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情愿月饼迟到

沈嘉柯2018-05-23 14:37:54

 

文/沈嘉柯  photo/Friedrich Fruhling 


 

 

在国庆节的前两天,我收到手机上的提示,我的一份图书合约快递到了。不过呢,这份合同这小区的代收点暂时间寄存了。


我因为脚崴了,行动不便,就打电话让代收的杂货铺送上门。我给他们报上了我的姓名和具体的楼栋地址,作为取件核对。


收到快件后,我却惊呆了,那是一件特别大的纸盒子包裹。合同一般就是几张薄薄的纸,这是什么回事?我迫不及待拿起剪刀拆包裹。


这是一盒北京老字号的月饼。看看时间,代收点的签收日期都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中秋节的前一天,这份月饼就到了家门口。现在都快国庆节了,才到我手里。我有点哭笑不得。


最重要的是我的合同呢!迫于无奈,我只好一拐一拐地去了杂货铺。后来,合约快递找到了,月饼迟到的原因也找到了。


每年重要的节假日,都会有一些合作过的公司,给我出过书的出版社,寄福利物品给我。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收到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某一天的春天,收到了一条一米多长的大鱼。还有的时候,看着电视上的美食节目展示蟹黄的美味迷人,我馋嘴流口水了几天,就收到了阳澄湖大闸蟹的礼券。当时我就和我的猫,一起吃了一顿清蒸螃蟹。


然而,我换了电话号码。那家出版公司的资料还是我以前的旧号码,快递打不通电话,导致那一大盒月饼静静地躺在代收点,基本上就是腐烂变质的下场。机缘巧合,月饼又送到了我手里。


照常理来说,差一点丢了一盒几百块钱的月饼,会想一想频繁换号码的后果。聪明的人还会联想,会不会错过了更多的东西。我却一点也不介意。


我常常更换手机电话号码,就是想给我的人生做减法。每换一个工作,或者每经历一个阶段,总会在交际圈,认识一大堆新的朋友。人生不过区区几十年光阴,弹指而过,除了极少数最为亲密重要的人,大部分的关系,大部分的往来,没有什么意义。


我对人脉广泛这种事情,特别冷淡。埋头做好自己的事情,让自己的工作能够给别人提供价值,自然会有大把的人主动追着你想合作,给你送东西。真正重要的事情,有的人哪怕没有我最新的电话电话,也会想方设法找到我。


而那些不分昼夜的诈骗骚扰电话,绵绵不绝的地产理财广告推销,还有无聊没意思的饭局应酬。换一个新的号码,基本上都可以隔绝在另外一个世界。


所以我一直勤快地换号码,整个世界都清静了80%以上。以人生为尺度来衡量,这简直是一件大大划算的事情。


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多年一个号码不变的人,比较靠谱。频繁更换号码的人,不稳定,没责任心。其实这是一种非常表面肤浅的认识。


人心非常有趣,生活当中躲避人际关系,害怕接电话的人,反而是责任心很重的人。因为这种人一旦跟别人接头了,就控制不了自己认真对待的心,倍感痛苦压力,干脆防范于未然。


而那些答应别人事情就像喝水一样简单,轻而易举就能虚与委蛇的人,扭头就忘记了自己的承诺,一点也不害怕各种电话。

 

我们真心愿意发生联系的人,其实是那些相处轻松的朋友。我们真正愿意付出时间的事,只会是走心的,比较美好的。我们接到就会欢喜的电话,一定是跟自己有关的。比如你买的心爱之物,快递到了。


那盒迟到的月饼我吃了一些,保质期太短,不能分给你们吃了。但是一直留在这儿看我文章的你,如果你愿意,可以留言说“我要”。我会选五个读者,寄出去纸质本子。


最近我迷上了漂亮的本子,买了好多。也没打算自己用,就是摸着看着开心。我开心过了,该换你们了。


来日方长,没被选中的,下一次机会更大,而且你不知道我会送什么,也许是别的什么惊喜呢!这同样是很珍贵的期待之心。


 

 一句良言   沈嘉柯出品

“能否脱去昨日的惆怅,如同少年不惧肥肉长!”



对,我又出新书了。以上。戳阅读原文直达当当



沈嘉柯:著名作家、评论家。已出版《你值得拥有这世界的美好》《沉心十年》《属于我们最好的时光》等30多本作品,畅销百万。登上众多好书排行,进入2015年中国影响力作家文学贡献榜。

邮件:shenjiake@sina.com | 经纪QQ: 51084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