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孩子从小就需要玩暧昧?

一棵小树2018-06-14 08:35:09


话说有一天,树妈看到NHK教育频道的一个少儿节目在教幼儿如何通过人的表情来确认对方的情绪,心想:这节目真实用,像我这种至今还不太会看人脸色的,这种事情早点有人教,大概会少很多挫折吧。

 

接下去,这节目出现更高级的内容了(小剧场人名由树妈擅自篡改):


幼儿园高年级的小男生飒太在教室门口碰到了正在帮老师搬书的女孩小樱。

- 飒太:“小樱,你好!”

- 小樱:“飒太君,你好!这书好重啊。”

- 飒太:“是吗?加油啊!”说完和小樱擦身而过。


问:此时小樱的表情是什么?(答案是“怒”)。然后,继续诱导“小樱为什么生气?”

 

经过一番分析,结论是:小樱说书很重的时候,其实隐含了“麻烦你帮我一下”的意愿。而男孩飒太没有领会到这个意思,没有顾及小樱的心情,所以小樱不高兴了。

 

不得不感叹这教育太实用了。树妈在自惭形秽赞叹不已的同时,心中警铃大响:什么?五六岁的娃娃说话就如此委婉?想让别人搭把手,偏偏不直接要求!日本人民的暧昧指数,实在是太高了。

 

树妈是个粗线条的,此时福至心灵,忽然意识到自己在接送小树时,每次碰到班主任都能乐呵呵地聊半天,不会是会错意了吧?于是,树妈开始留意其他家长与老师的对话。

 

1

 -老师:今天○○在练习演讲时,说得很大声,还自己加了好几个句子。

(树妈:哇,这孩子会用长句子表达自己的意见啦?真厉害。)

 -日本妈咪:呃,不好意思呀,这孩子就是话多,也不管人家要不要听。没耽误大家的时间吧?

 

2

 -老师:○○好像很有正义感啊,看到别的小朋友不收拾玩具,就会跑过去指出来。

(树妈:嗯,小树的确有点这样,这也不算是坏事吧。)

 -日本妈咪:(极其抱歉的表情)哎呀,这孩子就是多管闲事,一定打扰到其他孩子玩游戏了?

 

3

 -老师:○○真是个健康活泼的孩子,今天4点以后是拓老师负责,○○很开心,他最喜欢爬到拓老师身上,宣称自己是猴子...(注:拓老师是这个幼儿园唯一的男老师,且很有男子汉气概!)

(树妈:有男老师陪男孩子玩粗犷的游戏,太好了。谢谢拓老师!) 

 日本妈咪:(不安状)哎呀,这孩子,这么调皮,拓老师辛苦了,请替我转告我的歉意呀。

 

纳尼 △○¥※☆??

 

树妈看了几次以后,发现了一个规律:老师们不管是否在提意见,首先是给出一些褒义的词汇来描述一些场景,然后这梯子就递给家长了。(恕树妈道行太浅,有时候很难分辨出老师是在表扬还是在批评。)家长们呢,一般是不会顺着字面意思往上爬的,通常是后退一步,从负面去理解老师的意思。然后双方就会打太极拳一样,你来我往,最终在“给大家添麻烦啦”“哪里哪里,妈妈们才辛苦”之类的寒暄中愉快道别。

 

小树呢,在幼儿园待了几个月,如今说话也开始“委婉”了。

比如,有时候早上不想去上学,他从“我讨厌学校”转为“妈咪,今天小熊老师(他们的班主任)不在学校哦”。(树妈狂汗:你咋知道老师不在??)

想吃哈密瓜的时候,他会问“妈咪,黄色比红色好看哦?”(树妈一头雾水!)他就继续诱导“黄色的瓜,比红色的瓜好看,也更好吃...

 

同时,道歉的频度好像也多了起来。比如玩小车时,树妈不小心踩到了他的哪辆宝贝车,小树就会赶紧问“疼不疼?”并且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这就算了,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也要先观察大人的表情,道歉一下再说明的样子,让人看了很不是滋味。比如有一次他吃了猕猴桃,有过敏反应,很想吐,紧紧地捂住嘴巴,惶恐地看了一圈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然后艰难地说“对不起,我可以吐吗?”吐出来以后还一个劲地继续道歉。那时候树妈真的很郁闷:这到底是天性如此还是孩子看到大人如此作为,主动学习吸收的呢?不是故意犯的错,真的不需要如此啊。

 

树妈因此联想起一个著名的员工培训案例。一家传统的温泉旅馆的新员工,在接待客人时,客人接过茶,顺口说了一句“真年轻啊。”员工回答“谢谢!”被年长的老员工骂得狗血喷头“说你年轻,一定就是赞扬吗?说不定客人是在表示不满,觉得年轻人做事不牢靠呢?你应该说‘不好意思,我的经验还浅,有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多多海涵’。”

 

把对方的语言都要往负面的意思理解一下,反过来,自己在表达意思的时候,尤其是请人帮忙、提出不同意见时,却往往需要委婉地转换成积极正面的语言,这大概可以说是日本特有的礼仪,或者他们所谓的以心传心。然而,对成年人来说,或许可以自如地言行不一。孩子们还这么小,真的需要这么高的暧昧段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