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是一种对终极自由的追寻

型物志2018-06-07 11:06:02


原研哉是个怎样的人?


对我们中国人来讲,提到这个名字,首先联想到的大概就是“无印良品”和《设计中的设计》这本书了。




但是,有熊在《谷物3:空之禅》这本书里有关原研哉的一篇访谈,让有熊似乎更清晰地了解了这位设计师。正如文章开头所描述的:“原研哉是那种很少见的人,他的言辞同其设计一样讲究。”


在集中查阅了许多与原研哉相关的文章后,有熊觉得与其说他是一名设计师,倒不如说他更像一位玄学诗人。“比如在回答关于一个鸡蛋或者汤匙的问题时,他的表现他常常使用诸如‘自然的领地‘空比满更为丰富‘感官的宁静’一类的词句。如果有幸与他面对面,想必听到的是沉着而坚定的语气吧~




倘若将原研哉比作一件物品,那他就是无印良品记事本:目的明确,浑融内敛,又充满希望。




今天,有熊就摘录这篇访谈里的片段。诸君可以从作者Charlie Lee-Potter与原研哉的对话中,了解这位设计师对设计、对文化、对未来的一些独到观点,再搭配原研哉以往的设计作品一起来读,或许可以明白一些关于美的道理。



今日设计师


无印良品艺术总监原研哉


Muj(i 无印良品)意为“无品牌”,是“ MujirushiRyōhin ”( 无品牌标志的好产品)的缩写。虽然如此,它的产品却具有相当的品牌辨识度。这家公司尽量避免广告传销,设计师都是匿名的,产品包装也尽可能简化。



我特意去拜访了一家无印良品商店,想要弄清楚究竟是什么让它如此成功,店内的一个中年男人吸引了我的注意。他站在一排普普通通的白色香薰机旁边,按下开关,香薰机便吐出袅袅香雾。男人来回走动着,双手掬起一捧从圆柱形仪器中缓缓溢出的散发着香味的水蒸气,贪婪地放到鼻子前面,一直微笑着。我似乎觉得无印良品的影响在他身上得到了完美体现:它的品牌哲学暗示着它的顾客不仅是在购买商品,更是在进行某种精神交流。比如他们真的会去闻香薰的味道。





简洁与空的区别?  


双立人刀与柳叶刀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原研哉都在不断回归“ 空”这个概念本身。在许多文化传统中,“ 空”都是一个贬义词,对他而言却有着积极的内涵:“ 无论对谁而言,无论如何使用,‘ 空’都是一种对终极自由的追寻。当一件物品是空着的时候,它才能承载形象,才能被人使用。以两把刀为例,一把是德国的双立人刀,另一把是日本的柳叶寿司刀。双立人刀的设计符合人体工程学,所以当你握住刀柄的时候,大拇指会自然地放在合适的位置,这让它能轻松地被人们掌握和使用。与之相比,柳叶刀的刀柄是一根简单普通的木棒。它不会引导你握在什么地方,所以你可以随心所欲地操作。日本寿司师傅所有精妙绝伦的手艺都在这把简单平常的刀柄上得以施展。双立人刀的设计是‘ 简洁’,柳叶刀的设计是‘ 空’。二者都十分出众,但还是有所不同。”虽然无印良品的顾客并不一定察觉到了这种刀柄背后的思想,但当他们切分吞拿鱼和三文鱼时,可能会开始留意这种“ 空”的工具正在影响着他们切东西的方式。





怎么看“全球化文化”?  


根本没有


原研哉关于文化的一些看法具有更大的争议性。全球化在我们眼里是如此熟悉,许多人已经见怪不怪了。


原研哉却不以为然:“文化是一种地方性的存在,根本没有‘全球性文化’一说。文化指的是我们恰巧诞生的那个地方正繁荣生长着的不可思议的事物。在我开始接手无印良品时,我的想法是:如果无印良品诞生在德国,它会是什么样子?假如它诞生在中国或波兰呢?我认为这样的设想对于它的自然发展是大有裨益的,因为无印良品不受日本特色传统文化的约束,事实上,我们也没有在产品中特意植入日式传统形态和风格。话虽如此,认为质朴能胜过奢华( 或者说‘ 空’比‘ 满’更丰富,因为它易于接纳更多东西)的想法,的确是从日本的传统美学中来。无印良品试图对其进行改良,将其呈现在一个全球化的背景之中……世界的多姿多彩正是由于不同文化之间相互碰撞,发出各自的声响。传统并不都是陈旧的,它是一个国家或地区应对未来的宝藏。”






对未来的担忧?  


人工智能


未来令他忧虑。他坦诚人工智能让他担忧,他认为人类正在迈入一个危险的新阶段,他将其称为“ 史前”( pre-history )阶段,身在其中,“ 我们无法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我们生活在一个焦虑的时代,我们关心的很多东西似乎已从艺术、设计以及品牌的领域中剔除殆尽。




想知道原研哉如何通过他的作品的形象反映现存的危机( 恐怖主义、疏离感、气候变化、移民问题、环境污染)。


他相信设计不仅不该被排除在外,恰恰相反,它的作用举足轻重。“ 设计是一种智力的操练,它维护了某种可被称为‘ 感官的宁静’的价值。我认为即便经济体制或文化背景迥异,人类都拥有一些可称之为‘ 表象’的共同经历。假如我们能让人类记起这种共有的我们称之为经验的表象,或许这个世界能够合而为一。设计的重点不在于使人惊奇,或者用新奇的东西引人注意,而在于创造机会去让人类察觉到隐藏在一切事物之中的长久积累的智慧……我相信这种察觉会触碰到人类共有的表象,从而带来某种领悟,或者感官的宁静。”






最满意的一个设计?  


饭团


最令他满意的是哪件物品或设计?他的答案很简单:饭团(onigiri )。“ 它是用米饭做的,把米饭轻轻捏成团状,再在中间加上一种名为‘ gu ’的或酸或辣的食材,比如腌渍梅干或者盐渍三文鱼…… 无论什么时候,我手握一个饭团,都会感到由衷的快乐,从无例外。 ”



他原本可以选择勒·柯布西耶的椅子、古根海姆美术馆或者协和飞机,却独独青睐一个小小的饭团,如此低调怎能不让人为之所动?





有熊送出5本,参与方法:

请在文末留下 你最喜欢MUJI的哪一款设计

选出留言排名前两位和留言内容最佳三位

下周公布中奖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