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遊手札24 以后再也不这样了

東遊手札2018-04-15 14:23:44

今天上午去给敏敏寄信,在街上悠闲的散步。我才仔细的注意到叶子开始簌簌地往下落了。我突然想到了保定,街道两旁种满了槐树,每年叶子洋洋洒洒往下落,就像是一副写意的大手笔。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时候。有一年高中放学我骑车回家,一片槐树叶很优雅的在我眼前以极完美的弧线飘落。那一瞬间,我第一次从内心发觉自己是个诗人。日本的初冬很热闹。日本人很多都有自己的小庭院,里面种满了西红柿、辣椒等作物。每天最幸福的事就是看日本的老人,一点一点的修剪自己的庭院。真的是一种“茅檐长扫净无苔,花木成手自裁”的生活。如今是入冬,院子里面的柿子树、橘子树都挂满了果实,煞是好看。院子里开着各种颜色,各种样子的花。我才知道原来初冬也是一个不缺生机的季节。

日本人是真的爱花的,不仅是自己的庭院,即使是街道也总有闲不住的人来搭理花草。现在日本的菊花都开了,菊花是日本皇室的象征,也和樱花一起组成了日本的象征。鲁思.本尼迪克特研究日本国民性格的著作,就以《菊与刀》来命名。路过一家庭院,院子里栽满了各种样子各个颜色的菊花,我在院子前面站了半天,我想这家的主人也是一个人淡雅的人吧。要是有以后能有幸认识,一起喝喝茶就好了。



还有一家庭院的院门。让我感到格外的幸福。一片不知名的小花,顺着门扉流淌了出来,开到了墙垣之外。我太感谢这家院主人没有为了工整而把这片花丛修剪掉了。《庄子知北游》中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有的时候人为的美,其本质是一种画蛇添足。

我还想到了叶绍翁的《游园不值》,虽然后两句流传更广,于我个人特别喜欢前两句“应怜屐齿映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尤其第二句“小扣柴扉久不开”我格外喜欢,每次想到都没来由的觉得甜蜜,使我联想起《诗经.邶风.静女》。只可惜,挺好的一首诗,“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两句被大家津津乐道,死于口水了。同样让我感到可惜的还有“小姐”这个称呼,多么温婉可人,可惜可惜。




学校修理电路,这两天放假,更奇的是工作也放假了。高野排班的时候跟我说:“我看你太辛苦了,我给你放放假。你可以去逛街、去吃饭,休息一下。”本来给我安排了三天的休息,但是我这么一本正经的钱孙子哪儿受的了这个啊。就主动请缨去八王子上了一天班。剩下的两天没有课、没有工作,这样的生活对于我而言已经是天上人间了。

上上周末去八王子工作,结束的时候清洗煎锅,日本厨房很干净的,步骤很多,我一时疏忽忘了一步。我又着急结束,于是就没有重新刷。因为我刷的这个是备用锅,每次都会刷,但是从来没使用过没我想应该不会有问题。上周,因为客人很比平时要多,用到了备用的煎锅。我已经忘记了没有刷干净一事。汪姐拿出来煎锅说:“这个锅子怎么不干净?”然后叹了口气说:“靠他们那些小国家的人真不行,总是偷懒。”汪姐以为是东南亚国家的员工刷的。让我拿去刷一下,这个煎锅今天不用了。我拿过来一看才发现,这是上周我刷的。我当时心里简直羞愧难当。汪姐又一直跟我说:“还是中国人和日本人办事靠谱,别的国家的真不行。”等等言论。(当然,汪姐这种思想是不对的。)我实在是没有勇气承认这个煎锅是我刷的。

一开始我还觉得点儿背,因为性格使然,我在餐厅工作,是出名的认真。没想到就这么一次就被发现了。后来我觉得这么想法全是借口,就是我错了。

尊严这个东西的价值是很容易贬值的。偶尔放纵一次,没觉得什么,两次三次发现差别也不大,时间久了想回去都难。人一旦享受习惯了放纵带来的轻松,就很难戒掉了。慢慢的自己都会去找:哪儿能靠出卖尊严换点儿享受呢?但是那个时候尊严也早已经不值钱了。

这次我确实是缺乏勇气跟汪姐承认。

以后再也不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