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心创作,大匠之心—赏杨枫的笔墨态度

Artshun舜艺网2018-04-15 15:42:17

点击“Artshun舜艺网”快速订阅,底部阅读原文更精彩

点上方绿标收听朗读音频 关注后回复杨枫听语音完整版




杨枫,山东省文联副主席、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省文艺创作研究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



杨枫作品赏析


在商品经济时代,一部分人有了经营书画的想法,另一部分人有了收藏书画的心情。于是这种纸上艺术开始拥有了前所未有的市场。市场可以令艺术繁荣,也可以使艺术腐败。一切全在艺术创作者自身的掌握和把持之中。这样的时刻,如果能够做一个心底澄明的创作者,就会获得极大的幸福。但实际上要抵达这样的境界,是很难很难的。



杨枫作品《岩间水际》


对于艺术家和他的艺术来说,其声望与市场如何,往往取决于一部分人或大部分人的判断。问题是:这种判断历来都是最困难的事情,有时候甚至可以说,这种判断的工作一点都不比创作本身更容易。面对一部作品一件绘画,谁都可以品头论足一番,其中的一小部分人还认为自己洞悉和把握了一切。其实哪有那么容易。这才是人世间难度最高的事物之一,越是修养高深的人,在艺术面前就越审慎之极,绝不敢轻易臧否。艺术贮藏了生命的全部隐秘,这需要读者运用心力和诚意、再调动起全部文明的涵养去揣测和权衡。即便是这样,艺术的判断也仍然艰难,最后不得不留给未来的时间去加以解决。



杨枫作品《风骨永存》


所以我每次看杨枫的画作,因为离其人其艺太过切近,总要冷静许久才敢发言一二,不过还是不得要领。我只好谈一些感想和联想,用来表达这无法转述的艺术之慨。在我眼里他首先是一个有静气的、安稳的画家,仅此一点品质,也是这个时代里极为可贵的因素。他的心情洇留在画里,于是让观者也没有了急躁,可以从容地从头欣赏起来。这在我看来正是成功的首要条件。有人可能说,好的艺术也可以使人热血冲荡甚至激越狂躁,还有不安。的确是这样,比如现代主义中的一部分就是如此。可是我认为那还不算是常态,也构不成一种普遍现象,更不是后人摹仿成功的捷径,不是先锋必备。因为即便是那样的艺术,也是由细部的工心所达成的,是漫长积累中的一次冲决。正常的创作之途仍然是忍耐和劳动,是学习并渐渐具备了一颗韧忍坚毅的大匠之心。



杨枫作品《岭云高碧霄》


在我看来绘画无非是生命修养的表面花纹。先天后天这一切综合起来,变成了内在质地,然后再一点一点从纸上颜色间渗漏出来。由此看来卓越的创作之能来自一个资质优异者的饱学,还有品德方面的自我苛刻。令人可惜的是,时下市场中奔突踉跄着的各种艺术家,他们每每走了一条反路,即钻营求利,卖聪失智,荒废学习,藐视正义。在这种境况之下,我更加为杨枫沉着密致的画风深感欣慰,还有钦敬。



杨枫作品《林红秋已老》


我常想,国画多少也像中医和围棋之类,最需要的不是前瞻,而是更多地向后观望。不深悟通读古人的深奥,就成了无根之树。而现在我们看到的尽是随风卷动的一年生草本植物,俗称“滚地龙”,连树枝都算不上。将根深深地扎入土地,找到气脉流泉,这正是杨枫所努力的方向和目的。他走的是一条大路,可而今这条大路上却是人迹罕至,这就是时代的怪谬。



杨枫作品《回家的路》


我记得一位大艺术家曾有过一句绝妙的比喻:“大动物有一副安静的外表。”对应这句妙比,我们会发现如今有多少误解。人们通常对跳跳跃跃的“小动物”、对它们那样的机灵,赞许得太多了。



杨枫作品《大山那边》


杨枫是一个嗜读者。他几乎手不释卷,而且诗与文的创作都有了相当的积累。他关于艺术的判断,已经具备了走入深层微妙的能力。正是依赖这样的磨练与根底,他的艺术之树才发出健硕的枝桠,抽出了浓旺的叶片。

以我个人所见,几乎所有杰出的艺术家都有一个寂寞而骄傲的人生。他在最富有创造力的上升时期,往往是以单薄的一己之躯,与整个时尚和潮流作对。就此而言,杨枫的路我觉得并不陌生。

他正大步走在这样的路上。



历经磨练,谱写骄傲



扫一扫看杨枫个人主页


文章作者: 

编辑整理:小 白

 投稿邮箱:artshu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