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并非只是为爱而生

息羽听2018-06-05 16:36:15



不知何时起,我们最迫切关注的领域成了亲密关系,而且有一种很危险的想法——“亲密关系是幸福的唯一源泉”,过多的把人际关系、把爱情理想化,并认为是获得救赎的唯一道路,这是我万万不敢赞同的。亲密(人际)关系是重要的,可以从中获得幸福感,但这也只是人生的“之一”而不是“唯一”,如果没有,也并非不圆满。我们一生都在被近乎矛盾的两种力量驱动,英国人安东尼*斯托尔认为——


  • 一种是对陪伴、爱以及其他所有能让我们亲近同类的关系的渴望。

  • 另一种是对独立、孤单和自主的向往。


对亲密关系(爱情、人际)的热衷,其实忽略了个人孤独状态下的回归自我。真正可以觉察到自我内心深处的冲动、诉求、情感,真正对自我有所发现,是和一个人的独处能力息息相关,而不是与他人的关系多么刻骨。


整    合


我们都遇到过难过的事情,可有时候睡上一觉,再醒来会发觉“难过”没有那么难过了,有些事情似乎可以面对了,甚至有了解决的灵感。


考试前通宵抱佛脚的强制记忆,很难记住,而经历过“睡眠考验”的知识内容会容易记得。在睡前或醒来时候的记忆效果较好。


这是缘于在睡梦中有些东西被重新调整了——整合,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谜一样的未知,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如此,只是知道“整合”需要时间、独处。


精神分析学家唐纳德*温尼科特对独处能力给予了非常积极的肯定,他在1958年发表《独处的能力》,是精神分析学的经典之作。我们总是把与他人建立良好关系作为个人成熟的标准,把亲密关系作为个人价值肯定的标准,而独处能力,恰恰是一个人拥有成熟情感的一个重要方面。


有一个稍微极端的例子。一个病人在长达一年里,和他的心理医生每周三次见面,每次都是病人自己联想、自己诉说,后来病人称自己好了,特别感谢他的心理医生,而医生从始至终都没有解读和阐释什么,只是在沉默,而病人在这个安全和舒适的氛围里,通过表达自己最深处的东西,发生了“整合”,从而有了被治愈之感。


有些事情,我们不再压抑和扭曲,原原本本接受本来的样子,并不是通过领悟了什么道理,也不是通过有情投意合的亲密关系,而是借由内在的态度的转变,在独处里,在孤独里,获得调整,经由某种整合,从而获得心灵的平静。


这是一种面对,真正触碰到才是面对,而面对本身就是治愈。


想    象


心理学家荣格提倡一种练习——“积极想象”(active imagination),是一种遐想状态,不判断,但保留自己意识,记下各种幻想、想法,和记日记的最重要区别就是不做任何主观逻辑干扰,记录的不是人为美化的东西,而是任由天马行空的想象,自行其是,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才可以发现自己忽视(隐藏)的部分,才可以如实描述自己真正的内心活动。


另外像创作,写作、绘画等,也可以通过想象,重新塑造,使不满足获得和谐。格雷厄姆*格林曾说过:“写作是一种治疗形式,有时候我会感到奇怪,那些不写书、不作曲、不画画的人是如何成功地逃脱疯狂、忧郁以及人类所固有的恐慌的。”


孤独下的想象力是有治愈功能的,创作也是回应自己的方式。其实每个人都会体验到抑郁,很难说失去亲人的悲痛、失恋的痛苦、遭遇生存压力的煎熬和需要在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有什么本质的区别,程度深浅而已,但不管抑郁的原因是什么,想象(创作)是可以使人修复的。


我的老师台湾作家戴文采就曾教导我们这些小伙伴,要把自己经历的难过和各种情感写出来,哪怕只给自己看,否则以后的作品无法超越个人遭遇带来的局限。


价    值


孤独,是为了内在的整合,把各种扑面而来的体验放置合适的位置,把外在的印象被自我消化。没有孤独的人,只有虚假的自我,是臣服外界,而不是体验世界,是强制适应,而不是主动满足,没有孤独没有独立,人生会没有价值。有时我们觉得人生空虚,良辰美景又与我何干,那些东西那么美,可是我们感不到,我们感不到的不仅仅是美丽的风景,感不到的也是内心深处发生的事情。


不要忽视孤独,那是与生命和解的必经之路,到达的地方是平和、笃定。


不论亲密关系还是其他,都不是获得完整(救赎)的唯一之路,外在和内在的冲突需要调整,无法寄托在某一层面上,而生命的和谐宁静,是一生都要做的功课。


——华兹华斯《序曲》


世界仓促,让我们与更好的自己,

日益疏离,在时光中渐渐萎靡,

厌了世事,倦了欢愉,

唯有孤独,多么温和,多么仁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