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屠呦呦的推荐者想到的 | 段郎说事

段郎说事2018-04-17 15:25:29

摘要

屠呦呦,这位85岁高龄的药学家曾多次落选院士,因没博士学位、未留洋,被称“三无科学家”。之前非但有媒体极少报道,即便在学术界也几乎没几个人认得,难怪屠获诺奖之后,不少人感叹:为啥我从来不认识屠呦呦?


令人感叹的还在后面:屠呦呦的推荐者,竟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知名疟疾研究专家路易斯·米勒。米勒从2010年开始,就年年向评委会推荐这位来自中国的女药学家,而评委会经过调查研究,确认屠呦呦正是青蒿素的首要贡献者。联想到近期报道称,为真正发现青蒿有效成分,屠呦呦曾经以身试毒弄坏肝脏,甚至得了中毒性肝炎。这段艰难的研究路,屠老是如何一步步走过的,其中的孤独和坚持,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一个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知名疟疾研究专家,却几年来坚持不懈向评委会推荐咱中国的这个“三无科学家”,其胸襟、执着实在让人感叹不已。由于可见,中国的学术环境之不尽人意着实应当改革。从屠的落选可以看到,中国院士选举的一个弊端就是过于注重学术贡献以外的问题,有时达到吹毛求疵的地步,如何将焦点放在学术成就方面,将之作为压倒性的评选标准,应是两院今后的努力方向,院士选举是民主的,应完全由现有院士的意志所决定,依靠炒作和贴标签此路不通。

我以为:中国的学术应理直气壮以“第一”论英雄,这并非强调推崇“个人主义”、否定其他参与者的功劳,而是旨在强调第一发现者在科学研究中独一无二的贡献,只有尊重“第一”、崇尚“首创”,才能激发更多的勇者不畏艰难,向着光辉的顶点执着攀登。一个靠“记工分式”、过分强调集体和忽视个人创新的国度,只会创造一群平庸之辈,而这些平庸之辈日后除了在小圈子里相互猜忌、内杠,论资排辈,想要获得世界级的发明创造,几无可能。

院士官僚化,科技平庸化。科技和科技人员不被重视,对上点头哈腰,对下横眉冷对,这样的学术环境,即便每年诞生一万个院士,也不如屠呦呦这样一个“三无科学家”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