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二胎”准备好了吗?

葡萄籽2018-06-19 13:30:57

规则和自由的意义

随着“二胎”政策的下放,很多家庭蠢蠢欲动,备战二胎,但是在备战过程中也会遇到各种磕绊。大家遇到的最大的难题应该就是过不了家里老大的那一关。当孩子被问及“妈妈给你生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陪你玩好不好”绝大多数孩子的回应都是不乐意,当被问及原因的时候,孩子会说“那样妈妈就不喜欢我了”。面对这样的情境,有的家长可能会想“这么小的孩子,不用太在乎,等到生下来他也就知道亲了”,但无人意识到可能从现在开始,孩子与父母的安全感悄然失衡,这份失衡的心理感受可能打破原有的家庭和谐气氛。新闻曾报道过,为了阻止妈妈生小弟弟而用自己幼小的生命去和父母对抗写血书、跳河之类的事件。撇开极端的例子,当二胎生下来了,老大是否就此消停了呢?不吃饭、不睡觉、捣乱、不听话的戏码开始上演,将父母整的焦头烂额。

这些都会加深我们的思考,现在的孩子到底怎么了,在祖辈的年代,哪个家庭不是有好几个孩子,生老二也不见老大会有阻抗情绪,现在为什么养一个孩子比以前养一打孩子还要难呢?

那是因为在多兄弟姐妹的年代,父母给了孩子自由

那个年代毛主席主张“多子多孙”(10个子女),没有计划生育的年代(战争期间,人口骤减),每对即将晋升为父母的夫妻,若非有特殊原因,一般不会想“我们就生一个孩子就可以啦”。所以,对第一个孩子的态度(紧张度)上,相对现在是比较弱的。并且,五六十年代正是农业、工业大生产的年代,大家一起下地,一起回家,牛羊专门有人放,孩子专门有人看,父母放在孩子身上的精力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孩子好像从很小的时候就感受到了父母的忙碌和精力有限。  

同时,父母还给了孩子规则

在大家庭中,维系正常生活的更多是规则。由于父母的精力有限,可能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时间和精力和孩子讨价还价,说出来的东西大家都遵守就可以了,亦或是这种规则不是用言语表达的而是在长时间的交流中约定俗成的。只要大家都按照规则来生活,大家都相安无事。

那个时期老大之所以对父母生弟弟妹妹没有那么大的情绪,是因为那时候的父母给了孩子自由和规则。有了自由和规则,进而就会增加孩子的安全感和主动性。

那么规则的本质是什么呢?规则的本质是稳定,稳定的背后就是安全,安全的背后是自由。在有规则的家庭中,不是围绕着父母或者围绕着孩子或者是某一个人生活,而是在共同的规则中生活,所以孩子知道父母不是任何时候都是对的,也不会认为父母的每一次生气都是因为自己,更不会每时每刻揣摩家长的心思以及我如何在这种情况下更好的生活下去,反过来亦是如此。也就是说,在有规则的情况下,孩子不会把精力放在人(父母或者爷爷奶奶)身上(因为人的情绪是随时都在变化的,以父母的情绪为规则的话,孩子会很累,往往摸不着头脑)而是放在了固定的规则上,孩子是自由的。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同样一个行为,以父母的情绪为准则的话,在父母高兴的时候,孩子觉得这个行为是对的。但是当父母不高兴的时候,孩子的行为就是错误的。所以这样反反复复,我们看似孩子是懂事的,但是孩子可能一直处于紧张情绪之中,因为没有一个固定的,持之以恒的东西做支撑。

什么是爱

有的家长可能在嘀咕,“那我们的爱去哪里了呢,不能帮孩子做一些事情,还得给孩子设置那么多规矩,别说孩子受不了,我也受不了”那我们可以细细的想一下。

“爱是什么?”,“爱是给予”,是的,“爱是给予”包含了很多的东西,本质是谁给谁爱(有时候看似我们在爱孩子,其实其本质是我们需要孩子的爱);现象是,给的爱是什么?这里就有两种情况,“我把我认为的爱(心)给你”和“我把你需要的爱给你”,如果是第一种并且超过一定的度,则就是溺爱。

我们先来讨论第一层内涵,谁给谁爱,当孩子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我们满怀各种期许(这种期许都是现状没有办法满足的)“我的孩子将来要怎样怎样,我要努力工作赚钱,给孩子买房子”,伴随着各种期许,着眼于未来,而忽视了孩子当下的需要——理解。当孩子在想“我想要妈妈抱抱我,我想妈妈夸夸我,我想妈妈亲亲我”而哭闹的时候,父母可能会想,“你说我每天累死累活都是为了谁呀,每天一回到家就听到你哭,怎么这么烦呀”至此,我们可能就会有一种感觉,捧着一颗火红的心而来,带着一堆灰而去。是的,同样,孩子也有同样的感觉。如果我们把它扒开来看,此时的父母根本没有能量去爱孩子,在孩子很小的时候,父母就要孩子理解家长,把自己的苦楚,委屈给孩子。我们能不能说,赚钱是父母打着孩子的口号,并且,打着赚钱的口号来得到孩子的爱。所以当父母没有能力爱孩子的时候就会打着爱孩子的名义来从孩子那里寻找爱,但孩子也是需要爱的。双方都是需要爱的,但父母又占有绝对的优势,所以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可能付出各种的爱,虽然自己已经很缺爱了。

第二层,给的爱是什么。在父母和孩子的互动过程中,我们会发现,父母要表达的爱和孩子所需要的爱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父母以为把自己认为的爱给孩子就是爱孩子,但这样的爱却不是孩子想要的。所以,本来在孩子和父母可以相遇的路上,大家却走叉了,可能双方越走越远。那问题就又返回来了,孩子到底需要什么?一份稳定的爱和自由。如何使爱变得长久?只有规则能做到(因为规则相对其他是长久的),只有有了规则,孩子才有自由可言。

那我们对孩子的现状是什么呢——溺爱。我们都知道溺爱孩子是不好的,但我们对放任、严格、溺爱都处于认知(理论)层面,处于半空中,不能具体到日常的生活当中,以至于我们看到了我们不想要的溺爱的结果,但是却不知道怎么使我们不陷入溺爱的漩涡。

那到底什么是溺爱呢,不管这种爱的本质是父母需要孩子给爱还是父母给孩子爱,是指这种爱在程度上的过分。比如表现为一切围绕着孩子转,有些家长可能不同意,“我们也在教孩子向善,做个好人……我们是很有原则的呀”但是我们这些原则都是怎么实施的呢?孩子打架了,我们不自觉的关心的眼光看看我们的孩子有没有受伤而回以怒斥的眼神给对方,孩子只要哭,我们就妥协(孩子知道哭是管用的,但不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对的),孩子自己的事情,不想做了,我们就替他做。孩子不想走路了,一站在那里,就被抱起来了……我们做了太多本来孩子可以做的事情。所以,我们溺爱孩子的本质就是打着爱孩子的名义,过分地贬低孩子处理问题的能力,过分地剥夺孩子思考的能力。站在孩子的角度就是“我们不相信孩子能做好”。当这些事情在生活中游离的时候,孩子从中不是感受到爱,而是妈妈的这种不信任,这种不信任慢慢就演变成一种不安全感。这就是整个溺爱的演变过程,但是最终的不安全感不是我们家长的初衷。

爱与规则

家长的初衷都是好的,但是我们再细细反思一个事情,就会发现问题出在了哪里。爱与规则,我们把它们分割开来,甚至放在一个天平上,当爱的重量以绝对性优势压倒规则的时候,我们觉得是爱孩子的。殊不知,爱和规则是不可分离的,没有规则的爱就是不稳定的爱,就是没有办法提供安全感的爱,而没有爱的规则是那么的冷血(暂不讨论)。那我们为什么说没有规则的爱就是没有安全感的爱,也不是孩子想要的爱。

在孩子和家长在没有规则的活动互动中,首先,孩子界限不清楚(不稳定),哪些是我可以做的事情,哪些是我不可以做的事情,哪些是我做不了的事情。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孩子喜欢在妈妈的事情中插一脚,不管我做了做不了我都做。小时候,我们可能觉得孩子是在捣乱,但是长大以后,我们会发现,孩子还是在捣乱,不知道自己擅长做什么,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甚至我们会看到孩子会干一些出格的事情,其实他们是一直找东西,一直在寻找边界线,找到了边界线就找到了稳定的,固定不变的东西,进而就有了安全感。所以,有的孩子可能在经受一些特殊的事情之后,发现法律是其边缘。进而,那颗所谓躁动不安的心,才算是安顿下来。其次,没有规则的活动会使孩子做事情以人为标准。我想做就做,我不想做就可以不做而不是客观的规则。我们有句老话,对事不对人,但大多数人都是对人不对事的。在这里的标准不是客观的规则,而是人,并且是人的情绪。在整个活动中,大人和孩子都是混乱的。大人围着孩子转,孩子围着大人转。进而大家都找不到稳定的标准,长此以往,就没有安全感了。

所以没有形成规则意识对孩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这就联想到孩子长大时候有一种现象,现在读书是每个孩子长大必修的一门功课,所以,每个孩子都知道学习是一件如同吃饭,睡觉一样的事情,在这期间一般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等到大学毕业之后,就会出现恐慌潮,每个孩子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自己能干什么。“哪里有需要我们就到哪里去”成了一种口号,但是在工作的过程中,发现干活没劲,每天都熬日子,这种现象屡见不鲜。那孩子有没有自己的需要呢,有,到哪里去了呢,找不到了。在人际关系方面,情况可能比较复杂,但里面会有这样一种情况。在家是个小霸王,出门是个小绵羊。为什么在家和在外面的环境不一样呢。因为在家和家长的互动没有什么界限和规则,但是到了外面的环境,就会发现外边不安全,我要把自己内心的小霸王藏起来,否则别人可能放弃自己这个好朋友。所以,在外面小心翼翼,诚惶诚恐,唯恐因为某一件小事情,人际关系没有办法维持。比如说,朋友不高兴了,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我这件事情没有做好,朋友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的缘故不理我了,这些都是源自没有标准,也就是没有规则。往往也是这样的孩子,没有办法容忍妈妈给自己生个弟弟或者妹妹。

那如何建立规则呢?我们这里所说的规则是一种初始规则,而不是学校建立的规则。那种规则只是初始规则的一种泛化和应用。就好比,学校的规则可以让我们更好的进行教学管理和学习。最初规则的建立就会使孩子建立安全感。这种初始规则就是在孩子和父母的最初的互动的活动中建立起来的。

首先,在孩子熟悉的事情中建立规则。比如,吃饭,如果吃完了就可以离开饭桌了,但是离开饭桌就不能再回到饭桌吃饭了,因为对于孩子而言,吃饭已经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果是对于孩子不熟悉的事物建立规则,孩子很可能就会逃避。因为环境不可掌控,要求还有那么多。就好比,每个孩子都是满怀欣喜的去幼儿园,但是没有过几天,孩子就哭着闹着怎么也不愿意去了。这就是孩子还没有应对面对陌生事物规则的能力,我们就把他送到那个逃又逃不掉的环境当中。孩子的抵触情绪可能在这里已经埋下伏笔了。

其次,规则是要大家都遵守的。如果孩子在吃饭中间跑掉了,爷爷奶奶可能跟在孩子后面“兔兔吃,猫猫吃,宝宝吃”边哄边喂,孩子有这样的经验,以后在饭桌上吃饭的规则经验可能就此打破,规则的建立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规则的打破却只需一次。所以,在面对孩子挑战规则的时候一定要坚持,这就是孩子和大人之间的角逐,如果孩子赢了,那么以后就没有办法再管,管也就没有用了。在这个过程中,不仅孩子要遵守规则,而且大人也要遵守规则。这也就是榜样的作用。如果大人可以不在桌边吃饭,只有孩子在桌边吃饭,那我们站在孩子的角度可以发现,言传不如身教,这种规则是很容易被打破的。

有了规则之后,孩子就有了规则带来的经验,而这种规则的经验,是固定的,安全的。妈妈做的事情可能是错误的,但这种错误并不归因于孩子,孩子也不会把这种错误归因到自己身上。也就是说,孩子就不会因为妈妈做了一些事情或者自己做了一些事情而改变了妈妈和自己的关系。

话题回归到二胎的问题上,孩子阻碍妈妈生二胎的原因,如上所说,很简单,害怕妈妈会因为有了弟弟或者妹妹就不喜欢自己了。但是,有了规则之后,孩子就知道,即使有了弟弟,妈妈可能在弟弟身上的精力会多一点,但是不会影响到自己和妈妈的关系。当生下弟弟妹妹之后,孩子会更加爱他们,因为他们是一个家。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妈妈都是爱自己的,这个命题一直没有变过。所以,准备生二胎的妈妈们,我们的宝宝现在是否具有规则意识,是否和孩子建立了稳固的联系,是我们非常关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