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指!被“兽父”性侵3年!连生理期都不放过!怀孕还反遭诬赖:她本身就是个败类……

尚庐山2018-04-15 13:21:21

人生至少有两次冲动,一次为了奋不顾身的爱情一次为了说走就走的旅行!尚庐山旅游(省中旅)云朵13879200672,雪花13879210509



张霞带着女儿匆匆赶到医院。看到女儿的B超检验结果,她更加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胎儿已经31周了


在张霞的鼓励下,筱泉鼓起勇气,说出了孩子生父名字,竟是张霞的同居男友、筱泉的继父,刘庆才。直到现在,张霞才知道,这场罪恶的性侵,已经持续了长达3年之久。


6年前,张霞和丈夫离婚,带着10岁的女儿生活,母女俩相依为命。不久,经人介绍张霞认识了刘庆才,两人很快就同居了。


2010年,刘庆才和张霞的第一个女儿出生,2011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因为没有结婚,两个孩子都无法落户。为此,张霞多次和刘庆才提过领证的事,但是刘一直推脱每次都说再等等。


被花言巧语迷惑的张霞再也没有提过结婚的事情,她觉得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热热闹闹的也就知足了。然而,罪恶在悄悄酝酿。



被“兽父”性侵3年!连生理期都不放过!



2012年,11岁的筱泉读小学五年级,渐渐有了豆蔻少女的神采。看着像花蕾般绽放的继女,刘庆才心里邪念顿生。3月的一天晚上,张霞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只留下筱泉卧室写作业,突然,刘庆才推门进来了。


据筱泉后来陈述,令她一生都难以抹去的屈辱一幕,就是在这天夜里发生的。未满11岁的少女无论如何也无法与成年男子抗衡。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狞笑的恶魔就是平日里道貌岸然、嘘寒问暖的父亲……


筱泉想到了报警。但是,刘庆才恐吓她说:“要是敢说出去,就把你和你妈全都撵出去。”怕影响母亲的婚姻,筱泉最终没有告诉母亲。


一个星期后,趁张霞不在家,刘庆才不顾筱泉正在生理期,再一次性侵了她


“张霞和被告人都是搞工程的,整天忙于工作,平时的关注点也多是在她和被告人所生的儿女身上。被告人经常利用工程把张霞支出去,当这个小女孩自己单独在家的时候,被告人就趁机对她进行性侵。”


3年里,刘庆才几乎每周都会性侵筱泉,而筱泉却在恐惧与羞耻中选择了沉默。


直到2014年12月,筱泉感觉到肚子里有东西踢她,联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来例假,她突然陷入了巨大的恐惧之中。走投无路的筱泉只好求助于刘庆才。而刘庆才却一拖再拖,甚至避而不见。直到2015年3月15日,筱泉突然接到刘庆才的电话,让她打车去一家医院,并给了7000元让她自己去做流产。



丑恶嘴脸!这个继父竟然从未离过婚……



再三犹豫后,筱泉给妈妈打了电话。得知真相的张霞泣不成声,立马报警。


随着案件的侦查,刘庆才的真实情况浮出水面。直到这时,张霞才得知这个与她同床共枕6年之久的男人不仅结过婚,而且根本没有与妻子离婚。这也正是他一直不同意与张霞领结婚证的真正原因。



不承认性侵:诬陷其乱交男朋友



让暴怒的张霞和筱泉根本想不到的是,刘庆才居然倒打一耙,根本不承认有这回事。


我没有对她做过任何事情,谁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一定是她这么小的年纪不学好,在外面乱交男朋友。本身就是个败类。”刘庆才说。


在接受讯问的时候,刘庆才不仅始终不承认筱泉腹中的胎儿是他的,甚至污蔑母女俩是想趁机敲诈他的钱财


“报案后给这个小孩做了引产手术,经过鉴定,胎儿的DNA和小女孩以及被告人的DNA有关联,小女孩和被告人是这个胎儿的生物学父母。”


2016年12月,法院作出终审判决,刘庆才犯强奸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重婚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血泪哭诉,请不要再做粗心家长!



90%以上的儿童性侵者都是家人或熟人,几乎都是男性。

30%是孩子的亲戚:他们可能是家庭中的男性长辈、或年长的表兄弟;

60%是孩子熟悉的人:学校或幼儿园的老师、课外班老师、教练、保姆、其他孩子的家长等等;

只有10%是陌生人。


熟人性侵”这一点,

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大众所了解。

但是,另一个事实还未广泛被意识到:

对儿童进行性侵的也不一定是成人,

可能是某个稍年长的堂兄弟姐妹或者玩伴、高年级的同学等等。


扩散周知!请不要再做粗心家长!

  

来源:半岛都市报、法制日报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大牌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