看不透。

 
  我发现一个人在放弃给别人留好印象的负担之后,


原来心里会如此踏实。


  一个人不必再讨人欢喜,就可以像我此刻这样,停止受累。


  
  再深的伤口总会愈合,无论它会留下多么丑陋的疤;


再疼的伤痛终会过去,无论它曾经多么痛彻心扉;


再大的劫难也一定可以度过,只要我们有勇气坚持走下去。


  感情是一份没有答案的问卷,苦苦的追寻并不能让生活变得更圆满。


  也许留下一点遗憾,怀着一份留恋,


带着一丝伤感,会让这份答卷更隽永,也更久远。


  
  有时,放弃是另一种坚持。


  任何事,任何人,都会成为过去,


不要跟它过不去,无论多难,我们都要学会抽身而退。


   所有的悲伤,总会留下一丝欢乐的线索,


所有的遗憾,总会留下一处完美的角落,


我在冰峰的深海,寻找希望的缺口,却在惊醒时,瞥见绝美的阳光。



  什么是恋人?


  恋人就是总会说很多无聊话、做一些无聊事。


  什么是幸福?


  幸福就是有一个人陪你无聊,难得是你们两个都不觉得无聊。


  我微笑时,如果你懂,只要握紧我的手,对我微笑就够了。


  我哭泣时,如果你懂,只要借我一个肩膀,静静陪我就够了。


  我委屈时,如果你懂,只要给我你的怀抱,让我只在你面前脆弱就够了。


  我任性时,如果你懂,就会包容,因为是你,所以我才对你任性。


  全世界都可以不懂,如果你也不懂,我还有什么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