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撞】最隐秘的鬼 & A message

古韵情诗2018-06-19 15:46:18

A message》

如果你们有谁见过X先生

请转告他:

L小姐要离开了,归期不详

目前她暂时安好

请勿念

 

去年L小姐念他至深

写了封信给他

并将信与地址留了下来

最近对方可能会将信转寄给他

如果收到来自常州的信

请签收

              --Vivian

              2017.03.16  13:14

              阴天,窗外交叉路口车水马龙

              一片真实的繁华

 

作者简介:Vivian,一个生活在江南的西北女子、资深人力资源师。

 

司徒无名评诗:臆想之术

当看到好友Vivian女士的这首诗时,我的确很惊讶,仿佛让我再次看到了王家卫导演的《重庆森林》。时间是杀手,时间有时也是解药,X先生,一个给人产生联想的人,或许真实存在,或许是L小姐的臆想情人。女人作为形象的存在,她们脑袋里整合了两个男人,一个适合结婚过日子,而另一个必须是soulmate,属于精神层面的交流,彼此只需一个眼神就可领悟。所以或许,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X先生。

当一个人想念对方至深又不得见,而你的房间又没有任何关于对方的切入口,此刻臆想如同洪水猛兽,身旁的镜子折射手指的跳动,你身后的那张蜘蛛网正捕捉了一个细节。作为语言的集中营,写信是很好的自我疗养之法,纸作为一种倾诉对象的存在比在厕所躺着时高贵许多。

Vivian的这首诗,更加偏向口语化,却更能让人产生共鸣。也许碎片般的记忆从常州奔向地球某个城市,我们在路上拦截睡眠,等待时间切入,成为她与他的焦点。

 

 

《最隐秘的鬼》司徒无名

阳光下

你的抬头纹更加清晰

瞳孔缩小,蚂蚁举着食物逃跑

影子歪歪斜斜走过马路

说着雪碧在空气中爆炸

真好

汽车又压死了一个人影

 


 

诗人简介:

       司徒无名,本名王科峰,男,90后诗人,时尚潮人。喜旅游、看书、无氧运动,三流摄影爱好者。有诗歌散见各类纸刊、网刊。想和另一半一起去的国家:尼泊尔、越南、泰国。目前客居浙江宁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