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司考之四:应该让在校生继续参加司考吗?

司法考试2018-05-16 08:51:02


闲话司考之四:

应该让在校生继续参加司考吗?


司法考试一开始并不允许本科尚未毕业的在校生报考,我就曾因此受过一点小煎熬。


我是2002年6月本科毕业的,当年正是第一届司考。没想到的是,由于当时正处律考改司考的当口,2001年停考了一年,司法部怕大家等得太着急,就把2002年的考试提前到春季举行了。春季的时候我还没毕业,只能等到2003年。2003年又碰上“非典”,我无耻地离校跑掉了,跑得匆忙,没带上复习资料。好在当年司法部体恤下情把考试时间又后延了个把月,好歹给我留出了点复习时间,否则真考不过。



允许在校生报考是2008年的事情了,大的背景是法学本科生的就业率太低,法学院校和教育部门压力太大,不得不找司法部帮忙。这一二十年来,法学本科生的就业率一直惨不忍睹,在各专业门类中始终没有冲出后三位,这是上世纪末以来中国法学教育大跃进、大扩军的必然结果。据说是受了依法治国重大方略的激励,各所大学纷纷办起法学院。这样看来,法学本科的就业率很难翻身,因为现在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了,目测新一轮的法学专业兴办高潮正在路上。可以说,允许在校生参加司考是个大大的德政,起码拿到了这个本本,毕业的时候容易找到饭碗。教育部对司法部欠下的这个人情啊,欠大了!

但转眼又要改革了,司考要改法考,这个政策的废留发生了巨大争议,就差打起来了。支持者的理由依然是帮助就业,反对者则认为这严重干扰了本科教育,把学生都训练成了有知识、没思想的“考试机器”了。这个政策实行到明年改革前夕,就整整十年了,到底让谁占了便宜,让谁吃了亏,确实很难用一句话来回答。



因为,It depends on——你把这个政策放在什么样的考生身上。


因材施教

我们可以粗略地把全国600多所法学院校分为上、中、下游三个层次。其中,处于下游的法学院校只有本科,占大多数。这些学校对学生的培养目标和学生自我定位的目标都比较单一,就是就业,就业压力最大的也是这部分院校。能够把学生培养成一个应用型法律人才,对这些院校来说就是成功,其标志就是通过司考。至于考研、出国,乃至钻研学问、汲取各家思想等等,对于这些院校的绝大部分学生来说,太奢侈了。在不允许在校生参加司考的情况下,学生们本科毕业后来到就业市场上,大家手里都没有证书,那比什么呢?无非比学校的牌子,比本科的成绩,那这些下游院校的学生肯定最吃亏。而允许在校生报名,这个群体中的有些人就有可能通过——尽管比例很低——他们凭着手里的证书就有可能将一些本来属于中游学校毕业生的饭碗抢到自己手里。至于没有通过的大多数,由于他们在就业市场上的处境本来就是最糟糕的,就算考不过,难道还能更糟吗?


而在那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中游院校,本科毕业生的选择就会多元一些,但大多数学生是需要在多元的目标中做出抉择的,比如将备考的重心放在司考还是考研,能够同时兼顾的人比较少。对于这些学生来说,允许在校时参加司考实际上带来了两方面的不确定性:一个是可能因为司考而影响了考研或者其他目标的实现,比如准备出国留学,而司考本身也未必能够通过;另一个是通过了司考固然可以为找工作大大加分,如果通不过则会反过来大大减分,把他在就业市场上挤压到一个很不利的位置。总的看来,利弊相抵。对于这个群体来说,最好的改革方案就是将司考再提前两个月,放到大三的暑假进行,用来解决其多元目标冲突时的选择困境。


而对那些位处上游的少数法学院校来说,他们对学生的培养目标就不仅仅是通过司考、找到一个好饭碗了,还要加上好些其他的精英教育目标。这些学生的目标不但是多元的,而且还希望兼得,比如既要通过司考,还要考研,以及出国等。只不过几个目标同时兼得的难度实在比较大,即使是这些学校的学生也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真正的“人生赢家”毕竟是少数嘛。这就造成了两种结果,一是这些学生的总体通过率反而低于中游偏上院校的学生,因为你还要分散精力去兼顾别的事情,难免顾此失彼;二是学生准备司考会冲击这些院校的本科教学秩序,因为在学校看来,你通过司考只是一个次要的目标,不应该花那么多精力去折腾它。清华大学的张建伟教授前几天写了一篇文章,痛斥“课堂教学成为司法考试的婢女,法律教育唯司法考试的马首是瞻”,其实就是为这些学校操的心。对于下、中游的法学院校来说,他们看到张教授的雄文,可能只会联想到“何不食肉糜”的典故。当然,对于那些顶尖法学院校来说,这还真不是瞎操心。我在中国政法大学有好几次参加研究生入学面试,考生抽到题目之后,只会背诵司考教材或讲义上的话来回答,除此之外就什么都说不上来,令人啼笑皆非。这样的研究生,能够研究出什么名堂来,可想而知。因此,据说有人在本轮法考改革中提出了这样一个方案,就是遴选出一批顶尖院校,向他们的硕士毕业生直接授予法律职业资格。当然了,这个方案太霸道,想占尽便宜,被采纳的可能性不大。




因人而异


说说我的观点吧,三句话。

第一,应当继续允许在校生参加考试,给下游法学院的毕业生一个去跟别人抢饭碗的机会。

第二,把考试时间提前两个月,给中游法学院的学生多点腾挪的时间。

第三,可以遴选出一批顶尖法学院,不超过二十家,隔几年还要评估一次以增优汰劣,向获得这些院校全日制硕士学位的学生直接授予资格,但有两种人例外,一是推荐免试上研究生的还得参加司考,二是考上研究生的当年又参加了司考的,要以司考成绩为准,让两头下注的人只能在一头得利。



❂ 回顾往期精彩评论,请点击↓↓↓

闲话司考之一:为那些即将被“改革”掉的人说句话

闲话司考之二:

闲话司考之三:你为什么没考过?


更多司考评论文章请关注

木豆司考”微信公众号木豆司考”新浪微博

电脑版:http://www.mdlaw.net.cn

进入主页后用微信扫码即可实现微信版和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