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遊手札20 八王子

東遊手札2018-04-15 16:38:07

周末工作学校都放假,我和小河决定放纵一下,正在去胡吃海塞的路上,店长来了消息。说今天晚上拉姆突然请假了,厨房里缺人,其他人都有事来不了,问我能不能江湖救急一下,三倍工资。嘿,我这暴脾气。我这种见钱眼开的正经人最受不了这个了。我说:“能,半个小时后到。”于是就无耻地抛开了小河,让他自己在冷风中哆哆嗦嗦去吃饭了。

工作的时候本多店长过来问我:“能不能以后周末去八王子帮忙,那边缺人手。那边厨师汪桑是中国人,我觉得你最合适。”我考虑了一下说:“可以。”店长给我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懂。店长给我写纸条上了。

下班了和高野一起喝东西。我给高野看店长写的纸条,高野解释了半天,我明白了是一句日本的名言。类似于中国的“大恩不言”之类的。高野说“你要去八王子帮忙?”我说“是啊。”高野说:“是自愿的吗?如果不情愿不去也可以哦,我帮你推掉,就说我这里离不开你就行?”我说:“不用。我自愿的。”高野说“哦。”过了一会我问高野,我说:“前辈,你知道汪桑吗?我过去了是和她搭班。”

高野吸了口烟,嘴角露出一个邪邪的笑。一边吞吐着烟雾一边喃喃的说了句“那个女人啊。”


      我害怕迟到所以很早就出发了,没想到八王子和桥本离得这么近,所以我提前到了好久。八王子要比我居住的地方繁华,我就打算四处走走逛逛。因为快要到万圣节了,马路上很多人都给自己做了装扮,不过我欣赏水平有限。总觉得四处透着诡异。

因为是周末,是日本人放松的日子,我的天!那人都疯了,一家店门口有一群年轻人,脱了光膀子做俯卧撑看谁出汗快。一个女生蹲在他们旁边边看边喊:“加油哦!再快一点!”然后输的那个居然当众磕头。我都看惊了,城里人现在都这么会玩儿了吗?我太落伍了。而且出人意料的是这边的店面居然也在门口拉客,我往一家烤肉店里看了一眼,门口那女的一下就来劲了,过来各种邀请我进去吃饭。吓得我一个劲儿的思密嘛赛。

时间到了,我就去店里面了。见到了汪桑——一个三十出头,个子不高的杭州女人,我喊她汪姐。汪姐很热情,说话办事很利索,来来回回总是端着一个大扎啤被子,里面放着很多冰块和柠檬片,时不时就要喝一口。

我来的时候高野还跟我说:见到她就说你是我的朋友,她一定会照顾你的。我心里特别有底——咱身后有人啊!见到汪姐自我介绍之后我说“这边我还不熟悉,我一直是在桥本店和高野搭班。”汪姐坐在灶台上,翘着二郎腿,喝了一口柠檬水,然后酸的龇牙咧嘴的,说:“今天柠檬放多了,酸死我了,我放了一整个柠檬。”然后她缓了缓酸劲儿说:“高野”微微一笑,“就那个小白脸儿啊。”我整个人都蒙了。

汪姐告诉我他俩合作过一段时间,还特意跟我强调“合作很愉快。”搞得我各种联想,他俩到底啥关系。他告诉我高野嫌弃这里嘈杂,就申请去了桥本店了。我说“汪姐你不嫌乱啊?”“姐姐更爱钱啊!”汪姐总是问我:“高野有没有说我坏话啊。”我说:“没有,他说您特别可爱,干活很利索。”然后汪姐喝了一口柠檬水,酸的挤眉弄眼的,去旁边缓酸劲儿去了。

工作闲下来,也不知道汪姐从哪儿拿出来一大堆零食,说:“一起吃吧。不用客气,姐姐请你。别被客人发现就行。”然后她去办公室,拖着一个一脸疲惫的男生出来了。黑木,和我同龄人,第一天上的夜班一宿没睡,直接和女朋友去水族馆了,然后又来上夜班了。汪姐看人不多,就让他去办公室透着眯一会儿。然后黑木拿了一盒汪姐的鸡翅,去前面就米饭吃了。看来汪姐应该是经常请大家吃东西。

晚上店里没人了,汪姐让我帮着给桌子上添芥末酱,汪姐对我说:“你腿很长啊!”虽然我也好奇汪姐这到底啥眼神,但还是很开心的,我说:“没有。”她又说:“你个子还挺高。”我说:“没有,高野更高。”汪姐说:“嗯,高野的身材在日本人里很难得啊。”这个时候黑木过来,跟汪姐说还想吃碗面,汪姐很生气说:“你是猪嘛。”然后就去做面了,黑木满脸无奈冲我嘿嘿一笑,满脸倦态。

下班的时候,我在衣帽间,汪姐问:“你换好了吗?我的外套在里面。”我说:“好了。”汪姐说:“真的吗?”我说:“真的。”汪姐就进来了,说:“放心姐姐不吃你豆腐,你还小呢。”我满脸黑线,心中一万头羊驼飞驰而过。

临走的时候,汪姐把柠檬倒掉了“酸死我了今天。”然后对我说:“高野早就给我发消息了。”我心里还挺美,心想高野一定美言了我几句。“高野说你日语不好,干活也慢。”我玻璃心瞬间稀碎。“但是你为人秉直,很努力,是他最喜欢的后辈。我俩好久不联系了,他为你给我发消息,看来他很喜欢你啊。做人能让别人说声好,不容易。你肯定很优秀。”我说“没有没有。过奖了。”

汪姐说:“以后周末就过来帮姐姐吧,挣得多。放心,好不容易赶上一个中国人帮我,姐姐罩你。”“记得帮我给那个小白脸带声好。”我说:“哦。”互相加了微信,我说:“汪姐,您的备注我就写汪姐可以吗?”汪姐说:“写汪妹。”