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是个女流氓

时间简史2018-06-19 15:25:31

      春风来了,诱惑无处不在。老师经常给春风配上和煦这个词,我很生气。按照中国哲学中的环境伦理观来说,人与自然包含着朴素的联想。我想告诉你的是,春风其实就是一个女流氓,她常常让我们心神荡漾。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如你所知,春天到了,小鸟恋爱了,蚂蚁同居了,苍蝇怀孕了,青蛙也生孩子了,春风这个女流氓,就用她充满按摩小姐的手法,来逗我们男人了。

 

      春风荡漾,其实荡漾的是春情。这个季节,春风一吹,我们的心思就充满了浪漫主义思潮,祖国山河一片大好,身体器官生机勃勃。春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咱们老祖宗一直具有儒学的宗教精神,会不会派了刀斧手将我拿下?即使被五花大绑,我也不会紧张,因为新儒家学者牟宗三先生有“内在超越”这样一个说法。内在与超越本来是康德哲学中用于表示两个相反对的范畴,老牟同志既超越又内在,是从“形而上的实体”这一点所界定的。春风不经意中所超越触摸的,正是咱们男人内在的形而上实体。比如说吧,现在春风扑面而来的时候,就使我想起前年的情景,那天正是我和前女友第一次翻云覆雨的日子。春风这个女流氓,偷偷钻进我的衣裳,直叫我好生痒痒。

 

      人面不知何处去,放牛依旧笑春风。春风她吻上了我的脸,告诉我现在是春天,也告诉我做人要厚道,处世要传统,比如我要在传统里游泳,最好能撇出几个漂亮的水花。再过几天就是春分,中国人在那天有“竖蛋”的习俗。我向来不会免俗,据说春分这天是南北半球昼夜都一样长的日子,呈665度倾斜的地球地轴,与地球绕太阳公转的轨道平面,处于一种力的相对平衡状态,有利于竖蛋。今天我为了预演,忙活了7个小时1245妙,终于成功地在桌上竖起了36个鸡蛋。

 

      但是我一旦为了迎合传统,我就觉得自己突然傻了。我家美女张大月告诉我,竖蛋其实很简单,说哥伦布同志发现了美洲新大陆,有人讥笑他“纯属偶然”。在一次庆功会上,哥伦布提议宴会上的所有人尝试一下,把桌上的鸡蛋竖立起来,结果没有一个成功。结果小哥同志把蛋壳磕破一个小洞,蛋竖起来了。然后他说,这就是我的发现,的确十分容易,但是,为什么你们不会?聪明与傻蛋,可能只是一墙之隔,春风这个女流氓,吹破一层窗户纸,却吹的我脑筋短路。不知竖蛋谁胜出,三月春风似剪刀。

 

      于是我不再遵守传统的洁癖,坐在春风里抠脚丫,顺便捻着寂寞的胸毛朝三暮四起来。吾友李白同志告诉我们说,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虽然马蹄声早就踏碎了宫廷迤俪的歌舞,那些唐朝仕女酥胸上的霓裳羽衣也已经凋零的不成样子,但是春天依然使我象猫一样到处乱叫。当然,你若是说我叫春,我也会害羞的承认,我爸说了,男人不好色,祖上没积德。于是我瞒着我家美女张大月,在网上约了一个女网友,带着一枝竹笛出了门。

 

      打住,我不得不提醒你千万不要把我想像成白衣飘飘的玉笛书生。因为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不喜欢穿白衣。我还想再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的笛子一定不是玉做的,因为我实在是太穷了。我带这个竹笛的原因是我刚穷十三天之力,练了一曲《十面埋伏》,表示我是一个多么有内涵的艺术青年。如你所知,外表不招人待见的我,经常用心灵美来插科打诨。接下来我就在玄武湖畔和她接上了头,在一番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之后,我终于打算卖弄一下我的笛声了。谁知我刚起了个头,她就邹着眉对我说,我们去那边的柳树下听风吧,多好的春风啊。同学们,她说的是听风,多么有意境的一个提议啊,仿佛令人如闻天籁,我不能在这个时候煞风景吧。春风这个女流氓,关键时刻帮倒忙,竟然一不小心又成了我的情敌。呀呀个呸,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鬼门关。

 

      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我灰溜溜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没有背叛我家美女张大月,一会儿便又如沐春风起来。吾友爱因斯坦曾经教导我们说,时间是一种错觉。如沐春风,其实就是一种错觉——打个比方,如果我在春风里洗澡,也就是脱光了让春风摸来摸去,嘻唰唰嘻唰唰,按照我们国人的心态,围观瞧热闹的人一定很多,春风或许可以从女流氓的名词里脱身了,而我却一定变成地道的男流氓。如沐春风,听起来多么浪漫,本质却是教我们去大街上裸奔,苍天啊大地啊,是春风诱惑了我,还是我对诱惑产生了错觉?俗话说的好,野心骚不尽,春风吹又生。


       如果你以为这里是科学,那么你错了;如果你以为这里是文艺,那么我错了;如果你以为这里能够找到“时间”的答案,那么我们都错了。欢迎您关注“时间简史”!


推荐关注:悄悄的一线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