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斯年:微读《〈三体〉争鸣》(时空和思维)(第二期)(上)

W南京2018-06-19 12:00:51



《〈三体〉争鸣》之“鸿雁飞来”,是徐斯年教授专门授权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宇宙容得下我们吗?——〈三体〉争鸣首推的原创文字,内容围绕五个话题展开,分别是:

“蚂蚁”之问

时空和思维

维度与分形

想象力自洽性

宇宙“恶托邦”?

现用微信形式推出,以方便读者阅读自己喜欢的话题,并展开争鸣。


时空和思维——关于《三体》的通信,共摘录36个精彩片段。本文呈现(六)至(八)。

在狭义相对论的坐标转换公式中,长度转换中是含有时间因子的,这意味在“宇宙”的时空一体中,时间与空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


时空和思维——关于《三体》的通信

(六)


耀文并诸位:

收到耀文120日关于“维数”和“分形”的答复按该函编号为(二十一),现编入《维度与分形》组。后,我马上用手机发了一封复函,表示要“消化”一番。接着有央视科教片频道的几位导演,来向我咨询拍摄涉及武侠小说史的一组专题片的问题,谈了一天,接着又为他们收集、发送相关资料,所以这消化过程就延长了。现在报告一下消化的结果,请你们诊断一下,看看“积食”是否严重。

对我来说,不仅“拓扑”、“分形”这些知识近乎天书,就连“对数”、“函数”和“熵”的含义,也都还给老师了(我家大、小“政府”倒还记得一点,因而招来她们的嘲笑,说:“对数,不就是Log吗?连这都不晓得!”)。为此,稍许补了一下课。首先明白了耀文介绍的关于维度的知识,“分形”维度似乎主要涉及“豪斯多夫维”,而我原来对“维度”的理解局限于线性思维。从阅读文学作品特别是科幻作品的需要出发,我把耀文的解释浓缩成四个字:“空间性质。”估计这四个字将会发挥出许多“正能量”。

关于时空的相对性,我自以为是基本理解的——地球上的“现在”与“三体世界”上的“现在”绝对属于两码事。即便同在地球,此处的“现在”也不等于彼处的“现在”——“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讲的就是这个道理。文学作品和文艺理论里讲的“共时性”,其实都是忽略空间差别的,例如,说剧场里的舞台演出活动与观众的欣赏活动是“共时”的,这首先是把剧场视为一个空间。其实,舞台为一空间,观众席为一空间,二者存在距离,因而“演”和“视听”到这“演”(接收到舞台信号),其实是有一个时间过程的,所谓“共时”,乃是忽略微观差别的说法。

耀文没有正面回答一半所提“宇宙存在同时性吗”的问题,“侧面”的答案需要我们也通过“消化”来寻求。不过,“宇宙同时”这个概念,似乎先要辨别它的含义:是指宇宙间同用一个计时标准(那就有“地球中心论”之嫌了)呢?还是指宇宙以及其间的所有天体都有“时间”(即都处于运动之中)呢?如指前者,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如指后者,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吧?这个“同有”的时和空,就是那个弯曲而无限的时空吧?

此信先汇报以上两大问题,不当之处望即指正。下封信专门汇报作为文学专业的“分形”联想。

        斯年126

 

(七)


在狭义相对论的坐标转换公式中,长度转换中是含有时间因子的,这意味在“宇宙”的时空一体中,时间与空间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现实生活中,当年抗战“以空间换时间”,是一次应用。一群四光年外的外星人,要奔袭地球,地球人有四百年的准备时间,长度轴上的距离,化成四百年的时间。当然这是种比喻性的说法。

关于同时性,我想,一件事只发生一次是无疑的,某年某月某日张三诞生了,在任何坐标系看都是这一次,这是“同时”的。至于是公元几年几月,农历几年几月,民国几年几月,不同坐标系有各自的说法。在一百光年外的星球上,看到张三出世是百光年后了,不能说张三出生了两次。

         耀文128

 

(八)


插一句:宇即空间,宙是时间,宇宙应作时空体解,何来宇宙同时?

         肇明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