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子斌丨诗山美酒(散文)

行走文学2018-06-19 16:17:08


漳州侨村,是个歇息闲聊的好地方。虽然地方不大,却饶有趣味,常是人来人往。有喝茶,有垂钓,夜晚,则有人喝酒、唱歌,或吃起烧烤。

我则爱在傍晚时分来此散心。侨村的静谧,确实可以让人享受到一种难得的放松。但侨村确实不只是闲聊与放松,她也有浪漫一面。倒不在于夜晚的歌厅或酒吧,也不在于情侣的游走散步。她有一种老旧的情怀,如老男人般,使青春弥足珍贵。她如那老掉牙的相机,有时也会给你留下一段难忘的记忆。

某夜,在烧烤摊边,我偶遇了你——一位陌生女孩。你点了一大堆,而我只要一个玉米。如此,我们一同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不停转动的烧烤,无聊之至,也就闲谈起来。你让我猜猜你是干哪行的?这对我毫无悬念,我一眼便看出你是个大学生,可能就在附近的大学就读。

而当我要你猜猜我是干哪一行时,你一直在“老板”与“老师”之间徘徊不定。最后,还是我加以“点破”,我说自己“爱写点文章”,你这才恍然大悟,以为我是“教中文的老师”,我当然不是,但由于你颇为肯定,我也只好听命于此了。

一番熟悉之后,方知你是南安诗山人。这倒有趣了,诗山这名字本就浪漫,而南安,那不是“国姓爷”郑成功的老家吗?颇有意思的是,你剪着短短的黑发,如帅小子般,既英姿飒爽,又豪气潇洒,一双眼睛透着温文尔雅。我只觉的你的气质,豪爽与温柔兼而有之,竟与你家乡之名不谋而合。

我如此联想,当然可以博得你一笑,只是,你不是那种漫不经心或无所谓然的人。我相信,你恰是有心之人,这也是你的可爱之处。

“感觉缘很奇怪”,这是你离开时送给我的一句话。在这如此寒冷的冬夜,竟有如此温馨话语,令我万分激动,无限感概。我不仅反问自己“我老了吗?”,我当然不愿意,但也不尽然,或许我有某些特别之处,抑或是“可爱之处”。

在这漫漫冬夜,一切如此冷淡,唯我将你的话小心地怀揣着,细细地琢磨着。你虽已走远,我却还是傻傻地,绕着侨村池塘,默默地走着,不停地走着,好似如此,可以寻回我的青春,寻回你的身影。是啊,缘很奇怪,缘为何如此奇怪呢?

缘,确实奇怪,她不分年龄,也不分东西,更无须什么刻意追寻。她往往是一种际遇,来得突然,但也往往是一种错过,留下无限惆怅。

我回想着你在烧烤摊边的等待,回想着那冻得通红的脸蛋,一双自信而雅气的大眼睛,大方的谈吐与莞尔的一笑,这都是让人心暖的,如一口美酒,不忍呷饮。

这不经意的情谊,当然不能错过,但也无法强求,这只能藏在心头,听顺自然。不料,有一天夜晚,你来了电话,你兴冲冲地说,晚上要请我吃夜宵,而且地点就在“漳州老街”。虽然,我知道你豪爽,但如此率真直接,还是让我吃惊不小。难道说,我们的一面之交已成多年好友?

我当然有些“受宠若惊”,但如此盛情怎可错过,所以当即满心答应。只是,我怎让一个女孩子人家请客吃饭?我感觉很不自在,但也不必担心,我完全可以随机应变,抢着买单。

还是在侨村,还是在那岔路口,我们匆匆相会了。我们如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也如那忘年之交的老师生,让人看不出任何“破绽”。到了中山公园边小道上,你主动用你的手挽住我的手,如一对民国时代的“情侣”,如此旁若无人,大方自然,有如在旧上海的外滩,这让我感动,也让我怅然。

于是,你提起我的文章来,你特别强调看过一篇“漳州老街”,我这时才猛然发现,你也穿着我前女友当时爱穿的贴身黑裤。我惊讶了,女人的细心是无与伦比的,你为了让我寻回很久以前,我与恋人一起散步老街的感觉,你竟然偷偷扮演了她的角色!

我不会因此而尴尬,相反的,我打起趣来,这不是很好嘛?“泉州女孩的气质还是超过漳州女孩”我强调起来,你笑了,笑得很甜,如“诗山美酒”,让人心醉。

我本来是建议吃“漳州蚝煎”,但你还是喜欢烧烤,特别是那辣豆腐,我看你目不转睛样子,看来是“爱辣没商量”了。但确实,“若烧烤没有辣就不成其为烧烤了”,看来,还是我孤陋寡闻,有些OUT了。你点了啤酒,对这,我一点不奇怪,现在的女生多会喝酒,这已是时代进步了。我倒不理会这些,今晚,为何不把酒当歌,好好干他一杯呢?

你开始讲你的故事,这是我爱听的。原来你的名字有个“凤”字,这是你爷爷取的,而不是爸爸取的,可能你爷爷更富有理想,他希望你如凤凰,飞出诗山这个小地方。为了让你开心,我来点即兴:“恰如凤,飞出诗山,飞越刺桐,小歇九龙江边……挽手中山公园。”“臭美!”“哈哈哈……”我还是挨揍了。

意想不到的是,在你的老家,满是茶园,而且,孩小的时代你就学会采茶,好一个“采茶姑娘”呀!说到这,你反而有点矜持而害羞地笑着,好像你的内心世界都被我窥见了。我理解,在一个大男人面前,怎么不会不好意思呢?

此刻,我只能目不转睛地盯着你的神态,我不让任何细节错过,连你脸上一颗小小的痣也被我发现了。你要我指出位置,我第一次触碰了你的面颊,而你早已轻轻闭上双眼,反倒是怕打搅了我。

当你睁开双眼,我们相视不放,恍如千年之久。这时,我们只有干杯的声音,无需任何话语。是的,不要说了,你醉,我也醉了……

夜的老街,已有几分迷朦了,带着几分醉意我们拾道回府。我们一路走着,低头不语,沿着这跌跌撞撞的石板路,时光好似慢慢倒流……

是啊,美酒或许是不经意酿成的,而诗山美酒,我只要呷一口就够了。

作 者 简 介

吴子斌福建漳州人,男,1964年生。现任教于漳州城市职业学院,教师教育系副教授,漳州作家协会会员,有多篇作品发表于文学杂志。






投稿邮箱:

版权联系:13733877216(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