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诗歌备考】鉴赏古代诗歌的三种境界之二

浙江高中语文团队2018-06-10 09:05:06

    二、感悟

    与了解相比较而言,感悟在诗歌鉴赏中是主动的、积极的、创造的。这就不是仅仅靠工具书、注释、参考资料,甚至也不是靠别人的鉴赏文章可以实现的。感悟的特点同诗歌的本质分不开。苏轼《读孟郊诗》云:“诗从肺腑出,出则愁肺腑。”这里的“愁”字,我们可以理解为泛指诗人在诗中所抒发的各种思想感情,包括喜怒哀乐都在内。所以欣赏诗必须用心去感受,必须深入到诗人所创造的意象和意境中去。古代诗家讲究妙语。宋代的严羽把诗和禅联系起来说:“大抵禅道惟在妙悟,诗道亦在妙悟。”什么是妙悟?有人把它说得很神秘,很玄虚。其实从欣赏诗歌的角度,妙悟就是对诗人所抒发的思想感情,对诗人所创造的诗的意象和意境的心领神会,对诗的艺术美的一种感知和领悟。《文心雕龙·知音》里说:“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入情”就是达到对诗歌的感悟的境界。说得更简单一点,感悟就是欣赏诗歌时所产生的会心和共鸣。你对诗歌的“象外之境”有了感知和领悟,就是通过对诗的意象分析而进入意境,同诗人的感情产生共鸣和交流,这时候,你就有了对诗的感悟了。

    举一首大家熟知的诗作例子。苏轼《惠崇春江晓景》(二首其一)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这是一首题画诗。苏轼是一位杰出的诗人,又是一位的画家,对诗画艺术都有很精深的见解和出色的创造。惠崇是宋初的一位和尚,诗人而兼画家。他画的这幅画是一幅鸭戏图,是画春天江水里鸭子在自由地嬉游。原画不见了,画的内容我们是从苏轼的这首诗知道的。

    但是题画诗如果只是把画面上的景象描绘出来,让看过画的人知道画了什么,其余就再不能给读者别的东西,那这样的作品就不能称为诗,最多也只是低等的不入流的诗。苏轼这首诗则是一种艺术的再创造,既有所凭藉(没有离开画面的景象),又有所开拓和发展。他创造了新的意象和意境。通过对诗中意象和意境的感受,我们能领会到蕴含在画面之中的意兴情韵和思想(这既是画家的也是诗人的,但主要是诗人的)。这首诗创造了“象外之境”,感受、领悟并进入到这“之境”中去,在欣赏中我们就提高到了感悟的境界。

    画面上描绘的是水乡春色。诗的首句先从竹外绽开两枝桃花来点染出初春时节的景象,秀美而不繁丽,却溢出一派冬去春来的勃勃生机。桃花还仅仅是背景,在春水中嬉戏的鸭子才是画面的主体。诗人写鸭,把握并再现了原画的神韵,得其意而忘其形:他无意于让读者“看见”画中之鸭的颜色、大小、神态,而只是突出他对初春的那种敏锐的感知。画里画出水,却画不出水暖,更画不出鸭子对水暖(即春意)觉。但画中小鸭在水中自由欢快嬉戏的情景,就蕴含了一种意兴情韵,使人感到并且相信鸭子一定是感觉到了水暖,感觉到了春意,要不就不会那么欢乐舒展,自由自在。苏轼的诗准确地捕捉住了画面上没有画出却是蕴含在戏鸭这一特定意象之中的精神,并且用精练的、传神的、富于个性的语言将它表现出来。再进一步探究,鸭子是谈不上对春意的感觉的,即使真有这种感觉,画家和诗人又从何而得知呢?所以,实际上水中的戏鸭只是诗人创造的一种意象,它所蕴含、所传达的是诗人自己(也许同时也有画家的)从生活里和惠崇的这幅画上感受到的春天的暖意和甜美,以及在春天到来时内心的欣喜振奋,这里同时融进了诗人对生活和绘画的审美体验。通过他生动的描绘而给予我们的艺术上的启发与提示,我们在内心里也感受到了春水的暖意和春天带给人的振奋和欣喜。这时候,我们就与诗人有了共鸣,有了会心,有了同他近似的对生活和绘画的审美体验。如果我们在艺术欣赏的时候痴迷一点,沉醉一点,我们简直就会觉得,在一种艺术的氛围和境界里,画中在水里嬉戏的鸭子、诗人和我们自己,在精神和感情上已经化为一体了。这就是妙悟,这就是对艺术美的感知,这就是艺术鉴赏时的审美愉悦。

    接下来的第三句,写的也应该是画中的实景,但同样不是对画面的简单再现,而是为了抒写诗人自己对春天的感受。蒌蒿(俗称白蒿)满地生发,芦芽(即芦笋)刚冒出土来,还很短小,这都是南方大地回暖的初春时节,万物复苏、竞相生长的动人气象。在第四句里,诗人又融进了民间的传说和习俗。传说河豚食蒌蒿则肥,而人烹食河豚时加用蒌蒿和芦笋,既能解毒,味道又很鲜美。于是诗人便十分自然地产生了一种联想:鸭子戏嬉江水之日,“正是河豚欲上时”。春天来了,海中的河豚开始沿着初发的江水上游,这与前面的“春江水暖”相呼应,又从一个独特的角度传达了诗人对盎然春意的一种富于情趣的新鲜感受。

    这样,全诗就由竹子、桃花、春水、戏鸭、蒌蒿、芦芽、河豚等种种意象构成了一个充满生机和欣喜之情的诗的意境、诗的艺术世界。进入到这个意境和艺术世界之中,我们就会感受到诗人的那颗诗心和他丰富的精神世界。领会到这些,我们对这首诗就算有了感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