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明随笔(120):生命的禅

孔明散文2018-06-06 09:22:51

生命的禅

孔明

 

生命的禅,其实就在我们身边。

老友曾宣传来访,说他父亲91岁了,依然硬朗,生活自理,但耳背。父子越来越很难对话。声小了,父亲连声问:“啥?啥?”声大了,父亲还是连声问:“啥?啥?”都听不清。令曾宣传奇怪的是,父亲和几个年龄不相上下的老人坐一块儿说话,你一言、我一语的,嘻嘻哈哈,说半天不累,好像耳朵不背呀!他自寻思:“莫非老人之间,有自己的语言密码?”我笑道:“或许老人们彼此心灵已经默契。说的,不必要被听清;听的,也没必要听清。嗨,他们是活出境界了!”

忽然就联想到了我的老师和师母。有一年去乡下看望老师,师母拐个小脚,出出进进忙活。老师说:“你师母忙奔了一辈子,就不能闲着,闲着就浑身疼。”前多年师母耳朵背了,老师说:“耳朵背了好,省得儿媳子背后埋怨,听见了生气,多半还是自己气自己。”去年,师母眼睛白内障,看不清楚了,老师笑呵呵安慰她:“看不清楚了好,免得常埋怨儿媳妇给你甩脸子!”老师对我说,人老了,就这样!他对师母说:“如果哪天拐不动了,咱就用不着辛苦了,歇一歇,离世前也该让儿女伺候咱几天。”我当时无言,亦无解。现在豁然间,我若有所悟了。

或许生命的禅需要岁月才能解答。

(原载《女报》201736日《悦读》专版)

(文中插图均为孔明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