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一,请加衣:寒衣节的温情

美民2018-05-15 11:09:28

 

历史上的十月是一个让人既喜且忧的月份。人们在十月节中一面聚餐会饮,欢庆丰年;一面要为即将到来的漫长寒冬,祭祀祖灵,做精神和物质的准备。这种时间转折点上的复杂情感,或隐或现,绵延千年。

而今年,同为鬼节的“寒衣节”与“万圣节”巧妙相遇,更让我们在复杂的情感之上多了学理的深思……

寒衣节的来历     

“十月一,送寒衣”寒衣节的时间是在十月朔,即十月初一,俗称“十月朝”“秦岁首”“寒衣节”。之所以称为“寒衣节”,是因为民间在这天有为亡人送寒衣的传统习俗。从“十月朝”、“秦岁首”到后来的“寒衣节”,经历了漫长的历史演变。

从源头上说,寒衣节的节俗来自人们的时季意识,先秦时期的立冬节气和冬烝之祭是寒衣节的原型与节俗依据。

寒衣节
与立冬节气

古代社会十分重视自然节气的转换,先秦时期天文物候直接作为时间变化的标志,人们将日月会于东方天际的时间,所谓“日月会于龙狵”,作为祭祀的时间节点,这一时间大致在夏历时十月初一,从北半球的自然气候上看,正是“水始冰,地始冻”的孟冬之月。在这一天物候循环周期的终结与开始的神秘之时,人们要向天神献祭,“国于是乎烝尝,家于是乎尝祀”(《国语·楚语下》)

作为时气点的立冬,时间就在十月初,与日月合辰于尾宿的时间大体一致。立冬作为四季循环的终点或起点的节气标志,受到人们特别的关注。在天文知识被少数人垄断的王官时代,立冬迎气是一个显示天子威权的盛大典礼。立冬这天,天子亲率三公、九卿、大夫等朝廷命官到王城的北郊,迎接冬气。迎回冬气后,天子要对为国捐躯的烈士及其家小进行表彰与抚恤,以此顺应肃杀的时气。这种在冬季到来时的抚慰死者的举动,应该说是有它深层考虑,表彰死者、抚恤生者不仅仅是顺应时气的需要,其真正的意义在于它在冬季闭藏阶段既请死者佑护生灵,同时又鼓励民众抵御外敌或恶寇的掠夺与侵袭。

寒衣节
与冬烝之祭

古代的四时之祭中的冬烝之祭就在立冬时节举行,四祭的特点是以四季的时令佳品向祖灵献祭,让先祖及时尝新尝鲜,是为人子孙的义务与责任。

十月是黍、稻收获的时节,“十月纳禾稼”(《诗经》),冬烝之“烝”,“蒸者,以十月初进稻也。”(董仲舒《春秋繁露·四祭》)十月谷物的进仓,标志着农业生产周期的结束,亦即年节的到来,“天子乃祈来年于天宗,大割祠于公社及门闾,腊先祖五祀,劳农以休息之。”(《月令》)在年节祭礼中,人们以大量的牺牲祭祀公共社神及城门里闾之神,以猎获的禽兽祭祀先祖与门、户、中霤、灶、行五神;并礼敬日月星辰,祈求上天赐给来岁的丰年;勤苦的农民亦获得饮酒与休息的酬劳。

作为羌人后裔的彝族,其传承的农历十月新米节,即具有这一民俗性质。

寒衣节
与“秦岁首” 
      
在古代,十月初一不仅被视作冬季的首日,还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作为历年之首。宗懔在《荆楚岁时记》中称十月初一为“秦岁首”,即秦历新年,这天人们要吃由黍米与豆类合烹的热羹。

秦人选择十月为岁首之月,是保留古代羌戎部族的旧俗,秦人统一全国后沿袭这一部族传统,仍以十月为岁首。同时,秦以相当于夏历十月的亥月为一年之始,也合乎三代以来岁首依次后移的习用方法,即夏政建寅、殷政建丑、周政建子。秦既保留了自己的民俗传统,又表示自己是顺应天命代周而立,故将岁首定在亥月。后来秦虽亡国,但这样的岁首习俗并没有消亡,汉武帝定历之前,数代沿用秦历,改历之后,民间仍以秦岁首为节日。民间习俗与国家政令的不同步甚至矛盾,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习见的文化现象,它显示着官方文化与民间文化的差异性。民众看重习俗文化的传承及服务生活的便利,并不计较是否是正朔所在。               

至今,与秦人有共同族源的哈尼族仍保持着羌戎旧俗,新年从冬季开始,十月年是哈尼人最大的节日,家家户户作糯米粑,酿“闷锅酒”,每个哈尼村寨都要举行一次全寨性的街头酒宴,人们一桌桌地自由围坐,喝酒聊天,席间老年人谈古论今,趁着酒兴唱起哈尼族的古老歌谣,年轻人纷纷向老辈敬酒。当老人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时,满街满场的人都会齐声喝彩,“唆!”“唆!”的欢呼声在山寨中回荡,气氛欢乐而热烈。此情此景不由得使人联想到《诗·豳风·七月》中记录的古老歌谣:“九月肃霜,十月涤场。朋酒斯飨,曰杀羔羊。跻彼公堂,称彼兕觥:万寿无疆!”  


汉武帝之后,以夏历正月为岁始,春节成为全国通行的大年,因此有关新年的习俗也多集中到春节时段,十月节俗渐渐弱化。但十月节毕竟有过作为岁首大节的历史,它不仅保留了“十月”“十月朔”的名号,而且以另一种姿态重新进入岁时体系,这就是寒衣节的诞生。

岁首可以随着政治权威与历法调整发生改变,但处在天地之间的人不可能脱离与自然的关系,在谋生手段较为落后的传统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一种被动的适应的关系。当十月朔退去政治王权带来的隆重和热闹,寒衣节回归到人们对冬寒的体验上,是与立冬节相应对的世俗节日。寒衣节虽然出现较晚,但它是古代人们应对冬寒时令习俗的综合。

“授衣”与着棉     

冬节时塞北的寒气袭来,十月添加衣服的习俗很早就成为朝廷的节令礼仪。天子执掌着天时,在十月换上了冬装,所谓“是月也,天子始”(《月令》),通过加上冬衣的仪式,昭告庶民:冬天已经来临。在宋朝,帝王为了显示顺应天时,在十月朔日这天早朝时,行“授衣”之礼,“朔日朝,廷赐宰执以下锦,名曰‘授衣’。”(《梦粱录》卷6)为了御寒,南北各地的人们都加上了冬衣,即使在江南同样如此。胡朴安在《湖州岁时纪》中曾记道:十月朔日,天气近寒,俗语云:“十月朝,十家小户穿棉袄。”为了取暖,人们还生起了炉火。唐宋时期北方城市居民在十月一日正式生火升炉,直到来年二月才撤火,这和当今北方城市的供暖时间大体一致,不过古人对开炉的第一天特别地珍重,人们作“暖炉会”,家人好友围坐饮啖。旧时上海的“炉节”即由此而来。

寒衣节里送寒衣

十月里芙蓉十月一,家家户户缝寒衣;人家丈夫把寒衣换,孟姜女万里寻夫送寒衣。                                                    ——民间小曲    

在寒风萧瑟、冰冷袭来的冬天,特别令人牵挂的是那些远离家室的游子、征人与边塞戍卒。因此,冬日来临时,给远方的亲人寄送寒衣,成为中国古代社会特有的文化景观,尤其在战争、徭役频发的年代里,寒衣的寄送更是牵动千万人的心弦。虽然其中不乏“寒衣须及早,将寄霍嫖姚”(庾信《咏画屏风诗》)的豪情,但更多的却是“孟姜女送寒衣”式的悲凉。

在民间四大传说之一的孟姜女传说中,孟姜女正是在寒衣节时去为远在塞外修长城的丈夫送寒衣,寒衣送到人却已亡,这个故事在无数个生活艰辛的人们那里得到年复一年的精神共鸣,思念、凄凉和悲痛震撼着数千年来人们的心灵。送寒衣本是为了解除生者的寒冻之厄,但由于山川迢递、战事无常,征夫的下落难以知晓,“造得寒衣无人送”,何况这些远戍的征人大多一去不复回!唐人皮日休在诗中咏叹到:“河湟戍卒去,一半多不回,……处处鲁人髽,家家杞妇哀。”在生死茫茫之际,寒衣既是送给生者,也是送给死者。因此“送寒衣”在充满生离死别的征战时代成为了民众情感的寄托。

民间常说孟姜女万里寻夫送寒衣故事感动了长城内外的乡亲父老,于是北方民间将十月初一作为追悼亡人的“寒衣节”,事实上,孟姜女传说只是当时民众情感的典型体现,顾颉刚先生对此早有精当的论述。他在《孟姜女故事研究集》中说:“一种传说的成立,全由于民众意想的结果;它所以风行,也全由于民众的同情的倾注。……孟姜女的送寒衣的传说所以发生于唐末而不发生于其他时代,也只因唐代的民众的感情原是满装着‘夫妻离别’的怨恨的。”正是这样的社会现实环境赋予了寒衣节的形式与内涵。
▲孟姜女小戏  摄影:萧放        

在冬寒到来的时节,人们在入室加衣避寒的时候,不仅牵挂思念在外的家人,也自然会联想到暴露在郊野的亡灵,特别是自己的祖灵,因此,帮助亡人度寒成为生者义不容辞的责任,于是也要给亡故了的亲人送去御寒的冬衣。人们对亡灵的孝义意识,自然是生人对亡人的情感依恋,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对祖先的依赖。在寒季考验的时节,人们希望祖灵赐福、保佑,形式上是给祖先送去了过冬的寒衣,实际上是从祖先那里汲取了御寒的精神力量。

寒衣节的历史传承与演变 

宋元以后,寒衣节成为与清明、中元并列的悼亡节,地方风俗志中(尤其北方)对寒衣节俗多有记述。元代《析津志》中记载:“是月,都城自一日之后,时令谓之送寒衣节。祭先上坟,为之扫黄叶。此一月行追远之礼甚厚。”(熊梦祥:《析津志》)明朝寒衣节时市肆以刻板印制五彩纸衣出卖,彩衣有男女不同的式样,大约一尺来长,并有包裹寒衣的纸套,在纸套上写明收衣人的姓氏行辈,及寄送者某某,如同正规的邮件。晚上在一番祭奠之后,人们呼唤着亡者的名号,将寒衣焚之于门,有的焚于墓前,这就是“送寒衣”。以焚化的形式向另一世界奉送祭品,大略始于唐朝,这很可能跟唐人全面接受佛家信仰有关,从秦汉的瘗埋到唐宋的烧祭,反映了古代社会人们精神世界的大变化。                

清朝北京寒衣节俗一如明朝,但有货币化的趋势,有人将纸钱装入包袱中焚化,送给祖先的是灵活使用的冥币而不是固定式样的寒衣,祭品的简化反映着人们信仰心理淡化的趋势,同时它也模糊了寒衣节的节俗特色,使寒衣节逐渐变成了一般的“鬼节”。寒衣节由送冥衣向送冥币的这种变化,有商品经济发展的烙印,但恐怕更多的是与人们御寒能力增强、对寒冷的身心感受减弱有关。


此外由于自然环境的关系,寒衣节在北方和南方的空间分布上呈递减态势。十月初一的寒衣节主要流行于寒冷的北方,送寒衣的风俗至今在乡下传承;在南北过渡的中部地区,人们对寒衣节感受不深,在十月十六有寒婆婆生日,说寒婆婆这天过江(湖北俗说),这自然是寒潮到来的民间说法,季节上稍晚于北方;在温暖的南方,大部分地区没有寒衣节,如果过十月节的话,他们的过法更接近于古代年俗,如祭祖、饮宴、卜岁等,这些反映了人文节日形态与自然环境的对应关系。

无论是穿冬衣、送寒衣,或是祭祖、宴饮,寒衣节里人们的种种民俗活动是要表达对生的执着,对死者的思念,抒发那生活在无法掌控的自然世界里人们悲喜情感,还有那说不尽道不完的人间温情。 

本文改编自萧放教授:《十月朔·秦岁首·寒衣节》(《文史知识》1999年第11期)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北师大民俗学微信号:bnufolklore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人类学与民俗学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