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推出一年便退市 互联网电视“大跃进”面临洗牌

蓝科技2018-05-18 12:17:12

【蓝科技】/王沛


在互联网电视品牌你争我夺抢用户的今天,运营和服务已经成为决定品牌生死的关键。9月7日,有消息称去年2月刚推出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大麦电视”,因在电视供应链整合能力、渠道、服务等方面不具备成熟经验,已悄然退市。也正是在同一天,电视业巨头海信宣布其互联网电视用户突破2100万,同时成立聚好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独立专注提供大屏视频内容服务,并已经向第三方提供服务,其中不乏著名外资厂商。同是互联网电视,一冷一热,命运截然不同。


互联网时代,一个品牌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很快,但最无辜的是消费者,一个品牌的消失意味着他们辛苦赚来的血汗钱所购买的产品,从此没了保障。


自互联网电视概念升温以来,以乐视、小米、暴风为首的互联网电视新品牌不断抛出“颠覆”“生态”等花式概念,唱衰海信、创维等传统电视品牌,然而冷暖自知。时代在改变,用户也在改变。产品卖出不再是与用户关系的终止,而成为与用户关系的开始,运营和服务已成为决定品牌生死的关键。


不可否认,新品牌的出现为整个电视行业带来了活力,但这些业界新兵大多仰仗资本热钱维系所谓的创新和颠覆模式,靠营销手段快速出货,缺乏研发能力,在供应链整合和品质管控、售后服务等各个环节缺少经验和有效布局,这也为消费者日后使用埋下了隐患。


相比之下,海信、创维等传统电视企业则恰好相反,可靠稳定的产品供应链和售后服务体系优势已越来越明显。事实证明,传统企业的互联网电视运营能力早已不容小觑,他们具备互联网新兴品牌所没有的庞大可运营用户群体,且均具有持续为用户提供体验升级和不间断服务的能力。


以海信为例,专注做电视研发制造已有近50个年头,有着厚重的产品研发、生产和供应链保证。虽是传统企业出身,但海信却对行业有着绝对高度的观察、思考和规划。自2012年开始便着手布局互联网电视运营模式,成为国内最早研发制造运营智能电视的厂商,更是目前国内第一个突破2000万用户的互联网电视运营平台。极具前瞻性的规划布局,使其在互联网电视新品牌还未萌生之时,便已完成视频、购物、教育、游戏等多版块布局。


虽然对老用户的运营成本要高于新购机型用户,但海信并没有放弃一个用户。2015年11月,已拥有千万互联网电视用户的海信宣布完成史上最大规模的智能电视版本系统升级,此次升级不仅包含新近售出产品,还覆盖了2012年的早期产品,此后海信电视产品的迭代就从未停止。海信用实际行动向千万用户兑现了“这是一台永不过时的电视”的承诺,让用户享受到“永不过时”的体验。“其实海信完全没必要这么做,产品跨度达3年之久,要想早期产品用户用到最新系统和最新内容产品、且有好的体验,难度过大,更新维护成本太高,海信付出的代价极高。”此举在当时引起业内热议,不少业内人士如此表示。


海信在互联网电视的运营能力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关注和认可。安信证券分析师蔡雯娟表示,从今年上半年的成绩单来看,海信电器上半年业绩同比上升 18.5%。海信在平台运营、内容资源合作以及生态产品开发上发展超前,拥有国内第一激活和活跃用户数。招商证券分析师纪敏认为,海信近年来积极转型互联网电视运营,预计2017年收入变现3亿-4亿元。公司硬件盈利的相对稳定和互联网运营步入变现周期,是海信电器能够穿越2017地产周期和实现相对收益的基本逻辑。


互联网电视用户体验=出色音画表现+极简流畅系统+丰富内容,这些海信都做到了。相比乐视、小米等品牌而言,海信只是缺了个“互联网”品牌的名头。


据中怡康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包括乐视、小米、PPTV、酷开、CANTV、微鲸、KKTV、暴风、风行在内的互联网电视品牌已达18个,互联网电视业正经历一场 “大跃进”。而此前联想互联网电视就曝出过退市消息,原来叫得较响的大多数互联网电视品牌,如今也多半偃旗息鼓了……大麦电视的退市,显然是对互联网电视新兵泼的一盆冷水。不过毕竟百花齐放好过业态萧条,有竞争才会推动行业进步,最终受益的才会是消费者。


究竟谁能笑着走到最后,我们拭目以待。


(图片来源:百度)


本文原创于蓝科技,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蓝科技(www.lankeji.com)文章可见微信公众号(chinalankeji)、新浪微博/博客(@中国蓝科技)百度百家、今日头条、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界面、钛媒体、一点资讯、麦媒、等十多家知名平台。商务合作、投稿邮箱:403546203@qq.com。


蓝科技www.lankeji.com成立于2014年12月,是由原《中国经营报》副总编张曙光及一批资深财经媒体人共同发起设立的。


我们的顾问团队来源于德国、美国、比利时、南非、法国、印度等高校教授及IT企业资深人士和专业机构。


我们致力于发现中国科技企业的商业价值、关注科技企业背后的管理模式、营销模式以及中国科技企业全球化的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