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原创】历奇辅导在青少年社区矫正教育工作中的实践

东莞市莞香花青少年服务中心2018-05-20 08:48:06

       历奇辅导是通过精心设计的活动环节,以循序渐进的方式让参与者处于既陌生新奇又充满合作气氛的情境中,经历各种不同的难题和挑战,体验解决难题、战胜挑战的成功感,并将经验整理、升华、转移、应用到日常的生活实践中,帮助参与者成长,达到教育与辅导目标。
       社会上广泛开展的历奇教育,往往把培养团队精神作为一个重要的内容,而团队精神在社区矫正青少年群体当中,很容易联想到是团伙、帮派、“交叉感染”等问题,这也是有关部门较担心社工做这样的集体活动会引发集体性事件的成因之一。凡事有危必有机,实践中我们发现历奇辅导在社区矫正青少年的教育辅导中产生不少正功能,青少年社工针对青少年矫正人员的犯罪类型、服务需求、发展状况等设计相适应的主题拓展教育活动,协助矫正青少年认识自我、改善人际沟通、学习解决问题、恢复生活信心,警示并预防违法违规行为再生,促进青少年更好地回归社会。

1、从游戏规则到危机意识,教育、预防再犯。传统的教育改造是执法人员对社区矫正青少年进行集中式教育,内容以行为规范法律、法规为主,这种“填鸭式”的教育方式往往很难激发受教者的主动性。历奇项目,每一内容都有清晰的规则,青少年需要遵守规则进行活动,因为一旦违反规则,违反者可能面临影响团队、中止挑战、身体受伤等危机后果,这种“犯规”是会马上得到处理的,无法“侥幸”过关,这就强化了矫正对象遵守规则的意识。从违法规则的危机中,社工引导青少年认识规则的重要性,直观地、亲身地体验违规的不良后果,将“游戏规则”延伸到“社会规范”,让青少年在游戏中学习、理解他们在今后中需要掌握的法律法规和行为准则,在潜移默化中改变扭曲的人生观、价值观,协助他们养成守规则的习惯,以实现预防越轨行为再犯的目标。
2、调整游戏难易度,在挫败与成就间经历成长。“挫折-攻击理论”认为,挫折容易引起攻击欲望和行为,指向自身表现为自己折磨自己、摧残自己,甚至自杀;若指向外部,则为伤害他人,即表现为多种攻击行为:轻则如嘲笑、讽刺、斥责,重者则打斗或杀害使他受到挫折的对象,从而会导致大量犯罪。青少年社工根据社区矫正青少年行为特点调整历奇游戏难度,帮助矫正对象在挫败与成功的浪潮之中理解人生阶段的反复性。当参加者获得失败体验时,我们引导青少年认识不符合实际的想象,在自我反省过程中输入希望,协助他们发掘自我潜能,探寻解决问题的办法并鼓励尝试;当参加者获得成功体验时,我们强化团队相互支持的氛围,肯定参与者个人的能力,鼓励积极面对生活难题,消除“社区服刑人员”的无用感、自卑感。
3、将封闭的自我打开,学会与人和睦相处。正在接受社区矫正的青少年,或多或少存在一些“自我封闭”现象,一方面担心别人歧视自己,另一方面是因受到法律制裁而产生的不良感受所致。青少年社工设置的任务当中,成员之间不得不相互表达聆听、接纳、合作、妥协、配合方可达至目标,在信任关系里,将身心安全托付给其他成员,而工作人员需将每一个矫正人员作为主体而关注,捕捉其在活动中的语言与非语言表达,重视矫正对象情感、思维、行为的发生过程,活动中矫正人员的感受若能得到他人的理解,其内心也能达到开放。成员彼此的交流与合作,可让矫正对象意识到:还能有值得信赖的他人!青少年社工在活动中通过制造肢体接触、对话交流机会减少彼此的疏离感,建立正向的互动关系,在良好感受基础上培养社区矫正青少年的亲社会行为。
        不同年龄、文化程度、社会背景、生活阅历的社区矫正青少年一起参与活动,符合人人平等的服务理念。体验困难,完成挑战任务,创造了在困难收获成功的喜悦,提升了社区矫正青少年的自信心。积极正向的互动交流增强了社区矫正青少年之间、社区矫正青少年与社工之间的信任感,让青少年学会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相互宽容,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人与人之间矛盾的产生和违规违纪事件的发生。历奇辅导在社区矫正青少年教育工作中的积极作用和意义,值得我们继续探索与实践。
作者:东莞市莞香花青少年服务中心 督导孔雪雯、青少年社区矫正社工廖佳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