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健雄浑 自然率真——王墉的书法艺术

中国书画报社新媒体中心2018-06-19 13:28:04


  河北书家王墉多次在全国重大书法展赛中获奖。其作面貌清新,自然无饰,显露出不俗的气息。近年来,王墉就在多元文化的今天应如何赋予书法以时代审美精神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


  王墉学习书法的脉络侧重于隶、篆、行草。他注重不同书体间的相互补养。其书法创作以隶书为主导,追求一种高古的风度。他早年的隶书作品以汉代刻石的成分居多,《石门颂》的痕迹是显而易见的,字间洋溢着篆书古厚、苍朴的气息,让人联想到周代钟鼎的凝重古意。古人云:“不究于篆,无由得隶。”有篆书笔意的渗入,他隶书的品味自然不同凡响。

  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云:“气韵不可学,此生而知之,自有天授。”中国画创作以“气韵生动”为最高境界,书法创作何尝不是如此!在当代书坛,很多人自标取法三代、魏晋云云。若论皮相,也许相差无几,但细加观览,总觉得缺少神理、缺乏气韵。


王墉书俞樾《题船山书院联》

  “气韵”如用语言来形容,往往词不达意、难以言透,可是这东西却是实实在在地蕴蓄于作品之中。王墉应是那种生而可以成为书家的人,因为他对气韵存有天生的敏感,可算是一个对气韵有着轻松驾驭能力的书者。他是当代隶书创作的高手之一。他的隶书汉味甚足,高古活脱,宽博大度,气韵尤佳。

  王墉对隶书的师法足能以“取象不惑”度之。他作隶书不拘于一碑一简,而是能如云悠悠,绝非形色;如水荡荡,绝非流波。王墉的隶书有意规避先前的庄重,在创作中自觉杂以草书笔法,显得轻松活泼。那些流美的墨线短而急,刹那间一掠而过,未及收拾停当便早已转移到下一个笔画上了。其用笔节奏变化强烈,柔中寓刚,波磔及挑笔流畅饱满,一派汉人的高古风神。他的隶书,通篇之内充满了飞动、轻松和机灵的意味,行草笔法展示充分。

更多精彩内容
zgshb2015
投稿:1320967708@qq.com

  王墉的书法作品洋溢着火一般的激情,浪漫、豪放、大气,有张力而不张扬。他不仅把激情散发在点画线条中,而且还释放在读者的整个视觉空间中。首先,他用激情燃烧厚度。作品的厚度取决于线条的厚度,线条的厚度取决于用笔。这种用笔,蔡邕称之为“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孙过庭则细化为“达其性情”和“行其哀乐”。王墉的书法线条可谓用笔深耕、情至锋杪,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他的个体性格。

  王墉对章法空间的规程非常敏感。他借助了这种敏感来展现行书作品的个性魅力。他将有意味的笔墨线条抛掷于空间,顺从自己性情的调遣,以个性化的方式进行空间的变奏组合。这些得力于他能将传统的行书线条语汇击碎,幻化成现代的、个性的、情绪化的行书符号系统。他突破宣纸的二维空间,将这些行书系统符号进一步组合,呈现在清明朗照的三维空间的章法构成之中:笔丰墨浓处苍古奇崛,摄人心魄;虚灵处恍兮惚兮,模糊淡远;纵横交叉处扑朔迷离,耐人寻味。全部的笔墨线条犹如在太空遨游,宣纸上三维的幻景兴象宛然,气象苍然,意象万千。机趣、神理、气韵就在这有灵性的、虚幻的三维空间章法中展现。


王墉书《道德经》第九章

  王墉的篆书得邓石如、吴昌硕、黄宾虹等大家的笔墨形制,追求自然率真、高古雄浑的艺术风格。其用笔洒脱、质朴、凝重,字与字之间有着疏密的变化,有着用笔的方圆、曲折的不同,繁者不繁、简者不简,刚柔相济;在结字上充分调动移挪、避让、舒敛、参差、轻重、错落、开合、欹正的结字手段,使作品形成了气象沉雄朴茂、韵致流畅自然的审美格局。

  纵观王墉的诸体创作,通篇开局均有参差错落、纵横开合之致,表现出“虚健雄浑”之气。这一风格的形成源于他在结字、用笔、用墨上的个性特点。其作品的结体随着创作情绪的展开与变化而多种多样,突出了节奏感;结字的空间布置巧用“开合聚散”之法,或疏可走马,或密不透风,质朴率真,一任自然。

  对艺术创作来说,无“健”“虚”之法便不能达到“雄”“浑”。而“健”和“虚”、“雄”和“浑”本身就是两对矛盾,尤其是由“健”到“虚”到“雄”到“浑”,更为不易。欲达到艺术上的“虚”“浑”之境,必须不断用“学问文章之气”去涵养。

  艺无止境,其实不在艺而在心,是心无止境,即对道理的认识与己心的探索没有止境。近年来,王墉的书法创作日趋成熟,他笔下的格局越发开阔。如能从不同门类的艺术中汲取滋养、融会贯通,再上一层的妙境或许便在“见心不见手”的时候出现。一幅书法作品,可以不去评论它的笔墨技巧,而是心里由衷地感觉到它的好,这或许就是更真切的好了。可以看到,王墉正朝着这个方向努力。有了这样的努力,对于其书法可能再迈入更高的境界也是值得期待的了。(王墉,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北省书法家协会隶书委员会委员)

更多王墉作品


作品一


作品二


作品三


作品四


作品五


来源:《中国书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